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番外·受伤
    ,精彩小说免费!

    本来安全的炸弹,立刻增加了几分危险,并且变成了定时炸弹。而就在他刚刚用手碰门导致门再一次摇晃的时候,更加加快了炸弹计时的速度。

    他本想着如果对方有人在门后等着,那他便能打一个出其不意。可是他没想到的是,被打出其不意的……是他自己……

    “轰……”的一声,明明是个微型炸弹,可是以门的位置向周围爆炸了十余米的范围。离门最近的纪裕自然没能逃脱。

    又是“碰!”的一声,纪裕一见形势不对,立刻转身就跑,然而他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炸弹的速度。就这样,他被击飞倒在地上。

    而这一声响,便是他倒在地上的声音。

    幸运的是,炸弹的爆炸范围虽大,可是虽是雷声大雨点小。实际伤害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纪裕虽然被击飞倒在地上。

    可是除了狼狈一点,除了衣服有点破损,并没有受特别严重的伤……而此时此刻被江辰希拉在地道里躲着的阮黎芫自然听到了这一声响。

    若是她站在纪裕面前,定会好好的骂一骂这个人。md,他的大腿那一块明显是被高温灼烧出的伤痕,血迹斑斑的样子,这叫小伤?

    而他的腿似是被爆炸波及,也似乎是被击飞在地上撞击而造成的,居然有一点轻微的骨折现象,而这……叫做小伤?叫做不碍事?mmp,如果这都是小伤,那什么才算是大伤?

    一击毙命吗?那就已经不是受伤了,那是丧命好吗?这个一点不爱惜自己的……平常总是教训阮黎芫要这样那样,要懂得照顾自己,可是他自己都如此又何来教育别人?

    “嘶……”纪裕坐在地上,简单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口,他尝试着动了动脚,居然没有一点知觉……好一会儿之后动是能动了,却是撕心裂肺的痛……

    纪裕皱了皱眉,他大概能够理解到对方的想法了。刚开始什么都不做,降低他的戒心,在后面放上关键的一票,却又不是决定性的一票……

    为的……恐怕不是一击毙命那么简单,他们就是要磨,磨掉他的体力,磨掉他的耐力,然后再一步步折磨他,直到结束……

    纪裕握了握拳,双手撑地迫使自己爬起来,由于脚上的伤,他一个趔趄,差点又一次摔倒在地上,幸好他反应快扶住了旁边的墙,这才勉强能支撑自己。

    他看了看前方,由于刚刚那个炸弹的威力并不是很大,周围设施也没有损失很多。而他正好能够观察观察,那是一个平旷的院子,同样大到看不到边。

    只是这里面有不少器材,似乎是军队里专门用来训练的,这些器材他虽没见过,但也或多或少了解过。只是这仓库里没事放这么多器材做什么?

    “纪裕!没想到你真的来了!”前方,廖沁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过来,拿着枪对着他,一想到自己之前的遭遇,一想到这个人居然会为了阮黎芫来伤害她……她心里就气愤至极。

    阮黎芫是谁?那是她恨都让人啊,而纪裕,不仅事事都帮着阮黎芫,甚至在她身上发生的那些灾难,或多或少都是这个人造成的。她心底的恨意便止不住的滋生起来。

    “果然是你……”纪裕冷笑一声,果然和他猜的一样,廖沁儿虽然提前出了国,并没有将阮黎芫带走的时间,但是却不排除她有同伙,当然,这个同伙是谁并不重要。

    而她,短时间内游走在阮黎芫被绑架的地方和“影后奖”的颁发现场而毫不费力。便也只能找一个离会场近的地方。既要有能力带走阮黎芫,又对影后奖觊觎着的,也只有她一个。

    “果然?呵……看样子你早就猜到了我的身份啊。可是即使如此,你不也同样中了我们的奸计吗?”廖沁儿嘴角扬起一抹狰狞的笑容,看着纪裕的脸,她心底更加恨了。

    “是啊……我依旧中了‘你们’的奸计。”纪裕将“你们”二字咬的格外的重。廖沁儿的同伙是谁当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同伙是江辰希……是他曾经的兄弟。

    他自以为和那个兄弟之间亲密无间,心意相通,配合默契。而这,在以前来说是一份求之不得的感情,如今来说,却是致命的弱点。他了解江辰希,江辰希也了解他。

    他有自己深思熟虑,江辰希心里也有不少的小算盘。自从他们分离过后,曾经双方都以为自己是最了解对方的人,可是如今看来,他们从来没有互相认识过。

    这是一个十分悲伤的故事,发生在他们身上。更是将悲伤之情放大了几十倍。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在这决一生死的关键时刻,江辰希居然不出面,而是让一个女人——廖沁儿代替?

    “哼!早在你踏入仓库门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你的结局一定是悲惨的。既然如此,迟早都要死,你把玉佩拿出来,我便可以让你死的好看一些,最起码不会让你曝尸荒野!”

    “玉佩……”纪裕皱了皱眉,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上次芫芫塞在他包里的东西。她一直以为他不知道,其实他只是瞒着不说而已,他以为那是芫芫送给他的里礼物,却没想到……

    “纪裕!你别装傻!照你照样子待会儿该不会问我什么玉佩吧?我告诉你,就连郁非鸢都亲口承认玉佩在你身上,就算你再怎么抵赖,你也不可能逃的掉的!”

    什么“呵……要说玉佩的话,我可还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不过像其他的那些金银财宝我这儿倒是多的很,如果你需要的话,要不要给你来一点?哦,不……”

    “我倒是忘了廖小姐虽然家道中落,但是通过才领又找到了一个强大的靠山呢。以您的本事,想要什么金银珠宝没有,还会找我要?”纪裕脚虽然受伤,但他却不能让廖沁儿看出来。

    战场上,靠的不仅是实力,更多的,还有谋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