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番外·一点都不懂得照顾自己!
    ,精彩小说免费!

    “啪!啪!啪!哐!”纪裕狠狠地拍了拍门,然而在之前看起来摇摇欲坠的木门,不知不觉竟变成了坚硬的铁门!就算他使了八成的力道,这门依然纹丝不动。

    又狠狠地砸了几下,纪裕直接放弃。毕竟他的体力得留着对付那些人,便不能浪费在这里。而仓库内黑暗无比,他将手机拿出来打开手电筒,瞬间灯光照亮了整个仓库。

    “那里……有个门?”纪裕将手机对准前方,发现就在前方,有隐隐约约的光亮。他又将手电筒关闭,而前方的光亮更加明显。在进来之前他已经勘察过了,仓库是个四面环绕型的。

    除了第四面后面有围墙堵着没法勘察,其余三面都是密封型的。而如果有光亮传进来,那前方必然有缝隙。只是谁闲着没事做会在修仓库的时候留个缝隙?

    纪裕再次打开手电筒,对准前面。脚下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着,生怕一不小心猜到什么机关。可是没想到的是,直到他走近那“光亮”的时候,居然一点事都没有。

    纪裕心里正有点疑惑,按理说对方将自己引到这里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可是为什么他从刚刚到现在一点事都没有?难道是……纪裕看了看面前的这个大门。

    和刚刚进仓库时的一样,木门,由于常年的使用和磨损,早已变得破烂不堪。而唯一不同的是,在这门上面居然上了锁,看样子……这后面的东西,不是什么简单的……

    怪就怪在,明明门是那样的破烂不堪,任何一个外力都能将其摧毁。而既然仓库大门都有自动“开关”的铁门,那为何这里不安装一个?而且这把锁明显是一把新锁,刚上去不久的,如果没猜错的话,这是针对他而设定的。

    只是着实让人没想到的是,为了不让他出去,大门专门换上了全自动铁门,反而在这后面也许藏着更多不为人知的秘密的门确实这样的残破不堪?甚至还没有人管理……这,该不会就是第一个陷阱吧……

    纪裕皱了皱眉,以他平常谨慎的性子,必然是要将这个门研究彻底才行的。只是他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从进来到现在居然已经半个小时了……再拖下去,就算对方没有对付他的策略,此时此刻也能想出千万种了……

    一不做二不休,纪裕将手机收起来,退后了几步,拿起之前属下递给他的枪支。借着从缝隙处传来的微弱灯光,没有一丝犹豫的,纪裕瞄准着那把锁的锁心位置,“砰砰砰”的就是几枪。

    他的枪,才用的都是顶级配置。别看它小,可是浓缩的都是精华,杀伤力自然不用说,至于那把锁……也许是故意的,那把锁的质量竟是出奇的差,没几枪它便已经报废了。

    而剩下来的……便是那扇门。那扇神器的门,通往不知名的地方,拥有不知名的地点如同他刚刚进仓库时一样,神秘而让人放不下心来……

    “滴……滴……滴……”手机上的闹铃突然响了起来,是他之前设置的闹铃。半个小时的时间,他进来整整半小时了……

    纪裕皱着眉拿出手机关掉闹铃,看了看周围。科技不断发展,如今的大部分机关都是声控的,一旦有些微声音,就会发生爆炸。然而他刚刚的闹铃那么大声,可是周围并没有什么异常。

    既然如此……纪裕的眼坚定了几分,手上握着枪的手也紧了紧,脚下慢慢的靠近门边。轻轻用另一只手碰了碰门,隔了几秒之后“轰”的一声将其推开。

    说实话,特工的工作,也许阮黎芫熟悉的很,但是对他来说是陌生的。就算谨慎,就算平常有训练,可是也没有专业的水平。也难怪他就算如此小心,也没有发现门后面的异常了。

    原来,在那门的后面,居然藏着一个“隐形”炸弹。而就在刚刚他用枪击碎锁的时候,剧烈的振动触发了炸弹的开关。

    本来安全的炸弹,立刻增加了几分危险,并且变成了定时炸弹。而就在他刚刚用手碰门导致门再一次摇晃的时候,更加加快了炸弹计时的速度。

    他本想着如果对方有人在门后等着,那他便能打一个出其不意。可是他没想到的是,被打出其不意的……是他自己……

    “轰……”的一声,明明是个微型炸弹,可是以门的位置向周围爆炸了十余米的范围。离门最近的纪裕自然没能逃脱。

    “碰!”的一声,纪裕一见形势不对,立刻转身就跑,然而他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炸弹的速度。就这样,他被击飞倒在地上。

    而这一声响,便是他倒在地上的声音。

    幸运的是,炸弹的爆炸范围虽大,可是虽是雷声大雨点小。实际伤害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纪裕虽然被击飞倒在地上。

    可是除了狼狈一点,除了衣服有点破损,并没有受特别严重的伤……而此时此刻被江辰希拉在地道里躲着的阮黎芫自然听到了这一声响。

    若是她站在纪裕面前,定会好好的骂一骂这个人。md,他的大腿那一块明显是被高温灼烧出的伤痕,血迹斑斑的样子,这叫小伤?

    而他的腿似是被爆炸波及,也似乎是被击飞在地上撞击而造成的,居然有一点轻微的骨折现象,而这……叫做小伤?叫做不碍事?mmp,如果这都是小伤,那什么才算是大伤?

    一击毙命吗?那就已经不是受伤了,那是丧命好吗?这个一点不爱惜自己的……平常总是教训阮黎芫要这样那样,要懂得照顾自己,可是他自己都如此又何来教育别人?

    “嘶……”纪裕坐在地上,简单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口,他尝试着动了动脚,居然没有一点知觉……好一会儿之后动是能动了,却是撕心裂肺的痛……

    纪裕皱了皱眉,他大概能够理解到对方的想法了。刚开始什么都不做,降低他的戒心,在后面放上关键的一票,却又不是决定性的一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