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番外·“她”……
    ,精彩小说免费!

    汽车是一种代步工具,满足也只是一时的心里安慰。当他明知道自己能够待在这个世界时间的不多了,明知道这个世界结束还能从头再来,可是他依旧不舍于“郁非鸢”,不舍于这个“纪裕”……

    可以说,纪裕是他这么久以来,阮黎芫最喜欢的一位了。也是这么久以来,他认为唯一真正符合它性子的一位。如果要你就这么突然放弃,任谁一时间也无法接受……

    他亦是无法接受,他比任何人都要难以忘却,毕竟这……亦是一段情,一段独一无二,可以用来珍藏的美好回忆,不管是对他,又或是对阮黎芫,想必都是如此……

    可是人生啊……都说人生如戏,戏中的悲惨也不过如此而已。摆渡人说过,他能够在每一个世界穿梭,能够陪着阮黎芫在每一个世界穿梭,可是这些都是有时间限制的。

    而这个时限,则由她们来控制……当然,这里的她们,指的当然是那群摆渡人。

    那群给了自己希望,掌握了自己生;又非要亲手将这些希望给泯灭,命令自己死的摆渡人啊……

    而纪裕,没有能力能够摆脱那些“摆渡人”的控制,亦是不敢、不想摆脱……毕竟他们能够给予自己生可以控制自己死,还有什么是他们所不能做到的?

    纪裕如今好不容易才在她的面前刷出了那么高的好感度,自然不想这么轻易的放过她。可是即便她在自己心里是那样放重要,他也不的不暂时将她给放下。

    俗话说的好,有舍才有得。有些时候能够放下的,往往才是拾起的。他不需要完全按照摆渡人的要求去做,更不需要按照摆渡人指示的方式去死,摆渡人要的只是结果。

    那么他,便给他们一个结果,一个既有利于大家,又不违背摆渡人之初心的那个结果……他到底还是要放下她,独自一人去处理公司的事情,独自一人去处理摆渡人的事情的……

    未来的日子还有很长,他虽心疼芫芫,可是他的“裕如”啊……承载着他对芫芫所有的感情,绝对不能落到其他的人手中!他想了很久,到最后适合担此重任的,也就只有一人而已……

    那个人,虽然深受原主影响,导致智商有点低,但是他相信,只要给她足够的时间,她必定能够处理好“裕如”的事情,甚至比他做的还要好。

    就好像她的智商六十(满分一百),却能够将女主的事情处理的游刃有余一样。六十,到最后也不过是一个数字而已,更何况那是原主的。

    一个数字能有什么作用?对于阮黎芫来说,那不过只是一个牵制罢了,一个摆渡人给她设下的牵制,免得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崩坏了位面。

    这样的牵制,就好像他那被掌握的命运一样不得不受制于人,事实上他们的真实实力是并没有受到影响的。

    正是因为如此,处理一个公司对她来说更不在话下。阮黎芫又不是没有接触过经济学、管理学,毕竟做神医和杀手的时候,她还曾经兼职过一个“小”公司的老板。

    那是她自己开的公司,正是因为她觉得自己的钱多的没地方放,所以特意开的一个可以进行消耗的公司。而作为**oss,总不能连账都算不好、管理下属都做不好不是。

    不过后来阮黎芫将公司给关闭了,因为她觉得管理那么大一个公司实在太麻烦。而且她开公司的初衷是为了消耗资产,却没想到那个公司愈做愈大,反而还给她收集了更多的钱回来……

    她当然可以依靠这个公司过好富裕的下半生,她更可以依靠这个公司赚钱,然后一辈子瘫在床上不愁吃不愁穿。她不是懒吗?能够好吃好喝一辈子,不应该更合她的心意吗?

    若是平常人,早就在这富足的生活中堕落下去,过着坐吃山空的日子。可是她偏偏不愿意,她非要做一个整天忙着医学,顺便在给外面的金主打打工,杀杀人。

    即使一天忙到晚,她虽然抱怨,可也从未想过离开那样的生活。因为她一直觉得,一个人懒,是因为对生活中的所有东西都失去了兴趣,所以才不愿意去做。

    可是一个人若要懒一辈子,那便迟早会对自己失去了兴趣。这样的人无疑是悲哀的,因为他们找不到生活的意义,等到时间长了,活腻了,那便只有死亡能够让他们解脱。

    阮黎芫当然不想死,天知道曾经的她为了存活下来,过的有多么辛苦,多么痛苦……她不能死,她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她当然不能死……

    她懒,其实并不是真正对世界的绝望,毕竟按照她这种睚眦必报的性格,若是对社会不满,她早就用尽一切手段去摧毁这样的社会。

    可是她没有……她有着反社会倾向,可是并不是整个社会都欠着她什么。这里有那么多的真情与美好,有那么多的繁华等着她,她又为何要将亲手将这些断送?

    师父曾经说过,他喜欢这个世界。那么她愿意将这世间所有的美好呈现于他面前,无怨无悔。当然,这是在阮黎芫还没有对任旭尧失望的前提下才会这么做的。

    可是不管怎么样,能够对自己讨厌的东西多以包容,那么她,便是能够委以重任之人。她虽然将公司关闭,可是她将自己的医院越做越大,真正的去以救人为己任,实现医者仁心。

    而作为杀手,她事实上已经很久没有亲自去执行过任务了。就算有时候手痒想杀人,她也会强行忍住。若是实在忍不住,她才会接那么一次杀手的任务,仅仅一次而已。

    这也正是她如今变得格外“温柔”的原因之一吧——离杀戮愈遥远,她便会变得愈来愈不擅长杀戮,而她,也会愈来愈不喜欢杀戮,不习惯杀戮,从此,变得愈加温和。

    纪裕对她有信心,认为她一定能够通过自己,来处理好有关“裕如”的所有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