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番外:纪裕篇
    ,精彩小说免费!

    暂且以摆渡人来称呼她们吧,为自己未来的道路进行摆渡……那些摆渡人,与自己做了个交易——灵魂的代价,即是与灵魂搭边,那便不止是这一辈子的事情了。可既然他喜欢芫芫,那生生世世也是愿意付出的。

    他同意了那个交易,等到尘埃落定,一切都有了结果之后,他的头发也白了,身体也老了,再也不能像当初一样,轰轰烈烈的与自己想爱之人爱一场了……他死了,第一次体会到自己死亡的感觉,竟是那样的刻骨铭心。

    闭眼,周围全是地狱般的黑暗,不知过了多久,在睁眼,他便已然换了一个新身份。那些摆渡人告诉他,芫芫将会在不久后的将来,出现在他的身边,所以要想让芫芫过上好的生活……要想让她过上好的生活……

    那必须要有钱、有势才行啊……

    可是他的身份,完全就是一个穷光蛋级别的,甚至连温饱问题都不能解决。可是如果芫芫真的要来这个世界,他又怎么可以用这副模样去面对芫芫?而这样的他,又怎么可以配得上那样优秀的芫芫?

    他不断的努力,不断的努力,事实可以证明,在当今社会,努力这种东西还是有用的,白手起家的他,成为能够一手垄断帝国行业的大总,不断有人想要讨好他,而他想要讨好的,从始至终都只有芫芫一人而已……

    他找啊找,找啊找……没办法,摆渡人只告诉了他芫芫会出现,却没有说什么时候出现。他几乎找遍了全世界,都没有找到芫芫的身影……他几乎有点绝望,只是有一个人,却让他十分意外……

    也许没有人注意到,可是他却发现了,那个叫做“郁非鸢”的女人,明明是个十八线都算不上的小明星,却在举手投足间像及了芫芫——也许是为了灵魂的契合度,七宝她们找宿主都是和阮黎芫差不多的,所以像是很正常的。

    面对那样的“阮黎芫”,他似乎能够感觉到自己空虚的心得到了慰籍。尽管他心里很清楚,那个人不可能是芫芫……可他还是忍不住要去观察她,仿佛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牵引着他。仿佛冥冥之中,他知道,芫芫会到来……

    时间过了很久,一年,两年……五年,六年……六年过去了,他从国内市场往国外开始发展。虽然他刚起步的时候收到了很多磨难,不过越到后来,他的生意愈做愈顺利。可是郁非鸢还是郁非鸢,没有一丝进展。

    这不免让他感到失望,毕竟芫芫那样的一个人,又怎么会容忍自己走这样的平凡之路?郁非鸢虽然比他小四岁,看起来还算年轻,可是时间越久,他能够见到芫芫的机会也就越渺茫,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偏偏那群摆渡人,将他带到这个地方之后就渺无音讯,甚至没有给他留一个联系方式。这六年以来,她们甚至从未联系过他,如果不是那一次,他甚至要以为,自己这是出卖了自己的灵魂,反而还上当受骗了……

    直到那一次……

    “七宝,你说到底发生什么了?”因为早上的那些绯闻,承受着无数的压力,又被无数的人追着,她早已精疲力尽。终于,在跑了无数个路口之后,她拐进了一个不太明显的小巷,殊不知,他早就在这里等着。

    还记得那天,他第一眼看见这个绯闻时,第一反应便是要将它压下去,虽然郁非鸢不是芫芫,但到底……和芫芫有关,他已经狠下心不去管郁非鸢的事了,可如今这么大的事他还是没办法不去管。

    当他刚要吩咐人去处理时,那很久没有出现过的摆渡人却警告了他……看得出,摆渡人还是帮他的……而他,也并不是上当受骗,只是过了那么久,,等了那么久,他的时机,他的芫芫……终于来了!

    摆渡人告诉他,要想遇上芫芫,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到某某巷等着。他当时还在想,那个巷子平常根本不会有人走,如果不是郁非鸢常去,而他又找人观察了郁非鸢,也根本不会知道那个地方。

    而他,堂堂一个大总裁,去一个小巷子蹲着……总感觉不太好,不仅是市面上的影响,还是他的面子……不过既然摆渡人都说了花了,那他就算心里就算有疑虑,就算是为了芫芫,他也要去那个地方——等着!

    第二天早上,他五点钟就起床在那个地方守着,可是等了很久也不见有人过来。那是多么偏僻的一个地方,即使巷子外人来人往,可是那里面却是无人问津,可以说根本就没有人能够注意到那个地方。

    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这条小巷前面是商业街,后面是居民点,从这条小巷过去才是最快捷的方式。可是他一个人站在角落等了很久,真的是没有人……抬头仰望着“狭小”的空间,不知道他心里在想着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不远处奔过来一个小黑点,走路的速度虽快,但是却颠颠簸簸的,似乎只要随时的一个外力,便能倒下去似的。由于站的太远,他眼力虽好却没有看清来人,可是想一想,那个身影……

    那么的熟悉,不是郁非鸢是谁?不……郁非鸢那样文静的一个女孩,身上又背负着偶像包袱,又怎么会如此不顾的在大街上跑?是了,那个人不是郁非鸢,一定不是郁非鸢,那是……那是谁呢?那是……那……

    他的眼里突然放着光,那样真正让他觉得熟悉的动作,那样熟悉的语气,再配上摆渡者说芫芫将要到来……那个人,那个人该不会就是芫芫……就是那个让他心心念念、魂牵梦萦的芫芫吗?

    巷子外,嘈杂的声音传来,可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芫芫,也许因为自己站在角落不起眼的地方,芫芫进来的时候并没有看见他。这倒是给了他确认的机会,只见那个女人,毫无形象的将自己的高跟鞋扔在地上,嘴里吐着脏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