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连她这么笨的人都瞒不过……
    ,精彩小说免费!

    “巧儿,巧儿姑娘!你不能进去啊!小心把叶家主……”门外,大夫一路拦着‘巧儿’,虽然双方各不认识不昏个短暂的接触倒是把名字记得明白只见‘巧儿’冷着脸往房内冲来,而大夫在一旁,想要吼她却又只能压低声音。

    为了配合管家和大夫演戏,‘巧儿’进来的时候还故意放轻了脚步,免得正在‘熟睡’中的叶琉被自己吵醒了,毕竟阮黎芫目前还不希望拆穿这个事实。而声音如果,睡眠“浅”的叶琉依旧不醒,那……

    “巧儿,你怎么进来了?不是说让你在外等候吗?万一家主……”醒了怎么办……可怜管家一个上了年纪的人,一边提心吊胆的提防着阮黎芫和巧儿两个人,一边却又被她们欺骗着。

    也许管家和大夫两人都不知道,更不会想到阮黎芫和巧儿,其实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出现在了这里。虽然她们躲在暗处,没有依旧看见叶琉的具体情况,但是有关于她们的对话确实被听了个一干二净。

    她一直知道有人会对叶家不利,所以早就打算将叶家进行大改造。只是之前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这次地墓之行之后,回来之后,她终于能够借着改造的机会,将叶琉身边的人全都彻彻底底的检查了个遍。

    不管是‘衣’还是‘食’这一方面全都由她亲手安排;就连‘住’和‘行’她也是安排的妥妥贴贴,连一丝丝“缝隙”她都不肯放过。所以说在她这里,叶琉是绝对不可能会有中毒的机会。

    更何况水银在这里,可是比珍珠还要更稀少的东西。并且被专业人员给所以保管着,平常人根本不可能接触到水银。所以就算知道叶琉被检查出了水银中毒,就算叶琉身上的症状是和汞中毒是那么的相像,阮黎芫依旧不敢相信。

    无论如何,她也要来亲自看一眼才行……毕竟相较于这里的大夫来说,她还是宁愿相信自己的医术。而为了进一步确认叶琉的病情,她只有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找机会接近叶琉并且查看一番。

    而在她身边,总得找个个人来帮忙,但是真的巧儿已经走了,还得被“气”走的,就算没走,那巧儿的水平也根本就达不到自己的目的。而在她身边,其他人都信不过,唯一看起来还靠点谱的,就只有……

    阮黎芫翻了个白眼,很想表示自己并不认识面前这个娘起来不是人的人……可是事实如此,她也只能将就一下。至于之前发生的事,不止是阮黎芫还是“巧儿”,大家心里都是心知肚明……

    而管家和大夫,当然不想让她知道叶琉的事,毕竟此等大事绝不能被当做儿戏,所以她们就算撒谎欺骗自己,阮黎芫也表示不介意。只是这两位连她这么笨都瞒不过,还能瞒的住其他人吗?阮黎芫对此表示很怀疑。

    #昕昕:……#

    #阮黎芫:干嘛,你又想说啥……#

    #昕昕(被阮黎芫支配的恐惧,一看见阮黎芫就瑟瑟发抖):……没事,你就当没看见我好了……#

    #阮黎芫:……#

    #昕昕:(表示并不敢在阮黎芫面前说她坏话,话说阮黎芫这人,自己都承认笨的话,还那有比她更聪明的人吗?)#

    只是刚刚在进屋之前,她就已经跟“巧儿”商量好了,在她进去之后半柱香之内,“巧儿”必须想办法进屋,这样她们才能有机会实现下一步的机划。而这会儿的情景,怕就是她们的第一步吧……

    这样的步骤,虽然可能有人会觉得麻烦,但是这一步一步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就算别人想要拆穿她们的计划,也是无从下手的。当然,这样的思考方式,虽然缜密,但是决不可能是阮黎芫所想出来的。

    阮黎芫的脑回路一向简单,反正谁也不怕谁,大不了就直接硬来呗。至于什么后果……她貌似还真的没有想过。不过有凤邶夜这个家伙在啊,长时间被古代的这些思想熏陶,凤邶夜行事反而没阮黎芫那么干脆果断了。

    这样的计划当然是他想出来的,阮黎芫只负责执行。当然,凤邶夜知道阮黎芫会医,毕竟阮黎芫是自己的“徒弟”,而阮黎芫却不知道凤邶夜知道自己会医。所以凤邶夜虽然安排了整个计划,但她相当于只想了前半截。

    后半截完全是阮黎芫自己安排的,在凤邶夜“不知道”的情况下安排的。至于到底安排的怎么样,那还是阮黎芫说了算的。而她会医的这件事,当然不会告诉任何人——就让这个秘密,随着时间的变化,慢慢的烂在肚子里吧……

    “巧儿!”阮黎芫看了一眼床上的叶琉,眸子里全是暗沉的目光,良久,她才转过身来看向巧儿,声音也有点哑,“巧儿,怎么可以这么没有分寸?没有经过允许,你就擅自闯进来,万一吵醒了母亲怎么办?”

    “小姐,是巧儿思虑不周…阮…”‘巧儿’向阮黎芫拱了拱手,很是认真的接受着训斥。就在说话的时候,她的发丝被风吹得飘扬起来。就连床边的帘子也被吹动了过来,只是这风来的奇怪……

    “哗啦啦……哗……”大风来的猛烈无比,屋内能被吹动的东西都被吹得哗啦啦的响,就连管家还有大夫身上的衣服都被吹了起来。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来了这么大的风?”管家皱了皱眉,屋内的摆设都被风吹乱了许多,而叶琉是个强迫症,醒来后要是看见这一片狼藉……

    “哗~”的一声,管家走过去将窗关上,虽然窗户打开是为了散气,不过现在气味已经被散去很多。倒是这风……现在不是关注风的时候。

    而是这屋子怎么办,这风很大,屋内乱作一团,叶琉起来肯定要生气。只是如今她正“休息”着,她们这些下人又该怎么打扫?

    “啪……啪……”床边的小物品被吹得啪啪作响,管家虽然将窗户关上了,但是窗户有那么多,她关了这个管不了那个,很是让人头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