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大夫突然的关心……
    ,精彩小说免费!

    “唉,我知道刚刚跟你吵的时候是我不对,早些没有发现你们家主的病情也是我当然不“好,我更不应该说什么你们家主的病无药可救……如今这水银中毒,即使是医术在高明的前辈都没有办法拯救,所以……唉……”

    大夫拍了拍管家的肩,微微叹了口气,全然没了刚开始的情绪,浑身都是沉重的气息,“恕我这个‘庸医’的直言相告,你们家主时日已经不多了,还是早些安排好所有事情,让家主临走前享受点好的生活吧……”

    “不……不可能的……家主……怎么会……”管家吓得退后了几步,在这个世界,对于水银这种东西的了解也仅仅是处于知道而已。至于水银的特性什么的,也仅仅只有先人们用生命的代价才检测出来的答案,更别说治愈了……

    也就是说,叶琉这一次水银中毒,简直就是和现代世界的癌症、白血病一样的绝症啊!还是必死无疑的那种……毕竟古代医学没有现代的那么发达,就连药物这种东西对水银也是无能为力,更别说其他的了……

    难道……难道家主真的就没救了吗?难道她真的就如此命薄吗?难道……难道叶家这样千秋“霸业”,就将如此结束吗?不……不要,家主……怎么可以就这么死掉?家主明明还有那么多事没有做……为什么就要这么死掉?

    管家承受不住打击,脑袋一片眩晕,腿突也然软了起来,差点支撑不住她的身体,她只好瘫坐在地上。呆愣着看了看在床上躺着昏迷不醒、脸色苍白身体十分虚弱的叶琉,想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话来……

    “唉……”大夫无声的叹了口气,叶琉的体内的毒素虽然没有到达那种五脏六腑完全被侵蚀的地步,但是在他们这个年代,已经算是病入膏肓了,所以现在这种情况就连她也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大夫突然的关心。天知道,当那位大夫的一只手拍了拍管家肩膀当做安慰的时候,管家的眼瞬间红了一圈,她甚至差点哭出声来……是为叶琉打抱不平,为叶家觉得不值……

    “我走了……”大夫觉得自己待在这里确实没什么用,还有可能给别人添堵,不是?只好轻声在管家耳边说了一句,管家正在伤心欲绝之中,自然不会开口阻拦她。得到了默许之后,大夫轻手轻脚的拾起自己的医药箱,转身离去。

    之所以轻手轻脚,便是怕打扰了这对主仆之间的情谊。叶家虽然垄断了京城的所有行业,可是叶琉作为叶家家主,却是做过不少善事,连她都曾被叶家恩惠过。要不是之前实在被管家缠着烦了,她也不会像之前那样……

    “大夫这是要去哪儿啊?”阮黎芫慢慢踱步走了进来,嘴角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周身的气势直逼着本来要踏出门离去的大夫缓缓往后退了回去。

    “我……我……”大夫并不认识面前这个人,毕竟以前的叶如歌并不是很高调,外面的人也许知道叶如歌这个名号,但是却不认识叶如歌。

    “小……小姐……你怎么来了?”管家反应过来,也是被吓了一大跳。明明小姐在自己的院中,她还派了人在小姐房外守着,小姐一有动静就会有人来禀报给她。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那个守在小姐房外的人没有一点动静,而小姐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方?不……家主的事情要是被小姐知道……

    管家反应极快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拦在阮黎芫面前,她的意思很明显,并不想是很想让阮黎芫走进叶琉所在的里屋。

    而这一刻,她的脑海里想的不是叶琉濒临死亡的消息,而是叶琉在昏倒之前,吩咐给她的那件事情——决不能让小姐知道……

    所以现在她就算十分伤心绝望,但是也不能让小姐看出什么来。至少……在家主醒来之前,决不能让小姐发现什么不对劲……

    而且……有关家主的事情,绝对不能被传出去让外人知道,至少……唉,现在看来,这件事情也只能瞒一时是一时了。

    “怎么?作为女儿,我想来看一看目母亲,还要被你这拦下给问个话?我倒是不知道,作为女儿,想和她聊一聊私己话,还不被允许了?”阮黎芫挑了挑眉,转头看着管家,眼神里颇带着些不善的意味。

    “小的不敢……”管家能够感觉到小姐话语里的不满,但是家主的情况……管家朝阮黎芫拱了拱手,“只是家主如今已经歇下了,并且吩咐不能让任何人打扰,所以还请小姐晚一些再来吧……”

    “歇息了?”阮黎芫笑了笑,“管家大人你是在跟我说笑吗?现在这个时候也不过刚过申时而已,母亲怎么可能这么早就睡?”申时,也就是下午的三点左右,要知道,叶琉从来没有午睡的习惯,如今说她在歇息,那不是搞笑吗?

    “……”管家愣了愣,倒是没想到小姐会这么说,不过家主平常确实不怎么午睡,这么说来她现在午睡就很奇怪了。她抹了抹自己头上的汗,瞬间感觉打了自己身上无限的压力,“可能是家主今日去了皇宫,所以有点疲惫……”

    “管家大人,你又在搞笑吗?女皇大人亲召母亲和我,那简直就是好吃好喝的将我们供着,又怎么会觉得疲惫?还是说你觉得女皇大人十分吝啬,连自己的臣民都照顾不好?”阮黎芫冷笑了一声,立刻堵回了管家的话。

    虽然说在皇宫的时候过的并不怎么样,但她现在要见叶琉,要确认叶琉是不是有什么危险,所以也只能撒撒慌,顺便怼怼管家了。她知道这管家衷心,如今这样也是为了叶琉好,但这管家挡了她的路,那可就别怪她脾气不好了。

    她觉得,自己已经做到了这个地步,若是这个管家还是那么的不识趣,那么离死也就不远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