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房间内从头到尾都只有叶琉一个人……
    ,精彩小说免费!

    咳咳,时间在次回到现在,回归到凤邶夜的身上,他静静的看着阮黎芫的侧颜,可那近似完美的容颜却总让他感觉缺少了点什么……凤邶夜垂这脑袋想了想……这样完美的“阮黎芫”,到底缺少了点什么呢?

    是了……是灵气,不管阮黎芫经历过多少个世界,使用过多少个身体,可这些都不是她自己的身体。就算这身体再好,可是到底是一副虚假的。只有通过这副“虚假”的外貌,也才能看到她自己真正的内心……

    “凤邶夜!”阮黎芫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刚刚陷入沉思的凤邶夜惊了一下,他不知所措的看着阮黎芫,心里面扑通扑通的跳的更加快了。甚至连他自己的内心都是飘的,总感觉阮黎芫会因为这次生气似的……

    事实上,阮黎芫确实生气了。但现在似乎并不是她发脾气的时候。如果说,凰齐钰之前说的是真的,而叶琉房内又实在没有其他人需要大夫的话,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虽然这种可能是她绝对所不愿意见到的。

    但显然,这种事情对凤邶夜是绝对影响不到什么的,唯一受影响的,便是她了——叶琉……阮黎芫仔细回忆了一下这几天的行程,确认叶琉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唯一让她觉得十分可疑的便就只有——皇宫!

    是了,没错,从她出殿开始到遇上叶琳衣,再到回到殿外遇上叶琉的那一刻结束,叶琉都是单独跟女皇人在一起的。而从和叶琉一起回到叶家开始,一路上叶琉的表情都不是很自然,看样子……

    呵,阮黎芫冷笑一声,如果看在叶琉的份上,她对皇家人也许会好一点。可如果女皇真的敢对叶琉下手……阮黎芫的眼里闪过一丝狠厉,如果,这个如果真的发生,那……可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凤邶夜……”阮黎芫看着凤邶夜,她那双妩媚的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似是勾人心魂似的。

    “嗯?”

    “帮我一个忙吧!”

    “……”凤邶夜从来没有见过阮黎芫这么明媚灿烂的笑容,而且这笑容还是对着他的,这一瞬间,凤邶夜觉得自己幸福极了。

    他的脑海里又是一片空白,整个人都沉醉在阮黎芫的笑容中去了,甚至连阮黎芫要求他帮的什么忙都没有听清,就迷迷糊糊的答应了下来……

    ——叶家,叶琉房内。

    “大夫,家主的病情没有什么要紧的吧?会不会伤及根本?听说家主头晕眼花的,该不会是什么特别严重的病吧……”房门打开,只见里面一位提着药箱的妇女走了出来,身后亦是跟着一位碎碎念的女人,不难看出来,那位药箱女子脸上颇有些不耐烦。

    “叶管家严重了,叶家主的病不过是最近操劳过度,又有点气急攻心所导致的,索性家主看的比较开,病情并不是很严重,只需要稍微和他说说话,开导一下,等心情好了,这所谓的‘疾’也便没有了,更别什么伤及根本之类得了……”

    大夫已经不止一次跟管家解释了叶琉的情况,可是管家实在放不下心来,即使大夫走了也非要跟出来询问一番。可是问了也就罢了,偏偏这管家还没完了,不管大夫跟她保证过多少次叶琉没事,没事,可是管家就跟听不见似的,非要在多问几遍!

    “真的吗?真的不用开点药物之类的吗?家主明明咳嗽的那么严重,而且她的身体那么虚弱,真的没有什么问题吗?”管家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的询问,虽然她自己不烦,可是作为对象的那位大夫听着着实有点恼火。就算她自诩京城医术最高,耐心最好的大夫……

    也受不了这样的这么啊喂!一次两次,三次四次,她都忍了,可是为什么,这管家还非要拉着她的手不让走!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才是正职,虽然叶家给的报酬挺高的,但是她诊所里还有那么多病人,所以,这位管家,咱能不能先放手,等下次咱们在好好的聊一聊?

    “大夫呐……你看,我们家主虽然平日里事情挺忙的,但自从小姐开始理事之后,家主就已经空闲了很多,她又没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又怎么会操劳过度呢?所以我们要不要再进去诊治一下,万一……”万一诊治有误呢?那岂不是耽误家主的病情不是?

    “所以你这是在质疑我的医术咯?”那位手上提着药箱的女子皱了皱没,作为京城的首席大夫之一,医术是她唯一擅长的东西,如果连她的医术都被人怀疑,那她还能做什么!所以像她们这种人,最忌讳的被人怀疑。而她作为一个自尊心强的人,又怎么可以容忍?

    “不,我当然不是这个人意思……”只是管家说的确实是事实,叶琉这几天可是清闲的不能在清闲了,啥事都没做,又怎么可能操劳过度?她自然不是怀疑大夫的医术问题,只是家主的身体重要,她自然得多问几遍,确认了才能放大夫走啊!

    “没有?就你这个样子,就差没有直接把‘庸医’的这两个字贴我脑门上了,还睡没有?”大夫也是怒了,顾不得形象的跟管家吵了起来,“行,行,行!你们家主的这个病已经病入膏肓了,反正我是救不了了,还请叶家高抬贵手,放过我行不行?”

    “大夫……事情真的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

    “不,叶管家,你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我也不想听,我现在就想……”

    两人在叶琉房门外吵着架,越吵两人越急,越急就越混乱,简直就像两根绳子被绑在了一起,分不清哪头是哪头了。只是两人吵得太厉害,甚至没有一个听见了房间那内连续不断、细微的动静。

    只听忽的一下,房内“碰”的一声巨响,似是什么重物落地,随即传来一声闷哼,声音听起来倒是有点像叶琉,紧接着房内就彻底的没了声音。可是,房间内从头到尾都只有叶琉一个人啊,不……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