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章节名……嗯,大大们懂得……)
    ,精彩小说免费!

    “轰轰轰!”不远处,传来一阵沉闷的雷声,滚滚的轰隆声,响彻云霄,传入每个人的心底。随即,头顶上又是“咔”是一声巨响,外面看似晴朗的天气,一下子被乌云所覆盖。

    “啊!看样子是要下雨了啊。”阮黎芫走向殿外,抬头看了看天上,乌云密布,那电光犹如一把锋利的剑闪着寒光,一次又一次地将黑暗的天空划开。

    “……”听了阮黎芫的话,大家沉默不言,话说这一次的雷声,甚至比凰国近年来任何一次的都要厉害的多,至于是否真的要下雨了……

    所以说,这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叶琳衣刚一发誓,就要下雨了?呵……大家又不是傻子,到了这个份上,谁心里还没一点数呢?

    至于叶家和夜家,如果说刚开始这两家的关系还算不错的话,那么从雾山这件事刚开始的时候,两家就已经是敌对关系了。从主人公踏入殿门的这一刻,注定了接下来都战争不是和平的。

    阮黎芫看了看天外的风景,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雷霆阵啊……第一次接触的雷霆阵,还是在顾倾城那个世界呢,毕竟那里灵力充足,布阵什么的都不在话下。

    至于这一次的雷霆阵,由于灵力不足,只有雷没有具体的伤害力,不过依旧可以达到目的。至于布阵的人,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她当然不会去拆穿那人,比较这是对她有利的啊。

    “我说过,凤国太子关系到整个凰国,所以证据必须要准备充足了才敢递交女皇的。”伴随着天上的轰轰声,阮黎芫转过身来回到原位,对着叶琳衣笑了笑。

    “而充足的证据不仅可以增加凤国太子事件的真实性,还有利于女皇派人去追寻太子的下落,所以实在马虎不得,只是如果非要现在给证据的话,我们也可以从其他方面入手。”

    “其他方面?”女皇坐在座位上,头顶的雷声轰轰闹腾的她心烦的很,如果仔细去听的话,可以察觉到雷声在慢慢减小,只是叶琳衣的“帽子”是实在洗不掉了。

    而如今的局面,怎么看也是叶琳衣势弱一些,傻子都知道,这一次的叶如歌变化很大。是的,不仅是叶家,还是叶如歌,都让女皇更加有了危机感。

    “是的,虽然凤国太子这一方面暂时行不通,但我们依旧可以用其他的方法验证。”阮黎芫笑了笑,“而这次的事情,由于有关乎于整个叶家的名誉以及未来发展。”

    阮黎芫似乎唯恐天下不乱似的,非要拿着叶家去刺激女皇,而之前所说的话里面,无一没有在炫耀叶家的意思,不怕女皇不生气,就怕女皇挺能忍。

    叶家之强,早就让女皇十分忌惮,如果阮黎芫都做到这个份上女皇还不对叶家动手的话,那这个女皇简直太窝囊了,根本不用太多算计就可以直接让她下位。

    如果她忍不了,对叶家下手那更好啊,阮黎芫早已经布置好了陷阱等待着这位女皇,倒要看看两者相比之下到底是她这个第一次接触政治的更胜一筹还是女皇这个老狐狸要棋高一着?

    “所以说就算是为了叶家,我们也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去验证,所以请陛下……”阮黎芫依旧是三句不离叶家的刺激着女皇,她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扭头看了看殿门口。

    殿外的雷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了,阮黎芫心里倒没什么惊讶的,毕竟这个世界没有太多灵力去支撑雷云阵,就这么消失了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宣雾山封王进殿吧。”外面的天上已经恢复了晴朗,可是叶琳衣觉得,没有什么比阮黎芫的这句话更像是晴天霹雳,给人重击得了。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远在边疆的那位封王,会就这么突然出现在这里,如果让她乱说的话,那可不就证实了自己之前的话是假的?

    不,封王私自来到京城,而且没有女皇的传召,她现在就相当于是戴罪之人,女皇处置她还来不及,怎么会相信封王的话呢?

    要知道,对于这些封王,各自为营,虽然他们都臣服于女皇,可是女皇还是不经常召见她们。

    一是因为各个封王距离遥远,二则是由于女皇的“疑心”,毕竟这些封王都拥有自己的属地,每一块属地都有她们自己的势力。

    每一片势力,都好像叶家、夜家一样存在着威胁,只是在女皇眼中,她们暂时还没有叶、夜两家威胁大,所以对她们是一种漠视的状态。

    上一任女皇曾经吩咐过,如果没有传召命令或者紧急情况,封王私自来到京城,则一律按照违反圣旨的罪名处理。

    所以说,叶琳衣在心里这么一直自我安慰着,抬头看了看女皇,却只见她轻轻的蹙了蹙眉,并没有说什么。

    叶琳衣突然又在不好的感觉,又回头忘了一眼殿外,随着外面传话人的话音刚落,只见那位封王慢慢踱步走近大殿,在她身后跟着两位……

    那是……叶琳衣惊了惊,看见那两人,似乎瞬间明白了什么,再回头看了看阮黎芫,国人她一脸胜券在握的样子。

    “不……不可能……”叶琳衣嘴里喃喃的念叨着什么,旁边的凰齐钰不知道为什么,就愣愣的站在那里。

    一眼不发,只沉默着听别人的发言,只是始终微笑,看样子是在权衡着什么,而周围发生的所有一切在他眼中就像是一个大笑话。

    “臣,雾葑,参见女皇陛下。”封王走进大殿,巧的是,她是雾山封王,而名字也叫作雾葑,似乎这一切都是为他专门定制似的。

    “雾葑?你来这里做什么?”女皇皱了皱眉,周身散发出一种威严的气息,明明刚刚还没有,很明显这是专门针对封王的。

    “回陛下,雾葑知道,没有诏令封王不得擅自进入京城,雾葑愿意承担抗旨之罪,只是这一次来京城,实则有事求于女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