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一个姓夜,一个姓叶……
    ,精彩小说免费!

    “不管她有没有制造出来,如今闹出这么大都事情之后,相当于叶琳衣给她送了一次百年难遇可以除掉整个叶家的机会,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七宝飞到阮黎芫都眼前,由于身形娇小,他刚好可以与阮黎芫的视线相平,只可惜它的身子是虚幻的,阮黎芫看不见它,也看不见它关心都样子。

    俗话说皇帝不急太监急,说的就是它现在吧,解释了那么多,也没见阮黎芫有任何紧张的意思,简直浪费它的表情,可即使这样,它也不得不帮阮黎芫分析完毕。

    “不管在哪个大陆,上位者都是不允许有威胁自己的存在的,当这种存在出现的时候,她们就会想办法除掉这个存在,或者让它失去威胁自己的能力。”

    “而这件事情的真相,女皇自然不可能听信叶琳衣都一面之词,她会派人去查,派的那个人自然是她都亲信。在象征性的调查了几番之后就会得出早已预谋好的结论。”

    “当然,这个结论的前提是女皇想不想在除掉叶家的同时,干掉叶琳衣这个潜在的隐患,或者趁着这次都机会解决掉她一直不太喜欢了的一个儿子。”

    “但不管结果如何,无非就是两种情况。第一,叶琳衣并没有真正的擅离职守,这一切不过是个误会,最多将功补过一下便可以了,而导致这件事情真正发生的人。”

    “一个是你,一个是那个封王,不得不说,在叶琳衣绘声绘色的描述下,封王都所作所为确实过分了一点。不过一切的始因还是在你身上,有心之人一定会拿着这个把柄。”

    “然后无限的放大,无限的放大,由一个小小的私人恩怨上升到整个国家安慰利益的局面,到最后,不仅是你,就连整个叶家也是会受到牵连的。”

    “即使叶家又当年的那份契约在,但契约内容是不能伤及‘皇家根本’,而这件事已经是整个国家的利益,契约也是不会起效的。叶家势落,能够从中得到利益的人可多了去。”

    “包括凰国女皇本人,这样一来,叶家连个可以帮忙求情的人都没有,自然更是没有翻身都机会。而第二种情况,便是女皇对叶琳衣也是忌惮的。”

    “叶琳衣的母亲,不,是养母姓‘夜’,我们可以暂时称呼她为夜将军。是凰国唯一的‘镇国’将军。‘镇国’的荣耀,自然不是普通军队可以比拟的。”

    “夜家手下的兵权,是从上上任女皇开始就已经积累下来的,到叶琳衣养母的这一代,已经占据了大半个凰国的兵权,而夜家靠拳头打下来的光辉,是整个凰国人都仰望不及的。”

    “而随着她们身上的荣耀越来越多,为凰国创下的辉煌越来越深,甚至为凰国抵御凤国侵袭,保家卫国,使得夜家的势力在凰国深深扎根。”

    “据说夜家如今已经快要功高盖主,甚至百姓有知道叶家将军威风无比,却不知道女皇陛下贤政廉明的。而女皇自然也要考虑她们会不会因此影响到自己的皇位。”

    “也正是因为如此,夜家对女皇都威胁丝毫不亚于叶家,两个大家族,一个姓夜,一个姓叶,虽然字体不一样,但是读音一模一样,并且都是女皇的肉中钉,眼中刺。”

    “而这两家如果联合在一起,几乎可以扫荡凰国,这样危险的事情,如同两根鱼刺似的深深被扼制住喉咙。而鱼刺的疼痛,并不是撕心裂肺般,但是这种痛就是那样若隐若现的。”

    “挥之不去,呼之即来,时间越久,越能让人感觉到崩溃。而也正是导致了女皇在防备叶家都同时,还不得不同时削弱夜家的实力的原因之一。”

    “在这期间,还必须防范这两家的关系过于亲密,以免她们合起火来造反。幸好这两家一个人从商,一个服兵,除了表面上的商业往来之外关系并不是很好,这才让女皇感觉轻松一些。”

    “女皇没有那么心急,对付叶、夜两家都方法也不会特别极端。当然,女皇轻松可不代表你会轻松,她依旧会想方设法拔掉自己喉咙上的鱼刺。”

    “而在这个时候跟你讲这些政治上的事情也许言之过早,不过你要明白的是,叶琳衣在女皇眼中也是十分痛恨的,你倒是可以利用这些来对付叶琳衣。”

    “要知道,夜家的光辉早已成为了他们都免死金牌。只要夜家没有明面上逼宫,女皇都是没有理由收回她们的兵权的,只是如果夜家真的逼宫,那么女皇也就再也没有能力去对付夜家了。”

    “实力的悬殊,也让女皇感到担忧。而夜家这一任家主,也就是叶琳衣的养母,年过半百依旧没有子嗣,而且这人老了,身体就不大好。”

    “女皇盼呐,盼呐,一直盼到夜将军安稳的离人世之后一塔没有子嗣为由将夜家的兵权收入囊中。”

    “只是没想到,这种事情她盼了十年,整整十年,好不容易夜将军过了六十得了绝症,没剩多少日子了。”

    “即使内心十分愉快,恨不得夜将军早点去了才好。只是她作为女皇,必须表现的大度点,也就没有主动提出要收回兵权。”

    “只是姜还是老的辣,夜将军知道女皇的意图,心里感到十分失望。他们夜家世代为女皇衷心服务。”

    “不说奢求过什么,他们只希望夜家能够光耀万年而已,保家卫国,可是到最后积累的百年基业就要如此被瓜分,她又怎么甘心?”

    “其实叶琳衣是她很早就收养的,只是一直以来没有对外公布,叶琳衣这个孩子她观察了很久,只有各方面都符合,她才放心在死后把夜家交给这样一个一个外人。”

    “而女皇的计划没有得逞,一个从哪儿来的都不知道的孤儿,就这么凭空出现继承夜将军死后夜家的所有兵权,财产,而她还不得不亲自封那个孤儿——也就是叶琳衣为下一任镇国将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