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你跟我出来一下
    ,精彩小说免费!

    如果她没有睡这么久,也许可以有足够的时间策划新的方案,也不至于现在陷入这么被动的情况。

    不过幸运的是,主线任务里“打败男女主”的这一条,她还没有真正动手,只是折断乐女主的一个金手指而已。

    居然就因为地墓的这件事情,让女主陷入了绝境,“擅离职守,疏忽边境大事”都这个罪名扣在她的身上过后恐怕是没那么好取下来的。

    还有凰齐钰,一个大男人,还是皇室成员,虽然被调去了扁管,但是却不知廉耻的和叶琳衣搅在一起。

    就算女主想解释,可是也得有人信才行啊,她和凰齐钰一起失踪,一起被找到,而且被找到的时候还都衣冠不整的。

    这么几条证据加在一起,想让人相信他们都难,谁又能知道她们失踪的这大半年,到底都做了什么?

    按照小说里的一般套路,女主应该能够脱离这次的危险,毕竟她还有金手指,只是不管怎么样,她的名誉也是损失了一大半的。

    也就是说,阮黎芫就睡了一个美美哒觉,醒过来主线任务的第一条就完成了一大半,至于其他的任务……

    阮黎芫整理了一下,大概就是这么几条:

    主线:1打败男女主

    2成为女皇

    3保护叶家

    支线:1叶家当年的真相,秘辛

    2女主的身份

    3叶如歌的死因

    “……”尽管已经很努力,尽管已经吐槽过很多遍,可是看到这么几条,阮黎芫还是有种想死的冲动。

    这次的任务多,且难,所以任务期限为一年,只是随着她浪了那么久,现在的时间也算得上十分紧得了。

    至于隐藏任务……在没拿到铁剑之前,她是没有把握的,可是如今那个人就算躲也是躲不了得了,倒不如直接迎面对上。

    更何况她现在也算是有武器的人,即使本身不会武功,可是不怕,咱们的铁剑可是“高配版”的,自己行动,根本不用她格外去操心。

    她有这么牛逼轰轰的剑,来再多的阴谋诡计她也不会怕怕,更何况是凤邶夜?如果他真的是那个男人……

    咳咳,别以为她不知道七宝能够读心,她才不要把自己内心都秘密分享出去,所以这件事情就先这样吧。

    #七宝:……所以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你敢不敢说出来!#

    #阮黎芫:有没有听过一句谚语?#

    #七宝:什么?#

    #阮黎芫:好奇心害死猫#

    #七宝:……这是谚语?你在欺负我没有读过书……#

    #阮黎芫:……反我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自己去猜吧!#

    #七宝:……你不告诉我,信不信我去问你妈!她肯定知道!#

    #昕昕(躺着也中枪):别看我,我什么也不知道#

    #阮黎芫(对昕昕都回答十分满意):对,她什么都不知道!#

    #七宝:……#

    “小姐……小姐!呼呼……”门外,跑来一位和巧儿打扮差不多都小丫鬟,她跑的很急,气喘吁吁,连话都说的很结巴。

    “怎么了?先缓口气,慢慢说!”阮黎芫示意巧儿递给她一杯水,喝了在慢慢说,咱又不急不是?

    “我……咕咚咕咚……”小丫鬟本来挺急的,可是看见水一个没忍住还是从巧儿手上一把接过然后咕咚咕咚的喝下去。

    可是她刚喝完还没开口,在她的身后就多出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她愣了一会儿,僵硬的转过头来,到嘴的话就这样硬生生的卡在喉咙里。

    “家……家主……”巧儿一看见叶琉,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自从上次叶如歌不见之后,她就一直很怕叶琉。

    比较主子遇险,贴身丫鬟必有推卸不掉的责任,叶琉没有赐她一死已经很仁慈了,即使她还有人帮忙求情,可是她现在也是很危险的。

    叶琉发话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罚她继续留在叶如歌身边照顾叶如歌,但凡有任何差错就要她拿命来抵。

    注意,是任何差错,就比如说叶如歌今不舒服不想吃东西,而她没办法让叶如歌开心的话,她都可也就保了。

    美名其曰,照顾主子,如果没有将主子伺候好,那要你来有何用?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下,巧儿见到叶琉腿都是软的。

    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死翘翘了,按理说,之前想也不想的就在叶琉面前放话以死明志的人应该不怕死才对。

    可是天知道她有多怕死,当年她还是孤儿的时候,为了生存甚至去垃圾箱里翻东西吃,好不容易活下来的她怎么会不怕死?

    虽然救她的人是叶琉,可是和叶如歌相处了那么久,她早已将叶如歌当成了亲人,再加上叶家的再造之恩。

    她早就发过誓,如果叶如歌出什么问题,她也不会独活,而当时在雾山小镇都那次,由于叶琉的压迫,她一时心急。

    还以为叶如歌再也不会回来了,几乎说话不过脑子的,就准备以死明志,现在想想,那时的她有多傻?

    如今叶如歌还平平安安的,她自然也特别惜命,不会自讨苦吃的去招惹叶琉,更不会在小细节上饭错误导致自己丢命。

    而如今在行礼这方面她自然也是十分慎重的,不敢说多话,不敢说错话,更不敢动,生怕叶琉一个不高兴就直接把她给咔嚓了。

    “呵,难怪刚刚那小丫头一看见我就跑,原来是回来通风报信的。”叶琉的眸子往刚刚跑来的小丫鬟身上瞟了瞟,不由得冷笑出声。

    “我……我……”叶如歌和巧儿不说话,小侍女憋红了脸,也不知道是因为刚刚跑的急还是被吓的

    。

    叶琉没有说什么,也不在注视她,犀利的眸子往阮黎芫那边看去,目光清冽却不带一丝感情,让人看一眼就如堕冰窖。

    “你跟我出来一下。”叶琉的语气亦是格外冰冷,看样子是遇上了什么棘手的事情,否则她也不会这样。

    只是按照现在的时间点,她不是应该在皇宫里吗?毕竟她可是第一个发现叶琳衣和凰齐钰的人,难道女皇不找她聊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