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我这是在,帮你们啊……
    ,精彩小说免费!

    “不过如果你真的很闲没有事做的话,不妨去别处找找出去的方法,毕竟没了‘心脏’的支撑,不仅是地墓,就连整座雾山崩塌的速度都越来越快了。”

    “不过我想,你现在应该是没有心思去找什么出口的,毕竟现在有比那更诱惑的东西出现不是吗?”阮黎芫敲了敲立在地面上让铁剑,“所以我不介意帮你们先睡一会儿,也许,在梦里你就……”

    也许,在梦里……你就可以拿到你想要的东西了,不过那只是在梦里罢了。阮黎芫现在倒是不怕女主还有什么金手指,毕竟麩鬼现在已经不知道去哪儿了,童倪又是站在她这边的。

    就算还有金手指,短期内应该也是不会出现的,毕竟天道就算在偏心,就算女主的气运在牛逼,也总得有个度不是?要不然女主被宠坏了,可就得无法无天了!

    至于雾山崩塌的事情,她就更是不用怕了,在整件事情的背后,一定还有操纵着的人,不然以雾山崩塌的速度,她们早已经被埋在废墟里了,哪儿还像现在这么猖狂?

    更何况现在的部分应该是属于童倪的部分不是吗?所以一想清楚这件事之后,阮黎芫对女主动起手来那是一点也不手软,铁剑趁着叶琳衣不注意,悄然飞到她的身后。

    “碰”的一声,铁剑的剑柄“轻轻”地敲了一下叶琳衣都后脑勺,力度虽然不重,却足以让她美美的睡上一会儿,去“梦里”寻找她那所谓都宝物去了。

    至于凰齐钰,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一句话,这倒和他的性子相差太大,但这样的他,看起来确实没什么威胁。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阮黎芫还是免费给了他一把“芫式”独门秘制的药,送他美美的和周公约会去了。

    “你真的要回去吗?那如果你真的回去了,有什么打算?”阮黎芫收回铁剑,冰冷的眸中没有一丝杂质,她的声音很平静,甚至平静得没有一丝声线的颤抖。

    “……”童倪埋了埋头,不说话,打算……要真的说打算的话,她还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做,毕竟她并没有真正都做好回去都准备,更何况在那个世界,母亲已经走了……

    “噗嗤”的一声,童倪转身,如碧波伴清澈的眼神,洋溢这淡淡的温馨,嘴角的弧度似月牙般完美,“好啦好啦,我现在连回去都方法都还没找到,哪儿那么快有打算啊!别想太多!”

    她笑起来总会有两个浅浅的酒窝,像盛开的桃花一样美,可明明是轻松的样子,明明是在安慰着阮黎芫,她的心底却又是那样都难过……是啊,到现在,都还不能回去啊……

    “把这个拿上,去到那边的圆台上站好。”阮黎芫拿出那条愈发滚烫的项链,指了指由于“心脏”消失后,在原地升起来都圆台。

    童倪接过项链,看着阮黎芫那张其实很漂亮的脸孔上带着几分轻佻,勾起的眉梢唇角仿佛在笑,却又不见亲近平和。

    那是一种……看似很近其实又不太近的距离,可是为什么,明明刚刚的小歌儿都不是这样都,突然就……

    “宿主,你又想做什么?”七宝看了看神色怪怪都宿主,要说她真的想通了要直接将童倪送回去的话那它是百分百不信的。

    谁不知道宿主最爱搞什么幺蛾子了,更何况是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有红尊大大在,它也不得不防啊。

    “难道……”阮黎芫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了一抹平和的弧度,“难道你们的传送阵不是在那个地方吗?我这是在,帮你们啊……”

    “……”帮我们?七宝撇了撇嘴,如果不是它了解宿主的性子,还就真的被宿主给欺骗了,话说,宿主到底是怎么知道传送阵的啊喂!

    红月隐了身,慢慢的走进刚刚布好传送阵都圆台,看着缓缓朝这边走过来都童倪皱了皱眉,回头又看了一眼白衣男子。

    安静而秀美的面孔,幽黑的眼中落满星光,男子的眼眸就仿佛是清澈的流水,能够看透任何东西。

    而在他都眼中,能够很明显的看出阮黎芫手上故意掩饰的动作,那分明是在……布下另一个阵法……

    另一个阵法……男子的眼眸亮了亮,他还没想明白要以什么样的理由让童倪继续穿梭在位面之中,却没想到,阮黎芫已经替他给完成了。

    阮黎芫做的很简单,不过是先他一步的,破解了麩鬼施下的秘法,只要没有了秘法的限制,在配合上那条项链本来就有的穿越能力……

    要想让童倪继续穿越在其他位面中并不是什么难事,他如果在动一点手脚,让她们俩相遇,这样一来……

    男子嘴角微微上扬,几乎没有弧度似的,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情很不错,毕竟,他自己做这些事的话太难太难了……

    如果有阮黎芫的帮助,到最后就算事情败露被冰翎月发现,她也不会怎么样,比较阮黎芫可是——她的亲妹妹啊……

    男子沉默了一会儿不说话,在红月看来,这是由于他的冷漠,可事实上,他在给阮黎芫拖延时间。

    虽然不知道阮黎芫一个普通位面来的人,到底为什么会解麩鬼设下的秘法,又为何会如此娴熟都操纵阵法。

    不过这种事情自有众神之巅的“专业人员”来解决,他倒是暂时不用担心,那时候自会一切迎刃而解。

    只见在阮黎芫的手中,散发出淡淡都蓝色光芒,光芒全部被铁剑吸收,然后跑上圆台上绕着童倪转了一圈。

    而铁剑的身上,似乎在洒落什么蓝色的粉末,在空中飘舞着,粉末像萤火虫似的散发着光芒,甚是好看。

    在确认阮黎芫弄完之后,他才故作镇定的朝红月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直接启动传送阵,不用去管外界因素。

    而红月被男子都这番行为给弄得云里雾里的,在她手上,一颗紫色圣玉突然发出强烈都紫色光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