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管我屁事’和‘管你屁事’
    ,精彩小说免费!

    “小歌儿,你没事吧……”童倪走上前去,扶起阮黎芫,抹了抹她嘴边的的血迹,丝毫没察觉到自己眼里的泪滴。

    阮黎芫扬了扬手抚上她的脸,看了一眼差点被急哭的童倪,心底的某处坚硬的冰块似乎被温暖着。

    这样的画面,温馨而甜美,旁人甚至插不上话来,让暗处里躲着的凤邶夜看了心里很不是滋味。

    自己的女人受伤了,是他心底的别扭让他不能冲上前去保护她,反而在最需要的时候让别人陪在她身边。

    而那个女人,对着自己冷言冷语,刀剑相向,对着别人却能够笑得那么开心,那场面可真正让人嫉妒啊……

    “红月,开始吧。”白衣男子手中的七彩珠的光芒已经达到了无比耀眼的地步,而阮黎芫手中的项链也在慢慢发着热度。

    “好……”红月点点头,从男子手上的七彩珠中引出一丝红色的灵力在自己的身上,瞬间,她的灵力又暴涨了一个层次。

    在她的手上,释放出来的在也不是淡淡的寒气,而是一丝又一丝属于她自己的灵力,灵力飞往原先“心脏”的地方,慢慢开始布阵。

    不得不说,麩鬼很会找地方,而这里,便是整个凤凰大陆灵气最浓郁的地方,也就是灵眼,每一个大陆都有灵眼。

    而灵眼的强弱就代表了整个大陆灵气的强弱,这个大陆灵气本就不高,灵眼也是十分弱小的。

    但是要布传送阵,必须使用灵眼,所以,红月只能用自己的灵力给灵眼输送源源不断的灵气过去。

    而这源源不断的灵气便是由男子的七彩珠来提供,与其说是七彩珠,倒不如说是他本人。

    毕竟要想让七彩珠撑起整个七彩阁的运转,他必须付出比这还要强上好几倍的代价才行。

    “她该离开了。”一直在系统空间里修养了一会儿,接到红月的命令之后立刻跑出来,它知道自己很煞风景,但是总不能耽误了红尊办事不是。

    “离开?去哪儿?”阮黎芫手上撑着铁剑站起身来,看了看在自己面前的童倪,脸上温暖的笑容慢慢的凝固了下来。

    “当然回她自己生活的地方……”七宝看见阮黎芫脸上的冷漠,埋了埋头,本应该是机器的她,却似乎也被传染上了悲伤的情感。

    “什么是她生活的地方?凤凰大陆她生活了那么久,怎么就不是她生活的地方了?”阮黎芫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似是对七宝悲伤的一种嘲讽。

    “别自欺欺人了,她迟早要回去的不是吗?”七宝知道她是在嘲讽机器人的悲伤是多么的假,可天知道它每一次的故作轻松背后是什么?

    小七和糖宝,虽然一个是器灵,一个是彝兽,但好歹都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也不至于成为一个机器,连感情都不敢妄论……

    “可你们,有问过她自己的意愿吗?”阮黎芫嘴里轻轻呢喃,握着剑的手紧了紧。随着红月阵法的完成,她甚至能感受到项链越来越烫的温度。

    “小歌儿,你怎么了?”童倪拍了拍阮黎芫都肩膀,轻声安慰着她,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伤的缘故,她总能感觉到阮黎芫身体都微微颤抖。

    “我没事……”阮黎芫笑笑,抬头看着童倪,“假如你现在有一个机会可以回你的世界,你愿意回去吗?”

    “怎么突然想到问这个问题?”童倪眨了眨眼,这么久以来,她都不敢回忆过去,可是如今突然被提起,有种奇怪都感觉。

    “没什么,就是想问问。”阮黎芫摆了摆手,“不过你放心,如果你不愿意回去的话,没人能够强迫你的……”

    “不……我想回去!”

    “什么……”

    童倪黝黑的眸子里,闪烁过前所未有的坚定,拦住了阮黎芫接下来将要说的话,空气再一次陷入沉寂。

    “小歌儿,我知道,你了解我的所有过去,那既然如此,你也应该知道我在凤凰大陆过得有多么痛苦。”

    “当年做女皇的时候,我甚至生了要自杀的念头,直到后来做了山贼我才感觉好一点,可是每天被痛苦折磨,我不知道有多想念曾经的生活。”

    “可是这么多年以来,我已经回不去了不是吗?我曾经也找了很多回去的方法,到最后都是一无所获。”

    童倪苦笑一下,阮黎芫可以从她那里感受到莫大的悲哀,也能感受到她对曾经拥有的那种渴望。

    她知道童倪被困在凤凰大陆,都是麩鬼设下的魔咒,而童倪的项链便是童倪回去最重要的一个介质。

    她也知道,如果把项链交出去,童倪就会直接离开,因为在她的怀里,项链正散发着热度,越来越热越来越热……

    而短暂的相处,让她也有了私心,想让童倪继续留下来,留下来待在她的身边,所以她可以用自己都能力,将项链藏起来或毁掉。

    她可以这样做,她知道的事有很多,可她不知道,如果她真的将童倪强制留在这里,到底会是对,还是错。

    毕竟,她现在只是暂时待在凤凰大陆,她要穿梭于各个世界,可是童倪错过了这次机会,说不定永生永世都被困在这里……

    毕竟,童倪是那么都渴望离开,童倪对这个世界又是多么的抗拒,就算让她和自己在一起,想必也不会真正的开心吧……

    “不好意思,我能问一下你们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们怎么都听不懂?”为了宝物,叶琳衣不得不想尽办法接近这两人,强行插入两人都对话中,不过是一个手段罢了。

    “……”阮黎芫偏了偏头看向叶琳衣,她刚刚想事情有点出神,倒是忘了这儿有两个“外人”在这里,那岂不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都会被她们一一知晓?

    “这世上所有事情都可以用两句话来解决,‘管我屁事’和‘管你屁事’。所以这位姑娘,我们再谈什么,与你何干?”她挑了挑眉,本来还想和童倪好好煽煽情的,结果气氛都被破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