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如果你还想平安的离开这里的话……
    ,精彩小说免费!

    毕竟这个男人这么优秀,而幸运的是,她们的感情基本已经稳定了下来,再过不久应该就可以确定关系了吧……

    就连喊了阿钰的名字,叶琳衣都感觉有点羞涩,就像初恋少女一般,可是到底凰齐钰是怎么想的,那可就不一定了。

    雾山之行,让凰齐钰收获的不仅是一次历险的经验,还有对叶琳衣的失望,为了一己贪念,她的丑态几乎都被显露了出来。

    对于这样的情况,凰齐钰本人倒还可以自我安慰一下,以为叶琳衣不是故意的,可是作为北冥泽,她的一切都是被看在眼里的。

    可是他埋着头,也不说出来,倒想看看,叶琳衣还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这个女主,又能如何刷新新的底线?

    “轰隆隆……”面前又发出一声巨响,终于,凰齐钰抬起了头,很明显,他是因为阮黎芫那边的动静才抬头的。

    只见阮黎芫站在铁剑上面,风一吹,长发飘飘,宛如仙女下凡,而在她的手上,是童倪的项链。

    又是“轰”的一声,那条吊坠项链在阮黎芫手上散发出异样的白色光芒,光芒化成一束,硬生生的将“心脏”的保护屏障打出了一个大窟窿。

    这下子,不仅是一只觊觎着宝物的叶琳衣,还是凰齐钰,又或者是童倪、阮黎芫都惊呆了。

    叶琳衣知道宝物很厉害,可是她怎么也不会知道,这宝物居然能够将那“坚如磐石”的屏障给戳个粉碎。

    而凰齐钰倒是诧异,凤凰大陆一个低级位面,连灵力都没有完全形成,居然能够生产出这样的宝物?

    童倪更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不过是父亲送给她的一条普普通通的项链而已,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威力?

    至于阮黎芫,她也知道宝物的力量很强大,却是更没有想到,自己拿到这条项链,居然能够使用自如……

    就好像,她曾经也使用过这条项链无数次似的,可是到现在为止,她想不起来这块项链……她知道,这一定那些解不开的谜团有关系。

    而在她的身后,白衣男子悬浮在空中,脚下什么都没有,冷冷的眸子里见到项链时,一闪而过的慌张,透露了他此刻的心。

    在他的手上,神秘的七彩珠手链,本应该暗下去的,却因为阮黎芫手中拿着的那条项链散发出七彩光芒,并且越来越亮。

    “趁现在,冲进去毁掉那颗心脏!”阮黎芫悄声对着铁剑说了一句,手上拿着那条项链,依旧没有停止对屏障的攻击。

    “咻”的一下,铁剑接到命令载着阮黎芫,往之前砸开的那个洞里飞去,然而那屏障看起来不过一米厚的样子。

    可是他们进去之后却感觉里面的空间越来越大,越来越大,而随着空间的变大,他们离“心脏”的距离也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而铁剑越加速,“心脏”缩小的速度也就越快,铁剑减速,心脏缩小的速度更快,不管怎么样,它都追赶不上那“心脏”。

    没办法,阮黎芫只能使用项链得灵力来帮忙,这个世界灵力稀薄,所以这条项链的灵力也是有限的。

    即使可以恢复,可是恢复的速度也是特别慢,所以阮黎芫已经特别省的在用了,可是在她们好不容易飞到了“心脏”的面前时,项链里的灵力依旧所剩无几。

    她挥了挥项链,项链依旧在散发着白光,只是光芒不在像之前那样闪烁,与其相反的是,男子手中的七彩珠光芒越来越亮,似乎在传递着什么信息。

    男子不懂声色的将手被在身后,项链的光芒也被其挡住,红月因为刚刚的事还没怎么想明白,见他这样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而阮黎芫,她将项链收起来,毕竟待会儿指不定还会遇上什么事,最后的灵力得留着在最关键的时候用。

    铁剑慢慢的缩小,阮黎芫借用铁剑的灵气踏在空中,环视一下周围,只见屏障外的童倪等人体型突然变大了。

    体型变大……她突然意识到什么,原来这个屏障,不仅起着保护的作用,而且还能将这里面的事物变小,包括……

    包……括……她……

    “哈哈哈!现在才知道?晚了!”突然,阮黎芫的面前出现一个黑影,凌冽的攻击朝她发射过来,下意识的,阮黎芫拿着铁剑去挡。

    “吱——”的一声,她一个没站稳,被逼的退后了好几步,即使是在空中,她的脚下也因为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等她在一回过神的时候,面前的心脏已经不见了,只剩周围无数个黑影跑来跑去,而她看不清黑影里的东西!

    “小心啊!”屏障外,童倪担忧的看着阮黎芫,只见在她的身后,一个黑影正慢慢的靠近她。

    “扑通”一声!就在黑影刚要对阮黎芫下手的时候,不知道哪儿来的冲击力将他弹的老远,他刚一爬起来,耳边就响起了男子的话。

    “如果你还想平安的离开这里的话,最好别有什么小动昨,趁着我还没后悔放你走之前,消失在我面前!”

    男子的话里带着威胁,黑影回头看了一眼他所在的位置,在看了看他旁边跃跃欲试随时准备动手抓住自己的红月。

    他这次冒着危险回来拿自己的“心脏”,看见这个一直扰乱他计划的阮黎芫,还有屏障外那个明明已经到嘴边的鸭子,难免有点手痒。

    他想要双赢,反正都要离开这里,不如带点什么东西走,可是碍于那个男人已经放话了,还有红月的存在。

    他心里就算在不服气,也只能在心底暗骂了一声,愤愤的冲破屏障离开了这里,走之前却又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叶琳衣。

    “咔”的一声,屏障如玻璃一般碎掉,叶琳衣倒是没有注意到黑影给她传递的信息,她的注意力全在阮黎芫身上。

    还有她身上的两件“宝物”,只见在屏障里的阮黎芫承受不了屏幕破碎的冲击,硬生生的吐了一口血,被铁剑拖着送了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