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呵……看样子姑娘是走不了了?
    ,精彩小说免费!

    可如果那宝物真的是一把剑,那就可以解释清楚了,毕竟叶如歌可是个不能提肩不能抗的、实打实的武功废物。

    而这么重的剑,叶如歌那个废物根本连提都提不起,更别说拿出来用了,可是这一次,这剑,这神奇的宝剑,却来到了她的手上……

    难道这还不算上天旨意的吗?一下子给她送来两个宝物,虽然童倪的还没到手,但是叶琳衣此时的心情也是乐开了花的……

    “不知道……这剑叫什么名字?”叶琳衣抬着剑,暗暗的运用武力去驱使剑,可是不管她怎么驱使也驱使不了。

    她总不可能告诉她们,她其实根本不会什么密室逃脱之类的事情,借用宝物的神力也不过是想得到宝物吧……

    而这剑这么重,又是神剑,肯定不会那么容易被她骗到手,所以目前她只能先拖延一下时间,比如聊一些其他的什么。

    “名字?”阮黎芫皱了皱眉,愣了好一会儿才轻咳了一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眸子几不可见的往叶琳衣手中那异常无辜的剑瞟了一眼。

    ‘喂,你叫啥名字?’

    ‘……诶,卧槽,你不会真的不认识我吧!好歹我们之间还有患难真情,你!居然你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

    神剑的身体动了动!似乎情绪有点激动,它动的幅度不是很大,但在叶琳衣的手中,却有点不受控制。

    ‘怎么?你还要翻天呐!’

    阮黎芫挑了挑眉,略带威胁的眼神看着有点躁动的剑,果然,那剑立马老实了许多,不敢再动。

    ‘妈的……有你这样的主人吗?人家心里苦还不允许人家说了!我告诉你!本剑也是有脾气的哦!’

    铁剑心里有点不服气,刚要反驳,可是看了一眼阮黎芫,它还是选择安静了下来,这可是它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主人。

    万一被逼急了,她又像以前的那几个一样自杀怎么办!它可不想在辛苦个几千年,就为了等那么一个人!

    阮黎芫嘴角弯弯,她很满意铁剑的自知之明,脑海里搜索了一下词汇,最终,一个高大上的名字在脑海里呈现!

    “轩辕剑!”

    “看我干嘛?”阮黎芫撇了撇唇,她一个起名废,能够取出这么高大上的名字也很辛苦的好吗?干嘛要用一副看智障的眼神看着她?

    ‘……’被莫名其妙改了一个名字,而且还是并不怎么高大上的名字的铁剑表示!!!

    妈的!突然有种想嗜主的感觉。

    “……”叶琳衣表示,轩辕剑是个什么东西?

    “……”北冥泽表示,轩辕剑……听起来有点耳熟。

    “……”童倪表示,轩辕剑……小歌儿,就你这生了锈的铁剑,你别骗我没见过真正的轩辕剑哦!

    “咳咳,所以说,你到底还走不走了?”因为一个名字,好不容易装起来的逼彻底垮掉,阮黎芫语气也有点不太好。

    “额……我……”叶琳衣有点为难,天知道这把剑这么重,她甚至连抬都太不起,更别说要控制这把剑了。

    “到底行不行啊?可别耽误我们的时间!”阮黎芫嘴角努了努嘴,看向凰齐钰那边,“不过我们倒是没关系,只怕有些人已经等不了咯!”

    叶琳衣一听,惊了一下,如果阮黎芫不提的话,她都快忘了地墓里充斥的黑雾剧毒了。

    而凰齐钰身上那代表着黑雾剧毒发作的青筋,此刻已经蔓延到脖子处。

    虽说蔓延是从手腕处开始往心脏处蔓延,但是如果到了脖子,那就代表不仅是心脏,而是全身上下都被黑毒侵染。

    如果说,毒素侵心,尚还有那么一时半刻可以活,那么毒素蔓延到全身,一旦发作,是没有一点可以回转的余地的。

    凰齐钰身上的毒素,本不应该蔓延那么快,可是由于之前与“心脏”交战过,被心脏感染,毒素越来越多,才会像如今这么严重。

    按理说,叶琳衣本应该和凰齐钰一样,只是她和麩鬼之间有约定,麩鬼自然不可能让她这么快就死。

    再给她种下印记的时候,顺手也解了她身上的毒。至于童倪和阮黎芫,有“巧克力豆”在,她们暂时也不会有性命之忧。

    所以目前来说,最危险的还是凰齐钰,可送毒素蔓延明明他自己有感觉,却依然能够面不改色的说出“我留下”这种话。

    要知道,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毒素每侵入一点,就意味着他离死亡更近了一点,他可是有远大报复的人,难道他不急?

    他还有自己的事情没有做完,他怎么可能让自己就这么死去,可是他偏要做出一副正气凛然的模样。

    或许,这就是渣男吧,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利用一切手段,夜要做出一副正义的模样来哄骗众人。

    渣男的天性,不是在于他选择做什么,而是在于他的第一直觉,这就像是一种习惯,一种改不掉的习惯。

    “没关系,我还可以撑一会儿,你不用担心我。好好想想你父亲怎么出密室的,然后带我们一起出去!”

    就比如现在,凰齐钰摸了摸叶琳衣的头,磁性的声音安抚着叶琳衣,可是内心却是巴不得叶琳衣能够快一点。

    “阿钰!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叶琳衣咬了咬唇,捏着铁剑的手紧了紧,一股不属于她的力量从指尖流露出来。

    “嗡嗡嗡”的,只见铁剑在叶琳衣的手中强烈震动着,咻的一下,铁剑从叶琳衣手上挣脱出来,周身散发着异样的光芒。

    而叶琳衣的手上,只留下铁剑的剑柄,被一丝丝普通人看不见的黑气禁锢着,没办法行动,但是剑柄依然在震动着,发出危险的警告。

    “呵……看样子姑娘是走不了了?”阮黎芫嘴角嘲讽的一笑,看着面前的嗡嗡嗡震动不停的铁剑并不动作。

    可是躁动不安的铁剑,震动的更加厉害了,就连被黑气禁锢着的剑柄也很不得挣脱,就好像……叶琳衣那边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