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你以为这地墓是你的‘烨邶府’?
    ,精彩小说免费!

    童倪在心底暗暗的发了一个誓,并且放了一只手在自己面前做了一个加油的姿势,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嗯!以后一遇上这种人我就跑,坚决不会在招惹上他们了……”

    “呵,好,很好,你当真是如此无情之人。你放心,从此以后,我在也不会招惹你了……”

    不会……再招惹了……

    绝对……不会了……

    脑海之中,童倪的话似乎与记忆中的某个人相重叠,男子的眼前似乎浮现出当年那个人诀别的场景。

    “唔……”他突然感觉自己胸口一闷,嘴角慢慢的吐出一丝鲜血,白皙的脸上出现了一些可疑的绯红。

    “无上神尊,你……你没事吧?”红月有点心慌,多年一来,无上神尊便是七彩阁除了冰翎月以外唯一的信仰。

    更是她除了冰翎月以外唯一敬仰的人,本应该无上荣耀,强大如斯的他,居然……就这么毫无征兆的吐血了?

    “我没事。”男子摆了摆手,随意抹去嘴角的鲜血,似乎吐血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可只有他自己知道……

    被称为无上神尊,是他多年以来最无奈的一件事,而当年的那个人,不知是不是对她愧疚之情,久而久之便抑郁成疾。

    疾,无从所治,不会自己好,反而越来越严重,时间过了那么久,他以为自己的病已经不会在复发,可没想到如今再一次看见她……

    “嗯,是啊,所以以后千万不能轻信别人,不然被别人卖了还要帮他们数钱,那才是得不偿失呢。”

    阮黎芫轻轻的笑笑,把好好的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小女孩教唆成了一个只听妈妈话的熊孩子。

    她眼角在一次看向了红月那边,也不知道是在对自己说话,还是在坑童倪,又或者是在坑暗处里的谁谁谁。

    “啊……嗯……阿钰……嗯……你快点儿……”

    “哦,哦,衣衣,我马上就来。”

    这个话题刚刚结束,童倪正准备找点什么额新的事情来玩,似乎全然已经忘记了她们身处危险地墓的事情。

    阮黎芫也不急,毕竟她的铁剑还没有擦拭完毕,一把剑上面如果全是铁锈,那就算是再好的剑也是发挥不出威力的。

    而就在两人沉默的片刻,对面传来的奇怪的声音,由于中间有“心脏”的遮挡,但是这声音却是丝毫未加掩饰。

    那声音时而快时而慢,并伴随着痛苦的呻吟声,带着一点兴奋,带着一点激动,甚至还有欲火焚身的焦躁……

    特别是后面凰齐钰那呆呆愣愣的回复,特别像是一个熟女老司机正逼着一个良家妇男啪啪啪的样子。

    “额……对面发生什么事了儿……”童倪被吓了一跳,好歹是现代来的新新人类,即使看不见,也能猜出个大概。

    但是对面的人未免也太豪放了吧,当这个地墓是他们家开的,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啊?有没有考虑过其他人的感受?

    “呵……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阮黎芫挑了挑眉,举起手中的剑,那如镜般的剑身映出一张精致的脸,刃口上发出森森的冷气。

    高高的烧刃中间凝结着一点寒光仿佛不停的流动,更增加了锋利的凉意,剑柄上还刻有暗藏的波纹,又给整把剑增添了神秘感。

    那暗纹被铁锈覆盖,看不出全貌,很明显阮黎芫还没有擦拭完毕,但也给剑增添了另一份霸气。

    而她,亦没有在继续擦拭的打算。剑者,心中刃也,有的时候不一定非要锋芒毕露,扮猪吃虎往往更是大快人心的一件事不是吗?

    “啊?真的要过去……”童倪有点迟疑,万一对面真的在做那种事,就算她和小歌儿都是现代人,也会被辣眼睛的吧。

    所以为了保护小歌儿,这种事情还是让她去冲前锋,她怎么样倒是无所谓,小歌儿好她也便好。

    #你确定你没有图谋不轨?#

    #童倪:去去去!我才不是那样的人呢!#

    “也好,那你先过去,我刚刚醒过来脑袋还有点迷糊,缓一会儿在过去。”阮黎芫笑的灿烂无比,当真是把童倪给骗了过去。

    而另一边,凰齐钰好不容易给叶琳衣扑灭了火苗,童倪就走过来一言不合开怼放大招,也就有了刚刚的那副场景。

    那么,童倪走后,阮黎芫待在这边,看着童倪慢慢消失在“心脏”后面的身影,嘴角的笑容也慢慢的淡了下去。

    “走吧,该行动了。”为了防止自己的不对劲,男子的视线早就从阮黎芫这边转移,也便没有发现她的不对劲,对着红月说道。

    “是。”红月点了点头,她们这次前来,不仅是要送童倪这个丫头回她应该回的地方,还有那个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东西。

    刚刚在这里看了那么久,由于小主子在场,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所以先去找那个人算算账,也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只是如今童倪已与小主子分开,看样子时间不会太久,所以她们必须更加争分夺秒去处理那边的事情了。

    整个地墓,似乎被分做两个地盘,一个是凰齐钰那边,一个便是阮黎芫这边,本来这边挺热闹的,到现在似乎只剩下阮黎芫“一个人”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不太友好的语气,阮黎芫对着之前红月与那名男子呆过的那个方向看去,手上的剑似是蠢蠢欲动,就差没直接朝那边射过去了。

    “当然是……来看你啊。”凤邶夜从暗处走出来,原来,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躲在了这后面。

    之前阮黎芫一直沉睡,童倪又没察觉到,凰齐钰和叶琳衣又在另一边,倒是白让他捡了个便宜。

    “呵呵哒,你以为这地墓是你的‘烨邶府’,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啊?”阮黎芫刻意加重了“烨邶”两个字,暗讽凤邶夜期满她的事。

    而凤邶夜至今没有公开他“凤国皇子”的身份,倒也在她的意料之中,那她就继续陪着他玩玩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