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以后坚决不会在招惹上他们了!
    ,精彩小说免费!

    常乐之后,更容易常悲——那不敢被提及的事实,总是不经意的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中……

    “您能看出那把剑的来头吗?”红月看见男子的眼,一直望向阮黎芫那边,他的注意力似是全在那把剑上。

    那把剑……如果不是那个人的,又会是什么?居然让他都这么感兴趣?天知道,这个人凉薄的眼里,已经很久没有聚集过了……

    “逃不过,躲不掉啊……”男子嘴角微微上扬,明明是在笑,可是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笑意。

    满满的……全是苦涩,他虽然确实再看阮黎芫手中的剑,可是那是唯一能够让他分散注意力的东西了……

    天知道,这世间他看透了万物,早已没了任何的情绪,可是唯一能让他集中注意力的“那个人”……

    “小歌儿,你说,这世上,真的会有人,没有心,没有情,永远不会爱人,永远没有爱人的能力吗?”

    童倪的话题不知不觉的跳到了这个地方,天知道,她们从进地墓,再到后来遇险,直到阮黎芫终于醒来已经过了好几天。

    这几天她一直心惊胆战的都不敢睡觉,总害怕一睡着那麩鬼就会偷袭她们,而且她还要保护小歌儿,怎么可以放松警惕?

    这人啊,一集中注意力,就特别容易累,天知道她一个人是怎么熬过来的,好不容易小歌儿醒了,她可以安安稳稳的休息一会儿。

    可是莫名的兴奋让她更加睡不着,就是想拉着阮黎芫聊些有的没的,就差没谈到人生理想去了。

    “没有心……没有情……”阮黎芫抬起眼眸,往前方看了看,明明前方什么也没有,可是她的眼中却似乎看见了什么。

    而就站在那个地方的红月默默的移了个位置,她不移还好,一移过去之后,站在那个地方的就只有白衣男子了。

    他和红月虽然都隐了身,一般人看不见,但是阮黎芫的眸子就是这么晚定定的看着这边,似是在对她们说话。

    红月对自己的隐身术很自信,不管是童倪,还是阮黎芫她们都是看不见自己的,但是她却无法面对自家小主子“灼热”的目光。

    男子的眸子里泛起一丝波澜,心脏的那一处似乎空落落的,久远的回忆被勾起来,面前似乎出现一只小精灵,一次次的质问他有没有心。

    他没有心吗?他也曾经这么问过自己。

    可是万物生于天地,同时天地也创造了他,并赋予他无上的法力,似乎这万物便是他存在的理由。

    而他维护天地平衡,多年来的孤寂,早已造就了他空虚的灵魂,他很累真的很累若真的要说他没有心……

    也许,天地真的造就了万物,造就了他,却独独没有造就他的心,他的情……他甚至没有感受过自己心脏跳动的时刻。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那常年冰天雪地的北方,便是他这个人最真实的写作,从来没有色彩的变化,从来不会拥有的温度……

    手上的七彩珠发出淡淡的光芒,男子垂眸,看了看在自己手中一点点的转动着七彩珠,眼底又一闪而过的复杂情绪。

    红月站在他身边,看了一眼他,在看了一眼阮黎芫那边,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说真的,小主子看不见她们这是事实。

    但是小主子的眼神太过犀利,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而她,不敢直视小主子,也就退了一步。

    至于,他,本来就和自己站在一起,她退了一步过后,所承受的自然是他,她发誓,这只是一个意外!

    她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看小主子那么出神,但她觉得不敢拿当年的那些事情开玩笑,可是如今他的表现,肯定是又回忆起了。

    当年那些事,当年那些人,当年的那个无上神尊,是那样的神秘让人仰望,可是如今一切都变了,因为那个人……

    红月看了看阮黎芫,手中的拳头不自觉的慢慢握紧,随即又慢慢的放下,是啊,无上神尊怎么样,她又有何资格去评判呢?

    而阮黎芫这边,她轻轻的叹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刚刚那一瞬间,她似乎与童倪起了共鸣。

    又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当真有这么一位人,没有心,没有情,什么都没有,永远都不会有……爱。

    经历过这么多次之后,她已经能够确认自己脑海中的这些回忆不是幻觉,那些可有可无的熟悉感也一定是真实存在的。

    她不能确认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能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她肯定的是,只要有这种熟悉的感觉发生,就一定会有线索。

    而这些线索串联起来,出现的事情也绝不是巧合,如果这些所谓的“巧合”是被某个人刻意安排的,而她就是别人计划中的一部分……

    呵,她这个人懒是懒,可是最讨厌被别人控制了,如果真的有人想要用这些计划来控制她,她是绝对不会妥协的。

    而不妥协的结果就是……

    “噗嗤,行了,别想太多,就算世界上真的有那样的人,又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阮黎芫笑了笑,依然没有放弃擦拭剑身的动作。

    “那……如果我们的身边就有这样的人,岂不是很麻烦?”童倪蹲坐在地上,双手撑起下巴,微皱眉头,显得很苦恼的样子。

    想想她这么乐观开放的人,如果真的遇上无心无情之人,那她岂不是也会被传染上悲哀的情绪?噫……想想都好可怕。

    “嗯,确实。”阮黎芫点了点头,“所以啊,遇上这样的人,我们一定要躲得远远的,千万不要招惹上了才好,不然受伤的可是自己!”

    她十分赞同童倪的话,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故意气气躲在暗处的人,她还可以加重了“躲得远远的”几个字。

    眼神不自觉的往红月这边瞟过来,站在那里的红月心惊了惊,难道,小主子其实看得见她们?

    “嗯嗯,小歌儿,我觉得你说的非常对,以后,以后一遇上这种人我就跑,坚决不会在招惹上他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