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那赶紧的吧,你们还欠我一顿饭呢!
    ,精彩小说免费!

    可是她这么说话,本来就是对不起别人的,就算她做出这么一副样子,说到底还是得让童倪做出一个选择的。

    童倪眯了眯眼,叹了口气,别以为她没玩过密室,就欺负她不懂,难道那个门打开之后还能自动关上不成?

    又不是玄幻片,需要用自己的灵力带你穿墙哦!既然如此,那么明明有四个人,却只带三个人,这女人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啧啧,人心啊,真的很复杂啊,她由衷的庆幸自己穿越在人性单纯的小村落里,也由衷的感叹认识这么一个人的小歌儿真可怜。

    童倪心底已经看透了叶如歌,可是她不开口,默默的看着叶如歌演戏,一会儿咬嘴唇,一会儿佼手指的。

    看的旁边的凰齐钰心疼极了,可是他知道衣衣心里一定很难过,他却帮不上什么忙,便也不敢轻易出声。

    “呜呜……这真的不是我故意的,都怪我学术不精,恩人,对不起……”叶琳衣的表情十分纠结,感觉她都快哭了。

    而她的潜台词可不就是“哎呀呀,恩人,既然你的朋友还在昏迷,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死了,您就别管她了,跟着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就算她真的死了也跟我们没关系,我们又不是故意不带她的!更何况她本来就大限将至,而且我还道了歉昂!”

    “呵……既然如此,那你们两个出去,让我和小歌儿在这里好了。”童倪简直要笑哭了,面前的这个女人真的不是上天派来的蛇精病吗?

    还是说她童倪看起来很像是为了生存就可以抛弃朋友的人?且不说小歌儿之前为什么昏迷,也不管小歌儿是不是她才交往的朋友。

    光是凭着小歌儿之前奋不顾身来救她这一点,她,童倪,就绝不会扔下深陷危机的小歌儿而独活!

    更何况,小歌儿明明就已经醒了,谁说她没醒的?谁敢说她没醒?谁敢说她“死”了?要不是看在小歌儿的份上,她没跟你拼命都已经不错了!

    “恩人,你何必为了那样一个人而放弃自己呢?咱们出去之后还有大好年华,美好青春还等着我们呢!”

    “行了,衣衣,既然别人不领情,你又何必贴上去让别人欺负,我们该做的已经都做了,别人怎么样也和我们无关,赶紧走吧!”

    叶琳衣没想到童倪在面对生死的难题上,童倪的选择依旧不让步,可是童倪的生虽和她无关,但如果童倪不同意跟她走,她又怎么骗宝物?

    而旁边的凰齐钰并不知道叶琳衣的心思,看见叶琳衣被不识相的人拒绝,他的脸黑了黑,都快和木炭相提并论了,就差没有直接冲上去动手了。

    面对这个的情况,凰齐钰自然是希望叶琳衣能够早些放弃离开这个鬼地方的,可是衣衣太善良了。

    为了帮助别人想尽一切办法,而这样的善良让他心疼,可是不是什么人都值得衣衣的“善良”的,就比如面前这个女人。

    他不知道衣衣为什么总对那个女人那么执着,可是他就是不喜欢衣衣对别人好,反而到头来还做错了。凭什么啊?

    凭什么他都要放在心尖上独宠的人要放下身段去“求”一个不相干的人?而且这个人丝毫不领情,别人又不欠她的,凭什么要顾忌她的样子?

    “不行,阿钰,我虽然能力有限,但是能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我一定要带恩人出去,至少我能多挽救一个人的性命!”

    “可是衣衣……”

    “阿钰!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可是如果有人因为我的失误受到伤害,我会非常自责的,更何况是死亡?”

    “四个人,我们不得不放弃一个人,我心里特别难受,所以我不希望恩人也受到伤害,阿钰,这个世界上只有你能懂我……”

    “所以这一次,你能懂吗?”

    叶琳衣回头望了望凰齐钰,清澈明亮的眸子里真情流露,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只剩两人呼吸想通。

    似乎,两个人的眼里只能看到对方,似乎,两个人的心又靠近了一些,似乎……这一切的似乎到最后都化作凰齐钰的一阵叹息声。

    在爱情面前,谁先爱上,便就是失败了,很明显,面对叶琳衣强大的“攻势”下,凰齐钰只能缴械投降,宣布失败。

    可笑的是,前一秒他还是为了一口水,为了自己的生存自私自利的男人,下一秒,他变成为为了爱无私奉献的人。

    “噗嗤……”安静的空间里,童倪差点要被面前的两个人给恶心吐了,她都有点后悔听小歌儿的话来这边找茬了。

    只是还没等她做出下一秒的反应,还没等叶琳衣继续开始自己的“圣母”式劝诫开始,空间中多了一声清爽的笑声。

    随着不断靠近的脚步声,伴随而来的还有“刺……刺……”的声音,似是什么东西在地面上摩擦发出的声响。

    童倪一听到这里,似是猜到了什么,眼睛亮了亮,转身看也不看她一眼就朝这走过来的人扑了上去。

    “小歌儿,你终于过来了!”童倪的语气里带着惊喜,带着激动,带着兴高采烈,她的心情,似乎已经不是普通的词语能够形容得了。

    “好了好了,不是告诉了你先过来跟她们好好‘交流交流’吗?怎么又惹事了?”阮黎芫笑靥如花,拍了拍童倪的背,似是在哄小孩子。

    “我哪有惹事?她们刚刚说你不好,我差点没气的想要弄死她们!”童倪撇了撇嘴,似是不满阮黎芫,但嘴角的笑容却彰显着她此刻心情很好。

    原来在刚刚叶琳衣拿着干粮过去接近童倪,却被童倪毫不客气的赶走之后,阮黎芫就已经醒了。

    她醒的时候,什么话也没说,嘴角带着浅浅的笑容,正专心致志的用纸巾擦拭着她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多出来的一把剑。

    那把剑的模样看起来很普通,材质一般,是铁质的,而且很多部位都已经生锈了,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