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即使那是让他心动过的女人……
    ,精彩小说免费!

    他们从上山开始到现在,没有喝一口水,已经快到两天的时间……说不定,超过三天,或者四天他都不能在喝一口水,到时候可怎么办?

    “阿钰!你在干什么啊!赶快啊!”凰齐钰也是个自私的,叶琳衣这边又催促的急,他甚至有一种想法要独吞水源。

    毕竟女人从小就侮辱他,让他没有尊严,让他一个皇子过着乞丐都不如的日子!

    所以对于他来说,女人是那样的不重要,该舍弃就得舍弃,保住生命才是最重要的啊……

    即使那是让他心动过的女人……

    凰齐钰看着自己手上的水壶,有些犹豫,从小到大被女尊制度洗脑,让他更加抵触。

    这也就导致了他如今的渣男思想,生在女尊国,不是他的错,男子也可以和女子一样强大,甚至比女子优秀。

    所以原来的男主本应该用自己的实力来证明自己,在叶琳衣所接触的剧情中,男主是一个正直光明的形象。

    最后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女尊国闯出了一片天地,但由于叶如歌的原因,男主放弃了皇位,与叶如歌隐居山林。

    而叶琳衣穿书之后,黑化的女主也影响了男主,所以如今的凰齐钰这么自私也不是没道理可言的。

    说起来,北冥泽也挺辛苦的,为了维持人物形象,连男主内心的想法都得演绎的一模一样,不能有偏差……

    “阿钰!”叶琳衣的声音已经有点嘶哑,她已经疼的在地上打滚了,都没能让火苗熄灭,身上的衣服慢慢的被烧的破烂不堪。

    为了拯救头发,她不得不拆散自己的发髻,那一根根的发丝凌乱的披在她的身上,显得狼狈无比。

    身上的皮肤由于火势的原因被烧的通红,幸好大火还不至于将她烧伤,只是她的手上却多了几道伤痕。

    在地上打过滚之后,她的身上变得肮脏不堪,原本浅红色的衣衫上似乎多了一层黑色的“纱衣”,就连白皙的脸上都多了几条黑色额印记。

    叶琳衣是美人,还是不可多见的那种,被如今这么一弄,在她身上完全看不出一点“美”的形象。

    特别是在自己即将要攻略的人面前,她这是丢尽了面子,可是她却已经顾不了那么多,只想赶紧摆脱痛苦。

    “哦,哦,衣衣,我马上就来。”幸好叶琳衣在凰齐钰面前演绎的不是要强的类型,看见她这样狼狈的模样,倒让凰齐钰的心中多了几分怜惜。

    “哗~”的一声,一壶水倒在叶琳衣的身上,水与火之间相互斗争,到底还是水赢了,火慢慢的变小,那“刺啦刺啦”的声音也慢慢变小。

    “衣衣,你没事吧。”叶琳衣的衣服本来就轻薄,被火苗烧了之后,留下来的衣物甚至遮不住“春光”。

    由于水的原因,浇在她身上之后,仅剩的衣物仅仅贴在身上,勾勒出她身上一根根美丽的线条。

    本来就“春光大泄”,但好歹还是能遮一点的,可是这么一来,叶琳衣的身体都被凰齐钰给看完了。

    说实话,叶琳衣不仅是个美人,她的身材还是挺不错的,幸好现场只有凰齐钰这么一个男人,不然叶琳衣的声誉还要不要了?

    虽然是在女尊国,但是女子的声誉这种东西还是挺重要的,如果声誉不好传出去的话,她还能娶到身份地位高的人吗?

    即使是女尊,男子地位低,却也不缺乏那种大家族里独生的男子,整个大家族只有这样一个继承人,即使是男人也得供着不是?

    所以这些男人从小养尊处优,活的一点也不比女人差。如果能够娶到那样身份尊贵的人,还需要为自己的未来担忧吗?

    但如果女人的声誉不好,就算她的身份比这样的男子高,就算是在女尊国,也会遭人唾弃,对她造成的影响自然是不用说的。

    更何况叶琳衣还是和凰齐钰的在一起的,而叶琳衣的身体是极具诱惑力的,那柔软的身肢,那雪嫩的肌肤……

    凰齐钰觉得自己的鼻尖似乎流出了一丝不明液体,他拿出纸巾仰头擦掉,脸却不自觉的红了红。

    而叶琳衣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倒没有发现凰齐钰的异常,等凰齐钰恢复正常过后,他才想起来脱下自己的衣服给叶琳衣披上。

    大男子主义对她,虽然讨厌女性,但还是让他对有一种保护欲,更何况对于叶琳衣,他始终还是不一样的……

    “哟,我就说你们这边动静怎么这么大呢,原来都在搞事情啊?”旁边,童倪缓缓的走过来,双手抱胸,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你……你怎么过来了!”叶琳衣一看见童倪走过来,她立马从地上站起来,拢了拢凰齐钰给她披的衣服。

    刚刚那样的意外,很明显是麩鬼干的,她本来还想质问麩鬼什么意思,却没想到麩鬼告诉她这是在帮她。

    她本来还没弄懂麩鬼的意思,却没想到凰齐钰这个不懂什么叫人情世故,不懂什么是浪漫的人破天荒的给她披了件衣服……

    别看披衣服这种事情是多么的小,可是对于她这种接触了“次剧情”的人才知道。

    在整部“小说”剧情里,凰齐钰就算和叶如歌那么恩爱,他都甚至没有做出什么亲密的事情的。

    不是凰齐钰不爱叶如歌,是他这个人就这样,整天就知道靠实力得到女尊国的认可,纯的像一张白纸,对这些根本就不懂。

    可是如今,凰齐钰对她不一样了,她甚至还想趁着这次的机会跟凰齐钰更加“亲近”一些,增进感情。

    而这个空间里,虽然“血柱”和“沟壑”消失了,可是“心脏”还在,有“心脏”挡住视线,她差点忘了这里还有童倪……

    “怎么?某人想要做亏心事没做成,倒还怪起我们这些旁观者了?我跟你讲啊,要做什么事情等出去之后……”

    “找一个房间咱们关起门来在做好不好?在这里的话不仅不方便做不过瘾,而且你好歹还是考虑考虑我们这些单身狗的情绪行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