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嗯,我只是单纯的看不惯你而已
    ,精彩小说免费!

    更何况童倪手中还有自己想要的宝贝,她自然要把话说的更好听一点,给自己争取机会,本以为对方很容易被忽悠,却没想到没过一会儿,她就被打脸了。

    “不好意思,我虽然是山贼,但是从小妈妈就告诉我,不能随便接受陌生人的东西吃,难道叶小姐的母亲有没有提过这样的事?还是说,这位小姐……”

    除了之前的一眼,童倪瞟都不瞟一下叶琳衣递来的食物,谁知道这干粮里面有没有下毒啊?还“大餐”?没有把她剥皮拆骨了就已经很不错了。

    别以为她不知道叶琳衣的小心思,她虽然笨,可也不是那么好骗的人。更何况“人穷志不穷”,就算她肚子在饿,也要做一个有骨气的人,不食嗟来之食。

    她虽然不知道自己心底为什么对叶琳衣那么抵触,但是她这个人很干脆,讨厌一个人,就是这么讨厌了,跟着自己内心的感觉走一定会没错。

    她故意咬重了“小姐”两个字,意在提醒叶琳衣刚刚的那个矛盾,而提及“母亲”一事,则在暗指叶琳衣没有家教。

    笑话,她叶琳衣的母亲可是堂堂的镇国大将军!她又不是街头流浪的乞丐,谁敢说她没家教?

    镇国大将军,虽是叶琳衣的父母没错,可是却是养母,叶琳衣本来是孤儿,是将军看她可怜才收养的她。

    虽然从小享受到了锦衣玉食,可是从小受够了虐待,“孤儿”一词却在她叶琳衣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不仅是穿书者叶琳衣,还是原来的叶琳衣,都是不容许别人提及自己心底的这块逆鳞的。

    可是童倪说都说了,那又能如何?叶琳衣到底还是顾忌着童倪身上的“宝物”,不得不向她低头。

    “恩人,您怎么能这么说呢?虽然我从小没有母亲,但是父亲对我的教导还是细微不至的,父亲知书达礼,他确实让我不要随意接受陌生人的东西,可是朋友的却是可以的。”

    叶琳衣果真不愧是久经风霜的女人,了解人情世故,回答问题极其注意技巧,她不仅在细微之间夸了自己的父亲,还引出自己从小丧母的事实,勾起别人的同情。

    “朋友?我们算是朋友吗?”可是这里的别人,却是不包括童倪的,她的回答简单粗暴,直接戳穿叶琳衣明里暗里想要跟自己扯上关系的“阴谋”。

    虽然这样的小心计称为阴谋夸张了一点,但是叶琳衣的不怀好意却是表现的很明显的。

    通常像童倪这样拒绝人拒绝的干脆彻底的,就算想要互交,也不会坚持那么久的。

    可是不管童倪说出如何难听的话,叶琳衣都能轻松化解,而且还非常的好脾气,是该说她应变能力强呢,还是好说话呢?

    显然,应变能力强是毋庸置疑的,可是好说话这一点叶琳衣可是完全沾不上,毕竟这个人的校算计可多的很。

    与这种人交朋友,可要小心一点,谁知道她上一秒还跟你好说话的很,下一秒会不会因为利益而算计你?

    “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了你?恩人要这样恶语相向?”叶琳衣的脸色变了变,语气还是出奇的温柔。

    可是她不知道的是,她越这样,童倪越是讨厌她了,看着叶琳衣因为自己的话脸上的表情变得复杂多彩的时候,童倪就觉得好玩儿。

    “和之前小歌儿说的一样,我只是单纯的看不惯你而已。如果不想我继续对你‘恶语相向’,劝你还是离我远点!”

    童倪继续揉揉自己扁平的肚子,在内心感叹可怜的自己,表面上还不忘继续讽刺叶琳衣几句。

    “小歌儿……”叶琳衣似是为了确认什么,她继续问道,“不知道恩人嘴里的‘小歌儿’,可是京城叶家的叶如歌?”

    “京城叶家?”童倪皱了皱眉,穿越的间隔是五年,而她做了女皇那么久,却是一点都不认识什么叶家……

    “咳咳,且不说我认不认识你说的那个什么叶家,小歌儿仅仅是我的小歌儿,她是谁管你屁事啊!”

    童倪没有想太多,反正她现在已经远离京城,远离皇室,外面发生了什么都和她无关,她只是一个单单纯纯的小山贼而已。

    “我……”可是叶琳衣明显看出了童倪之前的不对劲,她很自然的理解为童倪“做贼心虚”,也更加确定了叶如歌的身份。

    “喂!你说完没有!说完了赶紧走!赶紧走!愣在这里干嘛!我告诉你,你在在这里挡我视线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啊!”

    简单粗暴的回了叶琳衣几句话,她觉得更累了,她这人一累就更容易饿,所以童倪挥了挥手,开始赶人。

    “……”叶琳衣不说话,见童倪这边确实沟通不通,她只好转身离去,可是她心里却在呼唤着麩鬼的出现。

    曾经,原主叶琳衣就是太单纯了才会被叶如歌害的那么惨,她说过要报仇的!

    所以不管叶如歌为什么来这里,她都不会在让这叶如歌活着从雾山离开。

    至于童倪,她本来不会让她继续活着,既然软的不行,那她就去和叶如歌一起入地狱去吧!

    手上的拳头慢慢的握紧,叶琳衣的眼神慢慢的变狠。

    似乎是在想问题想的出神了,就连凰齐钰出现在她的面前她都浑然不知。

    “衣衣……衣衣……”迷糊中,似乎有人在呼唤着她。

    是谁?是谁再叫她?

    叶琳衣的嘴唇有点干裂,她慢慢的睁开眼,看见凰齐钰那焦急的眼神。

    “衣衣,你没事吧……”凰齐钰见她醒过来,紧蹙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我没事……”叶琳衣抚了抚额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衣衣,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凰齐钰似乎要帮她清醒,迫不及待的把好消息分享出来,“你看那边,我们已经暂时逃离危险了!”

    “逃离危险?”随着凰齐钰所指的方向,叶琳衣看过去,果然那“心脏”的部位已经恢复了原样,“血柱”和“沟壑”已经消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