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所以我们现在就只能坐以待毙吗?
    ,精彩小说免费!

    她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阮黎芫,在地面强烈的震动下,只见那人身形极稳,似乎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似的。

    这样一来,童倪倒是舒了一口气,至少“小歌儿”暂时不会受伤……只是她刚放松了一会儿,脚下的震动越来越厉害。

    “轰!轰隆!轰隆隆!”四周的墙壁似乎在崩塌,童倪脚下的自然也不例外,她被逼的步步后退。

    可是崩塌的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童倪也只来得及抓住阮黎芫的手,下一秒便失去了意识。

    “欢迎来到‘麩鬼地狱’!这里,将会是你们的葬身之处!”麩鬼的人影已经不见了,空中只有他的声音回响着。

    童倪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观察了一下周围,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可是面前那颗明晃晃的“心脏”,不是刚刚七宝看见的地方吗?

    只是之前插在“心脏”上面的铁剑已经不见了,由铁剑造成的血窟窿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而旁边,凰齐钰和叶琳衣依然昏迷不醒,阮黎芫也还没有意识,接下来的事情,依旧只有她一个人面对……

    周围再一次晃动起来,以心脏还有缠绕在周围一根根红色“血管”围绕起来的血柱为中心,旁边都空了起来,慢慢的形成深深的沟壑。

    地面开始倾斜,似乎要将她们逼近那条沟壑一样,而沟壑下面便是万丈深渊,掉下去的话生死未卜。

    而地面倾斜的角度越来越大,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他们迟早都会掉下去,这一切都是麩鬼的阴谋,为的不就是把她们一网打尽吗?

    “怎么办……怎么办……”童倪急得不得了,她的脑袋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做。叶琳衣离沟壑最近,这样一来,第一个掉下去的就是她。

    童倪跟这两人没什么接触,她们似乎跟“小歌儿”有纠葛,她倒是想这两人就这样死了才好,这样“小歌儿”眼不见心不烦,也不会隔应了。

    只是如今这样的紧急关头,她们都处在危险之中,正是需要同仇敌忾共同对敌,而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童倪更是深知,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十分薄弱,所以,她也不得不帮帮叶琳衣和凰齐钰,只希望他们能够赶紧醒过来才好。

    “喂!喂!你没事吧?”童倪站在叶琳衣旁边,拍了拍她的脸,她使力的时候可没有心软,都快把对方的脸打肿了却依旧没有醒过来的现象。

    反倒是旁边的凰齐钰的手动了动,倒是缓缓的苏醒,他一睁眼便看见童倪在“虐待”叶琳衣,皱了皱眉,走过去抓住她的手,狠狠的说道,“你在做什么?”

    “……”童倪翻了个白眼,看着凰齐钰用看敌人的目光看着自己,与他对视一眼,童倪觉得自己就像个智障。妈的,好心好意帮别人,到最后反而还要被误会?

    没有什么事情比这样的事更哔了狗了……

    “你醒了?看样子你还没认清现在的形式呢?不过反正你都醒了,接下来的事也和我无关。好好照顾你女人,免得出什么事又赖在我身上!”

    童倪挣脱开凰齐钰的束缚,揉了揉自己被捏红的手,转身朝阮黎芫走过去。目前斜坡上升的速度还不算太快,为了不让阮黎芫掉下去,她还是将大刀插在地上。

    用大刀稳定住阮黎芫的身形,不过那样依旧很危险,她只有管阮黎芫的精力了。所以凰齐钰醒了之后,她发誓真的、绝对不要再管她们!嗯,就是这样。

    阮黎芫就在离凰齐钰不远的地方,童倪走过去之后,凰齐钰的脑袋眩晕了一会儿,似乎还有那么一瞬间的耳鸣。他抚着自己的额头,晃了晃脑袋。

    他全身麻木,脑袋也是晕乎乎的,眼见着就要倒下去,而他的面前,就是万丈深渊。

    童倪虽然发誓不在管他,但是良好的教养还是让她不能眼睁睁打的看着别人去死。

    她叹了口气,重新走过去,将凰齐钰拉回来,顺便拉着叶琳衣也换了个位置。

    四个人,两个躺在地上,一个人还没有恢复行动力,如今的形式对自己太利了,可是童倪依旧不知道怎么办。

    “刚刚谢谢你。”好不容易,等凰齐钰从眩晕中缓过来,他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

    “哟,没想到像你这样的贵公子,还能说谢谢呢?”童倪不知道凰齐钰的身份,但是看他的穿着打扮,并不像是普通人家。

    而在凰国,对男子的要求极高,男子必须知书达礼,见到女子不管地位是不是比自己高,都应该礼让几分。

    而凰齐钰一开始就表现出了对童倪的敌意,也难怪童倪要借着“男子”的话题来讽刺凰齐钰。

    要知道,凰国的女尊制度一直是凰齐钰心中的痛,但是如今形式所迫,他虽不满童倪,也不不得不忍忍。

    地面倾斜的角度变得更大了些,刚开始他们还能平稳的坐在地面上,如今却连保持坐姿都很难。

    凰齐钰还算比较冷静的,似乎是要测量下面深渊的深度,他将自己身上比较重的东西全部搜罗,用布包裹起来。

    似乎觉得自己身上的东西不够,他看了童倪一眼,透露的意思很明显,可是童倪就是不看他,他也没办法。

    他掂了掂那东西的重量,凑不够他预估的量度,很有可能得到的答案也不如人意。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似是在思考,到最后也只能叹了口气,走近沟壑,把东西扔了下去。

    “没用的。”童倪不看他,似是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凰齐钰看了眼深渊下面,再看了看童倪,俊脸上的冷漠有了几丝波痕。

    他没说话,在那里等了一会儿,确定深渊下面没什么动静之后他才做了回来。

    #妈卖批,明知道没有用,你故意要等我扔下去了才说?#

    #所以我刚刚为了凑东西凑的那么辛苦是在被人当猴玩儿吗?#

    “所以我们现在就只能坐以待毙吗?”凰齐钰对女人都是冷漠的,有些甚至是厌恶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