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别担心,有我在!
    ,精彩小说免费!

    #阮黎芫:……没没没,你就当我有病好了#

    #童倪:你本来就有病#

    #阮黎芫:…………记住!#

    #童倪:干嘛?#

    #阮黎芫:凰历19650年12月18日下午四点整,是你让我心动的时刻#

    #童倪:……你疯了啊,肥皂剧看多了?#

    #阮黎芫:你!是第一个这么对我的女人……#

    #童倪:……喂喂喂,有没有人来管一下这和蛇精病?#

    #凤邶夜:来了来了,媳妇呐,快跟我回家,别闹腾了#

    #阮黎芫:谁闹腾了,谁是你媳妇?#

    #凤邶夜:……妻主大人,奴家错了#

    #童倪:……你还有没有一点自尊啊喂!#

    #凤邶夜:(撩一燎秀发风情万种)我的自尊便是妻主大人!#

    #童倪:……#

    #阮黎芫(满意):嗯,孺子可教#

    暗处,朝她冲过来一个黑影,那黑影的速度极快,周围似有迷雾包裹着,让人琢磨不透。

    只见迷雾中,伸出一只布满老茧与伤痕的手,没有一丝停顿的便夺走了童倪手中的刀刃。

    “想自杀?你也得看我同不同意啊!”黑影的声音带这些沙哑,带着些低沉。

    “你!”刀刃被夺走,童倪心有不甘,面前的那个人,不,不应该说是人,那是一团迷雾。

    一团被迷雾包裹着的,看不清他的面庞,只觉得那个人越来越像自己以前遇上的那个道士……

    当年的那个道士,明明死在众目睽睽之下,可是如今却以这样奇异的方式出现。

    如果他还是人,那么周围这么会有那些奇怪的迷雾?

    如果他是魔鬼,那么一切都可以解释的通,包括他为什么没死,包括整个雾山的谜!

    心底的恐惧越来越深,这个道士从一开始她就不该招惹,可如今招惹上了,便是最大的麻烦……

    童倪眼睛有点闪烁迷离,她心底有块大石头,一直压不下去,她知道,自己这一次很有可能逃不过了……

    “乖,你别跑了,赶紧把自己交给我,这样,这样我就可以好好的研究了!”黑影慢慢的走近童倪,之前的那只手慢慢的朝童倪抓过来。

    “你去死啊!”童倪不知道从哪儿接过来一个重物,朝黑影砸过去,然后她转身就跑。

    她的速度很慢,根本比不上黑影的速度,再加上她本来就抱着必死的决心,这一次,是真的要离别了!

    “妈的!”黑影没来的及反应,被那所谓的“重物”砸了个正着,本以为那只是普通的重物,却没想到是那“失传已久”的宝物。

    那专门克制他的宝物……幸好那所谓的宝物被什么东西给限制着,对他的影响也不是特别的大。

    等他好不容易缓过劲,却没想到眼前又是一花,随着脑袋一阵眩晕的感觉传来,而童倪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啊!!!”黑影在空间里怒嚎,周身的迷雾化作一缕缕黑气围绕,整个金灿灿的走廊被他的黑气染成了黑色。

    而这边,凰齐钰和叶琳衣手拉手,一直等着脚底下的机关驱动,然后头顶的天花板能够打开,她们两个可以一鼓作气走出去。

    两人表面上想的这么简单,可是叶琳衣却是犹豫了几分,因为她发现叶如歌居然没有和她们要一起走的意思。

    如果叶如歌不走发话,会不会在这里面遇上什么奇遇?毕竟小说里面没有提到,可是不能保证会不会有变数……

    而脚下的机关轴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转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她突然有点希望自己也能来什么奇遇。

    叶琳衣的表情控制的很好,没有透露自己心底的想法,可是凰齐钰是什么人?就算隐藏再好的东西在他面前也是无处遁形。

    凰齐钰没有说什么,眼神不自觉的看向叶如歌那边,这次的任务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他要做的就是要配合女主。

    所以即使发现了叶琳衣心里想法的不一样,他也要座做一个女主的合格“骑士”,守护在女主身边。

    身在女主身边,他确实非常不愿意的,对于他来说,做任务除了有一点属于自己的记忆以外,其他什么外挂都没有,有也不能使用。

    所以他甚至连这次任务的大概剧情都不知道,只能按照女主的思维走,他就像一个牵了线的布娃娃,只有女主可以驱动他。

    只是被人控制的布娃娃,也是有感情的。他已经不止一次警告过自己,要远离那个人,可是总是不自觉的注意那个人的动静。

    这一不注意还好,却没想到,叶如歌那边,有着不同寻常的灵力波动。虽说是灵力,可并不是那种纯粹的灵力,夹杂了一些说不出的什么东西。

    这里是凤凰大陆,普通位面,说白了不能修炼灵力,任何有关灵力的东西到这里都会自动作废。而那个不同寻常的灵力波动本就是违反位面法则的,有问题也很正常。

    呵……这次的事情,真的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呢,不知道,她有没有发现?

    北冥泽,你又在想什么呢?她有没有发现关你什么事?

    你只需要做一个合格的“护花使者”啊……多管闲事,是要遭罪的!

    凰齐钰摇了摇头,抛开多余的想法,很快将自己带入“凰齐钰”的角色。

    他们的脚底下突然传来强烈的震动,叶琳衣一个重心不稳,差点摔倒在地上,凰齐钰勉强稳住了身形,立刻上前把叶琳衣拉起来。

    只是他刚一上前,自己刚刚站的那个地方便塌了下去,他来不及做出反应,整个圆台都塌了下去。

    “啊!”叶琳衣大叫了一声,圆台塌了之后,她第一个掉下去,下面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她不由得吓了一跳。

    “别担心,有我在!”凰齐钰拉着她的手,不停的安慰叶琳衣,似乎自己已经独当一面的那个人,是那个主宰世界的王者。

    而叶琳衣,作为女尊国的大将军,小鸟依人似的依偎在凰齐钰身旁,身体颤颤发抖,似在等待对方的乞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