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那么这样的你,又是不是小人呢?
    ,精彩小说免费!

    可怜那些被拴在一起的肉肉,还没从自家小姐是个“臭流氓”,自家小姐调戏良家“妇女”的震撼消息中缓过神来,就被巧儿以非常暴力的手段给拉走了。

    阮黎芫笑着看着她们离开,到没有对巧儿这样离别的方式感到有什么不满,毕竟也是她自己气巧儿走的。

    她交代给巧儿的事情,同样很重要不可以含糊,巧儿虽然不像凰国其他的女人一样强大蛮横,但她自身的实力也是不弱的。

    相信有她在,自己的计划也能够很好的完成,所以阮黎芫是一点都不会担心,只是巧儿带走了所有的山贼,除了……童倪。

    “你到底想干什么?”童倪警惕的看着阮黎芫,所有人都走了,除了她,是个啥子都能知道阮黎芫的目的。

    在刚刚的那群山贼中,除了她,就没人知道地墓的存在了,毕竟地墓藏的那么隐蔽,而她也是穿越之前才发现的。

    那个地方,是她心底最脆弱的地方,她恐惧的梦魇,她回家的希望都在那里,可笑的是她居然没有勇气再次踏足那里。

    如今,她依旧没有做好踏足的准备,所以就算阮黎芫威胁她,她也不会带着阮黎芫去那个地方。

    “做女皇的滋味如何?”周围的雾慢慢散去,以阮黎芫到童倪所在的地方为直径,在她们周围形成真空地带。

    这下,没了黑雾的遮挡,双方能够更加清楚的看见对方。只见阮黎芫慢慢的走过来,真空圈也依旧没有缩小的迹象。

    反而由于童倪的慢慢后退,圈圈慢慢的变大,童倪自认自己没有控制迷雾的本事,所以这一切也只能解释为阮黎芫。

    “什么女皇,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如何知道“女皇”的事情的,但是童倪却并不打算承认。

    “是吗?噗嗤……”阮黎芫笑了笑,神情却是很冷,“千百年来的轮回穿越,到头来却不过是一场空……”

    “你现在不过是个一无所有,每天除了为自己生计奔波,还要解决整个村子吃了上顿没下顿难题的山贼……”

    “这样的感觉,确实没有做女皇,可以掌管别人的生死爽,所以你那么害怕去地墓,就是害怕自己连穿越的资格都没了,更不能作女皇?”

    “你闭嘴!你懂什么!如果你生活在一个女皇的身体里,却不能操控她,每天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被圈禁,你还想要做那所谓的女皇吗?”

    这个问题,是童倪一直很想问的,那些为了登上皇位和别人争得头破血流得那些人,难道真的可以为了权利放弃一切吗?

    她本就对那些权利不动心,如今做了那个“傀儡”女皇,她更是不愿意的。可是阮黎芫,站在面前的这个女人,明明什么都不懂,凭什么说她?

    “哦……是吗?那就是说,你的野心更加庞博,甚至连女皇都不愿意做,只为了获得更多更大的权利?”

    “才不是这样!权利?名誉?那些都算什么!对我来说,只有自由才是最珍贵的!”

    “自由,那多么渴望的自由啊!永远都不是你们这种‘小人’能够体会的!”

    阮黎芫嘴里吐出来几句事不关己的话,确实狠狠的戳到了童倪心底的痛处。

    千百年来,她根本受不了那样的痛苦与折磨,好不容易逃脱了那样的苦痛。

    如今又来一个人,不断的讽刺她,逼的她不得不回忆起当初的事情。

    再加上刚刚经历了幻境,她还没有从悲痛里缓过来,这让她如何能不气?

    不知不觉中,她已经进入了阮黎芫布下的套,将自己“穿越”“女皇”的事情承认了个十足。

    “小人?在你眼中,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去拼搏的人,算是小人吗?那你们作为山贼,借着‘穷苦’的名头,便可以随意掠夺人家的财富。”

    “借着自己的优势,在雾山上作威作福,甚至因为你们的穷苦,还认为这些人给你们钱是理所应当……那么这样的你,又是不是小人呢?”

    阮黎芫脸有点冷,她一直都不认为那些为了财,为了权,为了自己想要东西所不择手段的人有什么错。

    因为自己想要,所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得到,有能力的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没能力的被强者淘汰,这些都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而那些弱者,企图给自己的“失败”寻找一个合适的借口,所以给这些强者安了所谓的“小人”的名头。

    然而反过来,自己又何常不是自己所定义的那类人?俗话说的好,可怜之人必有可怜之处,总以为自己占着理,总以为自己高尚……

    难道强者就应该为了你弱而让着你,强者就应该为了你“可怜”而同情你吗?

    正好阮黎芫是那一类强者,她也很喜欢“小人”这个称呼。

    阮黎芫想来不喜欢讲道理,可如果童倪今天非要将这个道理,那她也不介意上一课。

    童倪穿越那么久,作为女皇,她既没有反抗的能力,又为何不顺其自然?

    刚刚童倪陷入梦魇的时候,她也进去走了一圈,所以对童倪的经历也是有一些了解的。

    她做女皇的时候,确实处处被限制,可是并不是没有突破点。

    就好像两股力量融合,挣扎的越厉害反而越难融合在一起。

    而童倪这个穿越者也是如此,她太抗拒穿越了,导致最后没有跟自己穿越的对象融合成功。

    融合失败意味着寄宿在这个身体里的原主依旧有支配身体的能力,这也就是童倪总感觉有个“她”的原因。

    后来遇上那个道士,她明明也可以换一种方式,也许后来道士不会死,童倪也不会像如今这样。

    如果说,那些渴望成为皇的人,用尽各种残忍的方法,踩着别人的尸体上位,这便是“小人”的定义。

    那么童倪渴望自由,又哪里没有害死过别人?

    如果说,那些渴望财富的人,为了那深藏在山谷中的宝藏,不惜自己的生命代价也要冒险一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