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一只巴掌拍不响
    ,精彩小说免费!

    迷雾之中,被人这么盯着,那人也有点心虚。

    地墓那个地方……发生了那种事情,她才不要再去。

    她想要悄悄的解开自己手上的绳子离开这里,她知道出去的路,为什么要和这些人一起?

    可是她解了绳子解了很久都没有解开,她开始慌了。

    慌乱之中,她似乎又看见地墓那里面恐怖的场景。

    她蹲在地上,似乎梦魇就在身旁,黑雾幻境的作用让她d心底的恐惧更加放大了十倍。

    她抱着脑袋,旁边似乎有人过来呼唤她,可是她已经听不清楚对方在说什么。

    “小姐,现在该怎么办?”那些雇佣者们都是叶家的人,她们对雾山虽然有所知。

    但是如今遇上这些事情也是懵逼的,终于有人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

    阮黎芫没有说话,慢慢的走近那个陷入梦境的人。

    她已经进入过一次梦境,如今在进入,梦魇只会更严重。

    兜里的巧克力已经不起作用了,可是这个人若是唯一知道地墓的,那她死了可怎么办?

    阮黎芫冷冷的笑了,梦魇么?那她就来做那个更可怕的梦魇好了。

    她终于走到那人的面前,如幽魂一般黝黑的眼睛里闪烁着一丝凉意。

    “嗒……嗒……嗒……”阴暗潮湿的地墓中,虽然周围是金碧辉煌。

    然而角落不断的滴水下来,地面上坑坑洼洼,足以证明地墓并不像表面那样光耀。

    地墓而已,虽然它的变化更加让当年那个谋士变得神秘起来。

    然而这里面表现出的无限纰漏,再加上年岁长久,一眼便能让人看出这里面“刻意”的改动。

    明明是正宗的古代世界,还带点女尊元素,这就不说了,凤国男尊是什么鬼?

    如今再来点玄幻元素,把整个雾山和地墓变得不伦不类。

    这个女人叫做童倪,也是从现代穿越回来的。

    在现代的时候,童倪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然而她因为一次阴差阳错穿越了回来。

    当时,凰国还不是女尊国,凤国的女性地位也没有那么低。

    这个世界只有一个国家,那便是凤凰帝国,男女平等。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应该是几百年前的历史。

    因为叶如歌也就是原主对历史比较感兴趣,所以她一直在研究凤凰帝国的传奇。

    男女平等?在这个带有性别歧视的国家,是很神奇的。

    叶如歌正是因为看了当年凤凰帝国辉煌的年代,那一句“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话深深的系统了她的心。

    是啊,男女平等,是男是女又有什么差别呢?如今凤国和凰国的存在,两个国家实力雄厚,却无法在往前发展。

    一只巴掌拍不响,一男一女搭配起来,才能让生活更加丰富。再看看如今,凤国的女子被扔在大街上当做生孩子的机器。

    而凰国的男人备受歧视,整天闭门不出,完全被限制了自己的自由……男女之间的关系被弄得一团糟,百姓们叫苦不迭。

    可是当年的凤凰帝国却没有这样的现象,所以,叶如歌一直期待凤国和凰国之间多年的嫌隙能够秉除。

    也不是说她一个小人物有这样伟大的理想,是不切实际的,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时限了呢?

    而童倪,从凤凰帝国到凤国和凰国的决裂,她其实是一步一步见证过来的。

    刚开始,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家闺秀,本来要嫁一个门当户对的王侯,就此过完这一生。

    童倪这个人,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她不像其他穿越女一样想着要活出一片精彩。

    童倪只想安安稳稳的过完自己的一声,没有紧张的大学学业,也没有任何的工作压力。

    然而在她平淡的一生过完之后,她居然又穿越了,这一次,她是想要策反的公主殿下……

    她一下子懵了,本以为自己已经死了,谁会想到还能够再一次穿越?

    她悄悄的调查了一下,她所在的国家,依旧是凤凰帝国。

    而那个她曾经做过的大小姐,也就是她曾经做过的一生,也是依旧存在的。

    也就是说,当她年过八十,圆满过完这一生,离开人世之后,她穿越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上。

    而这位公主殿下,一直含有叛逆的心思,对她的父亲一直不满,因此想要叛逆父皇,做有史以来的第一任女皇。

    童倪不想这样做,她以为,上天赐予她一次又一次的生命,那是无上的荣耀,她应该按照自己的想法再一次完美的过完一生。

    可是这一次,她发现完全控制不住自己,明明心里并不想做这件事,可是身体却依旧帮她完成。

    后来,她逼宫成功了,利用自己手下的势力,很快的做了这个所谓的“皇”,可是她的内心并不想这么做。

    她感觉有另一个灵魂在帮她操纵自己的身体,每一天定时的起床,吃饭,上早朝,批阅奏折。

    这样枯燥无无味的生活根本不是她所想要的,偏偏她每天都要去宠幸自己不爱的“妃子”,还被拿些女大臣们要求“雨露均沾”。

    雨露均沾……不,每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做着自己抗拒的事情,她就像一个旁观者。

    她不愿意这样,换做任何一个人,遇上这样的事都会反抗。她反抗了,然而却没有任何作用。

    渐渐的,六十年过去了,她如今八十岁,在自己的皇陵里,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她以为自己解脱了,可是当再一次睁开眼时,自己居然再一次变成了皇女。

    这个皇女,是她的亲生女儿,是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身体与其他男人发生关系,所生出的孩子。

    而这个皇女,将代替死去的“女皇”继承新的皇位……一想到自己将要重复曾经的人生,她是无比气愤的。

    她不停的在抗拒,可是自己总是抢不回身体的控制权,她知道,这些身体都不是自己的,她不过是一个小偷。

    她偷了别人的人生,她是个罪人,所以,她没有资格要求别人的身体听命于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