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这次的任务做不了了……
    ,精彩小说免费!

    如今好不容易回来,却没想到母女之情都没有体会到,就又要走,叶琉其实心里是不舍的。

    但一想到叶家的重担将要交给叶如歌,在一想到她最近的所作所为。

    叶琉就算在心痛,她也不得不忍痛割舍,只是闭眼之后再睁眼。

    再看父侍的时候,她的眼里流露出不一样的意味……欢儿……

    阮黎芫偷偷的看了一眼父侍,只见他周身都是颤抖的。

    父侍紧咬嘴唇,连嘴唇被他咬的苍白都毫无感觉。

    父侍什么都没有说,在下人的搀扶下慢慢的起身。

    看了一眼阮黎芫,他的眼里平静毫无波澜,可是叶琉却能看出,他心底的不舍。

    毕竟是多年的夫妻,叶琉自然知道自己心爱的人被伤的有多深。

    只是她在一旁除了安慰,却也什么都不能做。

    父侍缓缓的向叶琉行了个礼,然后转身离开,叶琉紧随其后。

    全程,阮黎芫被两人遗忘,她看着那两个慢慢远离的身影。

    叶家人,对于自己的感情都不太擅长流露出来,就连叶如歌的父侍也是如此。

    她在心里叹了口气,叶如歌啊,他们对你的爱都是深沉的,难道你就真的感受不到吗?

    强行压住心底由于原主的情绪引起的强烈震动,阮黎芫站起身。

    “满意了?”阮黎芫冷冷的看着凤邶夜,她觉得这个时候,也是该摊牌的时候了。

    “我……并不想这样。”刚刚两人暧昧的时候,凤邶夜故意让人去把叶琉叫过来。

    不过是因为自己被捆绑,让他觉得很没有面子,想要教训回来。

    却没想到事情发展到最后会变成这样……凤邶夜心里凉凉的。

    他是凰国的“小郡主”,这个身份,在主剧情里是提到过的。

    不过当时全以凤邶夜和女主男主发展的关系为主,对于这个事情倒是解释的有点模糊。

    凤邶夜作为凤国的太子,其实从小就被安排在凰国做卧底。

    一次偶然之间救了女皇,虽是男子身份,但是女皇依旧给了他“小郡主”的身份。

    给了他无上的荣耀,足以证明女皇对他的感激之情。

    再加上凤邶夜的手段,在凰国混的是风生水起,他游离于凤国和凰国之间。

    按理说,这样高难度的事情,都能做到,凤邶夜无疑是最大的boss。

    只是凤邶夜偏要作死去和女主扯上关系,他本来有机会策反凰国,到最后却以失败告终。

    之所以闹“失踪”,那也是有自己的计划的。遇上叶如歌那会儿,正好是他逃避宫里搜寻的时间。

    他躲进了叶家,利用叶家与皇族的关系,倒是躲了一阵子,今天正好是他计划结束,可以公布身份的日子。

    所以他又设了一计,不得不说,一个男人有这样深沉的计谋,在凰国可谓是难得的,但他是凤国的人,那就没有什么好稀奇得了。

    “你不想这样?你最好……”阮黎芫逼近凤邶夜,一只手抓着他的脖子,“你最好给我个解释,别以为你是什么郡主,我就不敢动你!”

    阮黎芫的眸子里,散发着冷光,周围的空气凝结下来,院子里的其他人已经被支出去,只有阮黎芫呵凤邶夜两人。

    她也不怕自己的一些“奇怪举动”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只想着让凤邶夜好好的跟她解释解释……又或者说,她弄清楚事情的真相,报仇?

    “你真的误会我了,我什么都不知道。”凤邶夜不承认叶琉的事情,“就算要说,我也只能告诉你,我是皇族的‘小群主’,仅此而已。”

    少年定定的看着阮黎芫,面对她的“恐吓”,少年临危不乱,额前的碎发因为刚刚的纠缠,变得凌乱。

    反而给他精致的面容多添了几分诱惑,身体十分瘦削,柔弱无骨的他随着阮黎芫慢慢的逼近往后退了一点。

    他的腰稍稍的弯了一些,看着阮黎芫,倒更显的自己的柔弱。然而这样的动作在阮黎芫看起来,确实意外的讽刺。

    明明他是会武的,而且不比阮黎芫弱,做出这副样子,可不更有几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吗?

    习武之人,身体会弱?这不是在搞笑吗?就算他因为特殊原因生活在凰国,但说到底他还是凤国的人。

    身体自然是更不会弱的,所以阮黎芫是对他是一点都不会怜香惜玉的,缓缓的抬起手,对着他的脸上去就是一拳。

    凤邶夜没有躲,就这样硬生生的吃了阮黎芫十成力道的拳头,也是因为她本身没有战斗力,否则这一拳下来,凤邶夜直接毁容。

    借着揍了凤邶夜一顿之后,阮黎芫心里也明白凤邶夜不还手,她邪邪的笑了一下,向凤邶夜挥了挥自己的手。

    “以后别让我在看见你,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她没有心思去想,凤邶夜不还手,为什么不还手。

    她只知道,自己发了泄,然后再也不想看见凤邶夜。凤邶夜揉了揉肿起来的半边脸,这家伙,还真的手下不留情呢……

    凤邶夜低着头,半天不说话,抬头又再看了看阮黎芫,这人脸上一脸的冷漠,凤邶夜低声苦笑,连脸色都显得苍白无力……

    “少主……”夜色里,风呼啦啦的吹,暗卫站在凤邶夜面前,不知道少主突然找到自己是要作何。

    “把这个带回凤国,告诉他,这次的任务做不了了。”凤邶夜面无表情,完全没了碰上阮黎芫时的那股子热情。

    “是……”暗卫接过凤邶夜手上的信封,连题目他都不敢瞟一眼,更别说里面的内容了。少主的手段,他可不想在自己身上体验一次。

    “呵。”暗卫走后,独自屹立在风中,凤邶夜抚了抚自己的脸,那一团依旧是红肿的一片。

    他没有用药,不想她在自己身上留下的唯一痕迹就这样消失。

    只是迟早都还是要消失的,他不过是想让自己有一个幻想罢了。

    那个人,许久不见,变得更加警惕了呢……

    他要如何才能获得那个人的芳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