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朽木不可雕!
    ,精彩小说免费!

    由于巧儿会武,倒不至于害怕被摔死,只是阮黎芫没有想到的是……她拉的巧儿正在出神,正在出神啊喂!

    “扑通”一声,当阮黎芫以四脚朝天的姿势,摔在地上的时候,内心是绝望的。

    “哎呀,小姐,对不起对不起!”巧儿终于回过神,将阮黎芫扶起来。

    咳咳,刚刚小姐拉她的时候,一个猝不及防,她摔倒在小姐的身上。

    她一个习武之人,倒不会觉得有多痛或者怎么样,但是小姐她又是当肉垫又是……

    嘤嘤嘤,她不会被小姐扔出府吧,不要啊,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可是刚刚那个人真的好帅哦……简直比小姐心仪的那个将军还要帅,她都看上瘾了肿么破?

    阮黎芫看见旁边的巧儿,几乎都要双眼冒红心了,她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巧儿虽然是一个实打实的古代人,可是思想怎么比穿书者女主还要开放?

    这么直白的看男人,小心被人安上“不守妇道”的罪名给浸猪笼!

    等等……凰国是女尊国,被浸猪笼的应该是男人才对……

    妈的……第一次接触女尊,还是和凤国并存的样子,她一时间接受无能……

    “完了完了……小姐,小姐你快想办法啊!”巧儿听到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不用猜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赶紧拉着阮黎芫,这个时候,正好是家主回来的时候,刚刚小姐耽搁了那么久,一定被家主发现了。

    完了完了,这下可真完了,她不被小姐赶出府,也得被家主赶出府啊!她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巧儿没有明说家主的名字,但是表示的已经很明显了,然而阮黎芫并没有意识到巧儿的提示。

    她扶着自己快要被摔断的腰,心里问候了刚刚那个人一百八十代祖宗……隐藏任务,呵呵,想要她做,没门!

    “呵,叶如歌,你胆子可真不小!”面前,母亲收到叶如歌要翻墙的消息,立马带着人马跑过来检查。

    她的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期望,可是当看见阮黎芫的狼狈样,心底最后的执念都被打碎了。

    她,叶琉,叶家堂堂的一家之主,居然有这么一个女儿?纨绔成性,不成样子,原本她还以为这人有救,如今看来……

    “额……母亲,我说我刚刚和巧儿爬墙在玩,你信吗?”阮黎芫这才注意到母亲的脸色,明知解释无用,还是不忘垂死挣扎。

    “朽木不可雕!”叶琉黑着脸,挥了挥衣袖,转身离开,家里的家丁有的抄起棍子,有的徒手来抓她。

    阮黎芫没有反抗,认命的被抓,女尊国家,连家丁都是女的,不认命能怎么办?她现在毫无战斗力……毫无啊!

    阮黎芫被关禁闭了,由于装病的事情被发现,她又想逃出府,所以正好被罚关禁闭一个月。

    被关禁闭也就算了,可是让她心里特别不平衡的是,为什么巧儿不用被关?美名其曰守着她将功补过,其实她看巧儿那得瑟的样子……

    “小姐,你别伤心,你忘了将军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就回来了?等你禁闭出来之后,你就能看见将军了!想想这也是好事啊!’”

    好事你个屁……被关一个月,是人都疯了好吧!还有,你其实是叶琉派来的奸细吧,你都不用受罚的吗?

    “嘎吱”一声,大门禁闭,阮黎芫看着从门缝里透露进来的阳光,突然觉得这门很欠揍,很手痒的想要那东西来砍了这门。

    “啧,真可怜。”黑暗中,响起阴阳怪气的声音,如果说之前阮黎芫还觉得这声音很好听的话,她现在只想揍死这人。

    二话不说,抄起家伙就是干,现在是大白天,可是没有光,啥也看不见,阮黎芫眯着眼,手上拿着一把长剑。

    她挥了挥剑,朝着凤邶夜刺过去,空气中没有声音,只有两人身影移动所带来的气流。

    门缝里吹来冷冷的风,门外的守卫打了个喷嚏,暗道天冷了要加衣服,丝毫没有起疑。

    门内,两人保持着姿势不动,阮黎芫骑在男人身上,那姿势别提多暧昧了。

    但是她的一只手拿着剑逼近男人的喉,另一只手扣在男人的手上,让他动弹不得。

    这样的场景,实在提不上什么暧昧之类的词,空气中,杀气弥漫。

    “噗嗤,第一次见面,打打杀杀可不太好。”凤邶夜轻笑一声,身影一动。

    阮黎芫身影一个没稳住,两人的位置发生了改变。

    凤邶夜没有武器,他徒手控制住阮黎芫的长剑,腿压在阮黎芫身上。

    一双眼睛简直像浸在水中的水晶一样澄澈,眼角却微微上扬,而显得妩媚。

    纯净的瞳孔和妖媚的眼型奇妙的融合成一种极美的风情,薄薄的唇,色淡如水。

    若是换做前世郁非鸢那样小色女,看见凤邶夜,一定会被征服。

    可是他遇上的是冷情的叶如歌,要说冷情,到也不是,叶如歌心里有“将军”。

    为了显示对男主的专情,叶如歌自然不会轻易被凤邶夜勾了魂。

    更何况她是阮黎芫,就算不受原主的影响,她也会克制自己。

    毕竟这人不是纪大大,不会让她喜欢,就算是纪大大……

    呵,阮黎芫,你还在幻想什么呢?纪大大已经洗了啊……

    他的身体在你的怀中慢慢变冷,他是你亲手送走的……还有什么好怀念的呢?

    就算没有当时那样灼热的感情,阮黎芫回想起纪大大心里还是苦涩的。

    这就是七宝系统所谓消除“记忆”的后遗症,毕竟不是完全消除。

    要是光靠感觉,那是不靠谱的……只是阮黎芫,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不要在想那人了!

    你总不可能把纪大大当做任文昊了吧!别别别,你心里清楚,任文昊和纪大大不是一个人不是吗?

    你对纪大大的感情,捉摸不透,不明意味,可至少你知道,你对任文昊是没有感情的,这就够了啊……

    任文昊不是纪大大,也许在未来的日子里,你会因为极度的四年把两人混淆,但是不是始终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