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你知道怎么跟母亲说?
    ,精彩小说免费!

    阮黎芫抚了抚下巴,如果能把最后没落的叶家发扬光大,那是不是可以不用做女皇了?谋权篡位那么恼火,她干不了,也不想干。

    况且原主的愿望里虽然没有提到自己家人,但是潜意识中,原主还是爱自己母亲的。

    如果能够帮忙缓解母女的关系,应该是可以弥补原主的。

    “别想了,原主献出灵魂力,强大的怨气,那么大的代价,不是让你违抗她们的意愿的。”空间里,七宝嘲讽的声音打断阮黎芫的思路。

    “照你这么说的话,就是要原原本本的完成原主的任务咯?”阮黎芫看着面前的大屏幕,周围的黑暗显得大屏幕格外单调。

    “理论上是这样没错,我们要照顾到原主的情绪。”七宝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它只是不想让阮黎芫乱来。

    “呵,别逗了。”阮黎芫冷笑一声,“照你的意思,原主的情绪是情绪,我们任务者的情绪就是个屁?”

    “……”七宝被隔应的说不出话来,神色复杂的望了一眼阮黎芫,经过那么多世的打磨。

    也许是因为记忆消除了的原因,甚至没有对她造成任何影响。

    那副自己想做什么便做什么的性子,永远都改不掉。

    这样的张狂,这样的任性……七宝不在说话了,你爱咋咋地,反正到最后恶人都是由天来收的!哼!

    天?在她面前提“天”,七宝你是疯了吧!它发觉自己说错了话,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幸好没被发现,这可是禁忌啊……

    就这样过了几天,期间,母亲定期来院子里对阮黎芫嘲讽一次,阮黎芫十分俏皮的回对她。

    母亲很是不满,却又找不到阮黎芫的茬,只能一脸嫌弃的告诉她矜持,端庄。

    毕竟凰国的女子当家,若是所有的女子都像阮黎芫这样,还不得乱套?

    可是矜持?端庄?那在阮黎芫眼里都不是事!

    笑话,要真的论矜持,端庄的话,原主哪里不矜持,哪里不端庄?

    她可不就是被所谓的这些东西束缚着,到最后才死不瞑目的吗?

    她的矜持端庄支撑着她对叶家的责任,却支撑不起她自己的信念。

    阮黎芫自然不会让这些东西束缚她自己,重复原主的路。

    她可是废了好大的精神力才压制住原主的情绪,这次原主的怨气太大,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总感觉这次被坑大发了,却又不知道哪儿出了问题#

    “小姐,小姐,您真的要出府吗?别忘了您现在还是‘病人’,被家主发现可就完了!”身后,巧儿偷偷摸摸的跟着她。

    一路上叽叽喳喳个没完了,阮黎芫很想把她一脚踢开,照她这样,还没被母亲发现,就已经被烦死了。

    可是每一次想要扔开巧儿,却都能被她追上,阮黎芫自认速度是不慢的,可是还能被追上……

    她连外挂都用上了好吗?还是能够被追上,这样的话就只有一个解释,巧儿是个练家子……

    呵,巧儿和原主一起长大,原主都没有发现巧儿的不对劲,也幸亏巧儿对她没有什么坏心眼,否则她早就已经弄死巧儿了。

    哪儿能让她这么狂?

    咳咳,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没办法,谁让原主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真女子”呢?就像凤国的男子一样,也有很多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男人。

    “小姐……”巧儿看着自家小姐,明明没有一点战斗力,可是搭了一个梯子,想要翻过那高高的院墙,怎么看怎么滑稽,她也不得不担忧一下。

    “闭嘴!再闹卖了你!卖了你换糖吃!换阿尔卑斯糖信不信!!”阮黎芫被闹烦了,忍不住开口威胁道。

    “……”虽然不知道阿尔卑斯是什么,但是这样的威胁对巧儿还是很有用的。

    她乖乖的闭了嘴,看着阮黎芫摇摇晃晃的样子,默默的为她扶了扶梯子。

    摇摇晃晃的爬上强之后,阮黎芫有种哔了狗的感觉,原主居然怕高!怕高恐高症啊喂!

    她趴在墙头,连往地上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怎么下去!怎么下去?怎么下去啊喂!

    “哗”的一声,巧儿从梯子上爬过来,她以为自家小姐已经走了,却没想到她还颤颤巍巍的蹲在原地。

    “小姐,要不……要不我们回去吧。”巧儿从小身手就不错,所以被家主选来保护小姐,并且偷偷的教她习武。

    她却是从来没有隐瞒过自己会武的事实,只是愿主被保护的太好,竟然让她没有施展的空间,原主是个木脑袋,也一直没有发现。

    看见原主这样子,巧儿心里是高兴的,小姐如果出不去的话,也不用被家主罚了,毕竟小姐的事情她无论如何都要报备家主的。

    “你到底是我的丫鬟,还是母亲的丫鬟?”阮黎芫看出了巧儿的小心思,忍不住开口说道。

    “额,小姐你这是什么话?巧儿当然是你的人!”巧儿被阮黎芫没来由的试探吓了一大跳。

    她愣了一会,赶紧表明自己的忠心,这年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更何况丫鬟这个卑贱的职业,如果小姐不要她,她会有什么下场?

    “所以今天的事,你知道怎么跟母亲说?”阮黎芫眯起眼睛,看着巧儿。

    身上释放出无形的威压,即使原主身上没有任何武力,但是和阮黎芫本身综合一下,那也是不可小觑的。

    巧儿看着面前的人,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小姐为了反抗家主,自己装病开始,她觉得小姐真的病了。

    “病了”的小姐,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不仅是生活习惯,连说话,做事的方法都不一样……难道小姐受刺激太大,真的变了?

    噫……巧儿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不管怎样,小姐就是小姐,她忠于小姐,虽然偶尔会像家主报备一些事情。

    但她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跟家主报备的都是一些不痛不痒的事情……关于小姐喜欢那个将军的事,小姐也是知道的。

    说起来,还是小姐自己主动让她跟家主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