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 这可是你自找的!!!
    ,精彩小说免费!

    “哗啦啦……”记忆到这里,阮黎芫的心里又像是被石头压住缓不过气来。

    原主的记忆很模糊,按照现代的专业词来说,这就是选择性失忆。

    之前只有后面的那一段记忆,是阮黎芫所知道的。

    但是被刚刚得小木盒一刺激,在配合七宝那边,也算是能够明白个大概。

    重新打开水龙头缓了缓,阮黎芫也算是大概理了理思绪。

    脑海之中不知不觉又浮现出那雪地中的场景。

    鲜红的血迹已经干涸,空中的钞票有点不知飞往了哪儿去,但是有的掉在了郁非鸢的周围。

    郁非鸢缓缓的蹲下身,抱着活下去的心理,捡起了那些钱。

    在这个社会,是靠钱说话的,没有钱,你什么都做不了。

    她一张一张的捡起人民币,蹲在地上,狠狠将自己裹成一团。

    冷……好冷,来自身体,更多的,是来自心灵的冷。

    她不知道将来的自己应该何去何从,想要坚强起来也不仅仅是说说而已。

    也许这个世上,本就没有他们这样低贱的人生存的地方。

    然而他们不知死活赖了下来,所以现在连上天都有惩罚他们。

    郁非鸢不知道,未来还有什么在等着自己,可就在这里,就在这片雪地,更大的灾难……

    “滴滴!”身旁,传来一阵刺耳的喇叭声,郁非鸢抬头,一阵刺眼的光线射入她的眼中。

    她不自觉的用手挡了挡,一放开手,就看见那几个警察回来了。

    “妈的,今天可真是倒霉,不仅被安排巡视整座山,这大晚上的,居然还要来拖车!”

    其中一个警察嘴里吐着污秽的词语,郁非鸢这才反应过来,已经晚上了啊……

    原来她已经被冻的麻木了,在这冰天雪地里待了一下午都没有发觉。

    “这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人家是连警长都要忌讳的人,人家一句话必要这车了,总不能让它一直留在这里挡道吧!”

    另一个警察从副驾驶座是走下来,之前明明已经看见警车上山了,却没有遇上,原来他们是去巡视山了啊……

    “咦,这不是郁非鸢吗?”朝她走来的有一群人,郁非鸢没有刻意躲起来,很快便被人发现。

    “哟,这大晚上的,待在这里不冷吗?”刀疤脸警察一脸玩味的走过来,脸上的表情邪肆无比。

    郁非鸢把头低了低,不想理她们,可是郁非鸢忘了,自己现在身在虎穴之中。

    如今首领已经走了,这些人再也不用害怕什么。

    本来对郁非鸢没有什么兴趣的,但是今天被阿杰一说,吃不到郁非鸢,总感觉心里痒痒的。

    已经有几个警察在活动活动了筋骨,有种按耐不住的感觉。

    刀疤脸警察到没有什么动作,他一只手挑起郁非鸢的下巴,玩味的看着她:“小美人,你在这儿等着是想让哥哥们陪你?”

    “啪……”郁非鸢害怕的扭了扭头,想要挣脱他的束缚,可是他的力气很大,郁非鸢动不了。

    也许是一下午都处于神经绷紧的状态,郁非鸢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

    那刀疤脸长这么大,除了需要讨好的那些上级,还没有被人这样打过,本来还想玩玩郁非鸢的,但是如今他确实被激怒了。

    “臭婊子!”刀疤脸一把抓住刚刚挣脱开想要跑走的郁非鸢,心里暗骂了一声,直接二话不说将她拉上了车。

    有些时候,做事情也是需要情趣的。今天被安排巡视了一天的山,还真在山下找到了一具恶心巴拉的尸体。

    他的心情本来就很烦躁,如今又被派来拖车,更是处于爆发的边缘。看见郁非鸢,好不容易起了那么一点点反应。

    却没想到居然被打了一巴掌,刀疤男的脸都是黑的。那群警察里面也有今天在老街遇上的警察,看见刀疤脸的动作立马忍不住想要窜上车。

    不知道稚儿上起来的感觉怎么样,而且才六岁,想想有些器官还没发育完全,但是也是别有一番韵味。

    刀疤男声音有点嘶哑,恶狠狠的对着郁非鸢说:“这可是你自找的!”

    将郁非鸢身上的衣服撕碎,他解开自己的皮带,露出那肮脏的东西。

    “啊!”郁非鸢被蹂躏起来,警车很大,几乎是房车那样的类型。

    所有的警察都上车,围绕在她的身边,她想动都动不了,因为手和脚都被人给抓着。

    郁非鸢感觉到自己的嘴里不知道被塞了什么东西,她的嘴很小,几乎包不住。

    她哭着脸摇摇头,甚至感觉双腿被强分开,有人在动她。

    “啪!”记忆到这里又中断了,阮黎芫忍不住揉了揉眉心,感觉头疼无比。

    也难怪郁非鸢会选择性失忆了,一个六岁的娃,居然被人np……

    如果一个心理脆弱一点的,那肯定是会去自杀的,可是郁非鸢却顽强的活了下来。

    阮黎芫能够很清楚的感受到,郁非鸢心底的恨意,这样的恨甚至连面对女主都是没有那样强烈的。

    可是她之前完全没有感受到,也许是原主潜意识封闭可这样的一段记忆,让她甚至忘记了这些事情。

    但是阮黎芫所知道的,当时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那些警察在她的身旁摸她,但是一个六岁的娃也没啥好摸的。

    豪哥出现在中的身后,随着“嘭”的一声,一个警察的脑袋上出现了血迹,倒了下去。

    按照套路,应该是豪哥发现郁非鸢一直没有回去,以为她除了什么事,所以上来找她的。

    然后发现了这样的事,他找了旁边的一把枪,崩了一个警察。

    然后其他的警察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放开了郁非鸢,去整豪哥去了。

    最后的结局是豪哥以一打n,还战胜了,毕竟枪是无敌的。

    郁非鸢不知道豪哥手上哪里来的枪,总之,她获救了,心里还没来得及感激。

    豪哥……也已经在她面前倒了下去。

    “!!!”三个感叹号,郁非鸢的心中,却早已不是感叹号能够形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