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你就是死者家属?
    ,精彩小说免费!

    阮黎芫接过女主的包,也回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很坦然的接受了她的道歉,倒是没有为难女主。

    廖沁儿不知道是不是有了名气的原因,明明才十八岁,身上穿着大红色的旗袍,画着鲜艳的口红。

    这样的她,给了人一种非常沉稳的感觉,倒也是没有了初见时“巧儿”角色上所需要的天真可爱。

    不过阮黎芫觉得这样看着她舒服多了,至少不会因为她的“天真善良”,显得自己是多么心机似的。

    一天一个“非鸢姐姐”来,“非鸢姐姐”去,跟七八岁的小屁孩似的让人讨厌,两人没有在说什么,廖沁儿见她没什么反应也就走了。

    郁非鸢转身也去了厕所,其他人看着这边,并没有什么引人注意的,大家都各自忙各自的去了,然而事实真的像表面是那么平静吗?

    厕所里,郁非鸢洗好了脸,拿出化妆盒简单补了个妆,看见包里的红木盒子,在回想一下刚刚廖沁儿的表现。

    女主就是不一样,很好的将自己的情绪藏起来,连她都没有发现,但是女主总是不可能无缘无故找麻烦的。

    她从包里拿出红木盒子,打开瞧了瞧,是一块很普通的玉佩,但是摸了摸材质,阮黎芫皱了皱眉。

    上乘的和田玉,还有这样的版式,一看就是古董。这块玉来历可不凡,男主的东西诶,即使是块石头也会变成金子的!

    也许这块玉佩本身不普通,但是阮黎芫拿在手上把玩了好一会确实没有发现这块玉佩的特殊之处……

    妈的,现在连一块玉佩都欺负她不是主角是吗?凭什么在男主手上还会发光,到她手里s就是个废物?

    不要问她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阮黎芫所回来帮助原主达成心愿的时间线是在廖沁儿重生之后。

    在廖沁儿重生之前,廖沁儿和原主之间也有一段剧情的对抗,这块玉佩是男主的信物,他也一直知道这块玉佩在原主的手中。

    所以也就理所当然把郁非鸢当做救命恩人,在郁非鸢的记忆中,当初父母死亡之后,她是被那群警察送去现场的。

    当时豪哥一直劝着郁非鸢,想让她想开一点,其实也就是怕她做什么傻事,甚至他都想陪着郁非鸢一起去。

    但是那群警察怎么会同意?毕竟刚刚差点打起来,若不是忌惮首领,豪哥早就该去见阎王了。

    到最后,是郁非鸢一个人上了警车,那些警察一直不怀好意的看着她,但是到底还是没有做什么。

    毕竟当时1410手上的对讲机一直在想,警告着他们,美人是无穷的,只但是前途可就只有这么一个。

    为了一个郁非鸢得罪上司,那是非常不划算的一笔买卖,所以郁非鸢到底还是安全的到达秀丽山了。

    将郁非鸢送到山脚之后,这些警察开着警车直接上去了,说到底,他们的心里还是有点怨恨。

    眼前有一块肉却只能看,这些警察不心里憋得慌,不能报复上司,所以就报复郁非鸢这个人。

    事发现场在半山腰上,秀丽山很高,廖沁儿一家之所以把别墅建在山顶上就是看重了这一点,然而山上的路陡峭无比。

    若是配置差一点的车上去一次基本上都是报废了,更何况是原主的小短腿,这一次,面对原主的,不是刺骨的寒风。

    而是无情的白雪,如果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些茫茫的白雪,那是一番美妙的场景,可是若真要你在这样的情景下爬山,到底是吃不消的。

    原主体弱,面对警察的刻意刁难,她没有说什么,还是咬着牙爬了上去,毕竟她的父母都能上,她为什么不能?

    秀丽山刚开始并不叫秀丽山,秀丽山上也不像传言中那样四季常春,至少在郁非鸢的印象中,她还没有爬上去,身体便已经冻僵了。

    廖家虽然有钱,但到底只买下了秀丽山,并没有改造它的地理环境,真正让秀丽山变得四季常春的,是纪裕。

    抱着对阮黎芫的期待,他亲自监督别人,将秀丽山的一花、一草、一木,一片土,甚至是秀丽山上那陡峭的坡面。

    毕竟阮黎芫以后也是要入住这里的,不弄好怎么行?秀丽山上的工程浩大,让人无法想象,就好像纪裕是如何打造是商业帝国一般。

    是那样的神秘,是那样的强大,等众人反应过来之后,秀丽山便已经叫做秀丽山,秀丽山上便已经四季常春了。

    阮黎芫有这样的待遇,她每一次回纪裕的别墅的时候,都是有专人接送的。可是郁非鸢就不同了,几乎每走一步,脚都是钻心的疼。

    无尽的寒冷,她脚上的那双布鞋根本没办法抵御,每踩一步在雪地上,融化开来的水将布鞋打湿。

    郁非鸢知道,是对父母的执念,支撑着她爬上秀丽山的,要说对父母的生身之恩,她是有的。

    但是对于父母的养育,对于父母的感情,她其实是没有多少的,除了知道他们的死象征性的流了眼泪之外。

    郁非鸢心里,甚至还在庆幸,也许,她终于能够摆脱自己那两个磨人的父母,她觉得自己一身轻松。

    郁非鸢心里清楚,自己于他们,不过是一个赚钱的工具,辛辛苦苦将自己拉扯大,不过是为了加倍偿还他们所付出的。

    但是要说对他们恨,那也是不至于的,即使他们从未关心过自己,即使受了欺负他们从未为自己讨回公道。

    郁非鸢心里也是不敢怨恨的,所以她到最后依旧是抱着父母的遗愿走进了娱乐圈,依旧为自己不能尽孝感到后悔。

    前面说,郁非鸢傻,郁非鸢真的是傻,如果是阮黎芫,早就亲手解决那样的父母了。

    对于狠毒来说,阮黎芫是当仁不让的,毕竟她从来都是孤儿,没有享受过亲情。

    然而郁非鸢不一样,她傻的可爱,傻的善良,即使经过千幸万苦,她依旧坚持的爬上了雪山。

    “你就是死者家属?”和预料中的不一样,那些警察的警车并没有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