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他们也只等着看笑话,却没想到……
    ,精彩小说免费!

    她始终不想让自己哭出来,就这么静静的待在豪哥的怀里,不动也不闹,可是眼里却止不住的流。

    如果说之前她的模样让豪哥觉得揪心,如今那是更揪心了,却又想不出什么好的话来安慰郁非鸢,只能这么沉默着。

    她跑出来,其实没有多远,从这里往老街的方向看,依旧能够看到那边一群站的笔直的警察。

    还有那群静默的乡邻,在老街,因为饥饿,疾病离去的人也有不少,可是却没有一个这么震撼人心的。

    车祸……还有秀丽山,没有人知道,郁非鸢的父母怎么会没事往秀丽山上跑,那里明明是被那群有钱人给包了外人不能进入的。

    心里虽然疑惑,但更多的是惋惜,有郁非鸢那么懂事的女儿,虽然有点小毛病,但是亲生父母总会包容的。

    可是郁家那两口子,每天不是总是嫌这儿嫌那儿的,大家都看不惯他们,可是也没办法劝,毕竟人家根本不听。

    与其说是惋惜两条生命,倒不如说是在心疼郁非鸢,明明是小小年纪,要承受的,却是比一个大人多得多。

    大家全都陷入了一丝静默的氛围里,倒没有人注意到,1410公布这个事情的时候,有几个人红了脸想要逃离这里。

    他们就是怂恿郁非鸢父母去秀丽山“挖宝”的人,本来大家都只是抱着开开玩笑的心理,却没想到那两人当真了。

    他们也只等着看笑话,却没想到,如今变成了这样,笑话是看见了,可是却直接变成了悲剧。

    事情发展成这样,如果被知道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他们肯定逃脱不了被人谴责。

    他们自然不会傻到主动承认,只是豪哥若是发现他们的事,那可就完了……

    这几个人心虚得很,他们也算是豪哥的小弟,在他们的心里,早有一句话:“跟着豪哥有肉吃。”

    如今砍豪哥的样子,是铁定要为郁非鸢讨回公道的了……

    完了完了,这几个人的心里后悔极了,恨不得当初没有做这事。

    只是如今后悔有什么用?他们应该庆幸,豪哥如今一门心思放在郁非鸢身上,才没有空去追究什么。

    等以后有空,早已经把这件事忘的一干二净,就算想起来,郁非鸢的父母为什么去秀丽山?谁知道呢,也许,他们是疯了吧……

    “他们那边在做什么?”黑色的越野车上,一个小屁孩往这边看过来,淡淡的问道。

    越野,在当时来说,是很高大上的一种车,不管是去怎样的地方,只要首领出席,那便一定是越野。

    越野在当时很受欢迎,因此卖的也是十分贵的,再加上这样的车,车型十分俊逸,也给够了首领那所谓的面子。

    “噢,这些就是我们警察局的人,看样子,应该是在执行公务吧。”

    看起来已经年过三十的人,如今笑得一脸灿烂,坐在那所谓的小屁孩的旁边。

    哦,不,他可不敢叫小屁孩,纪裕,明明比郁非鸢才大了四岁,却已经悄无声息的控制了他们这些人的命脉。

    手段及其狠辣,连他们这些混了大半辈子的人都自愧不如,纪裕首先就抓住勒各个首领的命脉,也为以后“裕如”的发展做了铺垫。

    他如今也不过才十岁,一个十岁的孩子若光芒太过耀眼,也许会被人联合起来斩杀掉,所以他在暗地里收集自己的势力。

    他比郁非鸢大四岁,也就是说郁非鸢如今也不过六岁而已,而他却是在四岁的时候便已经穿越过来。

    他说过,要为芫芫铲除一切障碍,他要先行掌握所有,他做到了,如今,正是得到系统消息,来这边帮忙的。

    毕竟事态发生严重,若没有外力相助,很有可能发生更加混乱的事情,所以他提前告诉这一片区域的首领。

    “审查”,他不过是仗着那首领的名号,震慑1410那帮嚣张的手下而已。首领忌惮他,自然会满足他的要求。

    路边,郁非鸢躺在豪哥怀里的场景,他尽收眼底,一想到以后这具身体是芫芫的,如今却和另一个人抱在一起。

    虽然两人差距那么大,但是心里还是那么的不爽,不爽的结果就是他“不小心”把秀丽山上发生的事发到网上。

    他有自己的渠道,自然不会被人查出来,就算查出来了,那些被他握着把柄的所谓官员,也会很自觉的帮忙处理这件事。

    纪裕冷冷的撇了一眼路边的人,他现在无法站到郁非鸢的身边,毕竟他的实力还在暗处,没有真正的到达那种只手遮天的情况。

    更何况,这个人,还仅仅是郁非鸢而已,如果现在和她有什么牵扯,等以后芫芫的灵魂来了,她一定会把自己归为郁非鸢的谁谁谁。

    即使他对芫芫再好,那也不过是对郁非鸢理所当然的好罢了。就算再说多一点,郁非鸢的生命中本来就没有他的存在。

    如果他的出现改变了剧情,以后芫芫来了,到底还是不是预料中的芫芫?那自然是有变化的。

    就好像上一世的阮黎黎,如果她所经历的和阮黎芫不一样,那么到最后,她的心性是否会改变,这些,都是未知的。

    他不敢去堵,一念之差,足以将之前建立的所有努力推翻,他是来补偿芫芫,追回芫芫的,不是来破坏的。

    咬咬牙狠了狠心,移开了自己看向他们的目光,由于是首领审查,前面的司机开的很慢,也是这样才能让首领仔细观察。

    坐在他身旁的首领发现他的异常,也往外看了看,一脸讨好的看着纪裕,笑着问他发生了什么。

    纪裕没有说话,眼光注视着前方,车子慢慢的远离了这个地方,连心里那郁非鸢的模样也变得模糊起来。

    七宝系统也不止一次嘲笑过他,明明记什么东西都很快能够记住,可是别人的模样,特别是女人,他却永远都记不住。

    鱼的记忆只有七秒,对于不重要的女人,他从来不会记住超过三秒,然而七宝系统所知道的一个例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