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这账全部算在了她的身上
    ,精彩小说免费!

    只是旁边的道具组人员,看着她的吃相,心都在滴血。

    瞿导一直在管旁边廖沁儿摔碎茶杯的事情,也没有注意这边。

    只是这糕点啊,好吃是好吃,可是也是他们去专门的糕点店去定做的啊,一块都是好几十……

    照她这么个吃法,怕是没一会儿,这损失的价钱也不比廖沁儿的低了……

    可是偏偏他们只是工作人员,也没有办法去阻止阮黎芫吃东西。

    也只能这么慢慢的看着……看着……

    刚开始,阮黎芫吃完了还会有人重新端一盘上去,到最后几乎没人敢再去了。

    这么贵的糕点,她不知道所以也不心疼,可是瞿导一共就只给了他们那么多准备道具的钱。

    都被她吃完了那以后的道具难道要用西北风代替?

    emmm……不管网上的传言是不是真的,反正就郁非鸢这个食量。

    他们敢保证,没有一点金钱底蕴的人是绝对养不起的……

    终于,在一旁做着无聊的阮黎芫,就连吃东西打发时间都不能,她的脾气也暴躁了起来。

    “嘭”的一声,她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想要发泄一下,然而这个桌子本来就不怎么稳。

    刚刚就是被廖沁儿碰了一下都是摇摇晃晃的,如今哪里还能承受得住阮黎芫的一拍?

    “啪!”的一声,不仅是桌上的青花瓷花瓶掉在地上摔碎,就连那张红木桌都裂了一个缝……

    “……”

    “……”

    “……”

    周围一下子变得安静了起来,就连瞿导怒斥廖沁儿的声音也不见了。

    阮黎芫不好意思的收回手,尴尬的笑笑……如果她说,她不是故意的,你们信吗?

    ……旁边的人显然是没想到阮黎芫居然能够一巴掌就破坏一张桌子,全都瞪大了眼睛,吃惊的模样就像是遇上了彗星撞地球似的。

    呵呵……我也没想到,吃不到东西的我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

    阮黎芫无奈的笑笑。

    所以……为什么我的命这么苦?

    我只想好好的拍一场戏,这到底是怎么了?

    从一开始,阮黎芫就没有正经的拍过一场戏,要么是闹出丑闻,要么就是被纪大大关在家里。

    要么就是被人跟踪然后迷路,要么就是好不容易得到重新拍戏的机会,却直接毁了道具……

    #纪裕:喂喂喂!说清楚啊!我什么时候关过你了?#

    阮黎芫并不知道的是,这个时候,就是廖沁儿的女主光环在作祟了。

    明明是廖沁儿自己的错,是她走神才会撞到桌子摔碎茶壶。

    可是偏偏女主光环让她这么倒霉,遇上了一张已经陈年快退休的桌子。

    这张桌子虽然年代久远,可以收藏,可是确实不实用,禁不起外力的打击。

    这不,阮黎芫明明没有使劲过,可是这张桌子就是这么华丽丽的碎了。

    就是这么任性,你要咋滴?

    所以说为什么在女主面前,所有配角的智商都会下降。

    妈的……跟女主待久了,幸运值也会下降啊喂!

    不然为什么明明那么多张桌子,就她遇上了一张坏的?

    好气哦……果然,瞿导没一会儿就把阮黎芫单独叫道了一个房间进行思想教育了。

    “瞿导呐~你先消消气,喝口水。”阮黎芫从外面端了一杯水,递给瞿导。

    这真的是一间小黑屋,里面除了两张凳子,一张瞿导坐,另一张……咳咳,姑且认为是给她的吧。

    “我的小祖宗呐!为什么你们今天一个两个的都给我惹麻烦?你知不知道你个青花瓷多少钱!”

    瞿导拿起她的水,一口饮尽,然后恨恨的扔回她的手里,无奈的说道。

    “瞿导……对不起嘛,要不,要不我赔给你?”阮黎芫心里明白,就算卖了她也赔不起,可是现在除了赔也没办法了啊。

    “赔?如果可以赔的话,我现在还用这么着急吗?”瞿导抚了抚额,之前的事也就算了,如今一天给他捅两个篓子,真的……很让人头疼啊。

    按照刚刚阮黎芫说的,就她的身价,连那裂了缝的红木桌她都赔不起。

    更别说直接掉在地上地上价值连城的青花瓷了……

    就算她赔,可这些又不是他的,他也没办法做主啊!

    要知道,这些可都是隔壁艺术馆的东西,艺术艺术,什么叫艺术?

    反正艺术家那些高深莫测的道理是连瞿导都不懂的,只是就凭它是艺术馆出来的,这件事也不仅仅是赔钱那么简单。

    钱?用钱来评判艺术简直就是在诋毁艺术,所以当初签的那份合同里面就有这么一条:若损毁物品,不需要赔偿。

    不需要赔偿?若光是这样,那可就好了!

    那条约后面还有半句话:需用与该物品等同价值的艺术品赔偿……

    等同价值……这个年代,哪一件艺术品不是独一无二的?

    就算等价,也不一定找得到啊!不然他还去借干嘛?

    人家要的根本就不是钱,人家只要货啊喂!

    听到这里,阮黎芫一下子懵逼了,瞿导,你刚刚说啥?

    赔不了?emmm……那她这种穷的叮当响的人,去哪儿找艺术品来赔啊?

    你说纪大大?拜托,人家是金主,可是不负责闯的祸好吗?

    想到这里,连阮黎芫自己都忍不住打自己两耳光。

    明明刚刚青花瓷就已经会被女主打碎,可是偏偏她要手贱将其扶住。

    这下好了,这账全部算在了她的身上。

    话说,她就只想好好的拍个戏,那个影后奖,或者小金人也不错啊。

    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她也可怜的啊喂!

    等阮黎芫不知道跟瞿导说了些什么出来的时候,所有人看她的眼光又不一样了。

    呵呵,所以这就是区别待遇啊,明明人家廖沁儿犯了错,瞿导公然大骂,不给她任何面子。

    可是郁非鸢呢?直接被叫去了小黑屋,说了些什么,然后就平安无事了……

    “鸢鸢……”在阮黎芫耷拉着脑袋走出来的时候,江辰希也就回来了。

    他一回来就出了这种事情,自然也是懵逼的。

    他想也没有想过,直接就跑来“关心”郁非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