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我似乎又多了一条生气的理由……
    ,精彩小说免费!

    啊?生气?

    阮黎芫听得一脸懵逼,纪裕生气了?

    她怎么没有看出来……

    纪裕:我似乎又多了一条生气的理由……

    纪裕默了默,想想神经大条的阮黎芫,在配上郁非鸢的智商……

    唉,简直不能直视啊。

    若不是有郁非鸢在的原因,他觉得会怀疑,当初阮黎芫能够成为“绝世神医”“金牌杀手”的?

    该不会是觉得她智商不够,所以才免费送的吧……无奈抚了抚额,想想阮黎芫真的又一脸懵逼,连他生气都有可能不知道的原因。

    纪裕也只能悲催的解释了一下:“今天早上,你明明答应过我,不会和其他人走的太近,可是才过了多久,你就和别人有说有笑?”

    啥……我跟谁有说有笑了额……

    阮黎芫回忆了一下,她确实没有跟其他男人接触过啊……可是除了……

    “你是说……江辰希?”阮黎芫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只见纪裕点点头……

    诶卧槽,纪大大啊,你这醋劲儿也太大了吧!

    我不过是因为女主,才跟他说了几句话啊喂!

    我和他真的啥都没有啊(就算有,也是原主的事情……)

    阮黎芫跟纪裕解释了一会儿,可是他就是一副我不听我不听的模样……

    所以她还能怎么办?当然是继续解释啊!

    这可是金主诶……根据前几世总结出来的经验,抱紧金主大大的大腿才是正道!

    “纪大大,我和他真的仅限于认识而已,没有其他的,况且以后再剧组里也会经常有合作,总得打好关系不是?”

    “如果你仅仅是想打好关系的话,那完全没有必要,因为你有我就已经足够了。”纪裕沉着声不满的说道。

    “作为我的女人,她的美好的笑容除了对我以外不允许有其他人能够目睹,特别是你刚刚接触的那个人——江辰希。”

    阮黎芫看着纪裕,突然觉得他对江辰希有着莫名的敌意,可是还没来的及细想,纪裕就说出了接下来的话。

    “还记得你上次失踪,我派人去调查过,你最后一个人见得也是他,你是觉得他害你害的还不够惨吗?”

    纪裕气愤的说道,没错,上次的那件事情,他很理所当然的以为是江辰希干的,就算不是他,也和他脱不了干系。

    谁让阮黎芫去的咖啡店刚好能碰见他,刚好又在碰见他之后失踪?这未免也太巧了吧,纪裕知道江辰希就是任文昊。

    所以他对江辰希更加警惕,更何况他天生就是一个醋坛子,即使阮黎芫遇上的不是江辰希,他也不会开心。

    阮黎芫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因,上次那件事确实很可疑,跟踪她的那群人,很有可能就是江辰希派来的。

    所以在听到纪裕说“害她”的时候,她理所当然的就信了,她也没有去调查那件事,目前也没有能力去调查。

    她也只以为那件事过了就过了,并没有再去管,如今想起来……江辰希确实很可疑,但他并没有害她的理由。

    难道这又是女主的锅?

    廖沁儿:不要什么事情都往我身上推啊喂!我也很无辜啊!

    咳咳,纪裕是金主,纪裕是金主!

    阮黎芫在心里默默的念了几遍,这才避免了她露出破绽,她甜甜的一笑:“好了啦,纪大大,我听你的话就是了嘛。”

    “那个人……我也觉得不太好,既然纪大大不让我接触他,那我就尽量少接触,不过纪大大呐……”阮黎芫俏皮得眨了眨眼睛。

    “怎么?”

    “你吃醋的样子真的好可爱!”

    “……”

    纪裕的耳根微微发烫,虽不至于红了起来,红一半还是有的。

    阮黎芫乐呵呵的笑着,窗外,下起了毛毛细雨。

    而窗内,两个长相绝色的人互相说说笑笑,看起来和谐极了。

    “……”纪裕看着面前这个笑得毫无遮掩的人儿,这是阮黎芫本身绝不可能做到的。

    也只有郁非鸢,才是真正能够在他面前敞开心扉的那个人,这样的感觉……真好。

    “纪大大……”阮黎芫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了下来,变得愁眉苦脸。

    “嗯?”纪裕手上的事情太多,他还没有处理完,也只能在批阅文件的空隙看一眼阮黎芫。

    她脸上依旧灿烂无比,可是眼睛中逐渐黯淡下来的光,让纪裕感觉心头一颤。

    “纪大大,你可以帮我吗?”阮黎芫回忆起原主的情绪,这种时候,才是最需要的。

    当年,那个“小芭比”其实给原主留下很深的印象,奈何愿主心善,并没有往黑的方面去想。

    这也就导致了原主从始至终都没有查到自己父母的真相,因为她的方向,从一开始就错了。

    而阮黎芫,利用原主对当年的记忆,把她的经历以故事的形式传递出来。

    希望纪裕能够帮她查当年秀丽山发生的事,秀丽山是纪裕的,他想查的话自然很方便。

    等他查到女主身上,在顺着女主的线查下去,这件事也会很快就会水落石出。

    但如果直接爆出女主的话,肯定会招人怀疑。所以一切还是得慢慢来,按照顺序。

    阮黎芫不急?她很急啊!只有十五天了啊!

    不行不行!一定要赶紧拍戏啊!

    可是拍戏也是需要时间的,光是拍戏十五天成为影后绝对不可能……

    所以现在只有一种办法……

    什么办法?

    哼哼,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当然,对于纪裕来说,他是一个商人,商人不管做什么事都需要报酬。

    在阮黎芫磨了他很久,一哭二闹都没有搞定的时候……

    终于,阮黎芫主动的将自己送了出去……

    她知道,纪裕是一个食“肉”动物,所以想要他动手,那就只有……

    咳咳,她其实也在堵,因为上一次醉酒之后,她除了全身酸痛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反应。

    所以她一直在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和纪裕发生关系。

    这一次,她在赌,在赌纪裕对她到底是怎样的,很幸运的是,她赌赢了……

    纪裕深深的吻了她一遍又一遍,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