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我不想要这样,真的……
    ,精彩小说免费!

    果痛苦之中……那一点点不可奢望的甜美……

    缙云棾,吾曾问你,如果当年你没有遇到吾,那你现在会变成怎样。

    也许,你现在会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遇上某一个足以让你爱上一生的人。

    过上安安稳稳的日子,到最后,尘归尘,土归土。

    一辈子也就那么长,你终究不过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人。

    有生老病死,有七情六欲……

    吾记得那一天,你一直沉默了很久,你没有回答吾……

    又或许,吾从一开始就错了,吾本该自问,如果吾没有遇见你,是否对你才是好……

    对我们两个,都好?

    小狐狸装作不经意间的翻了个身,与缙云棾面对面的躺着。

    动物的视线本来就好,更别说天生优质血统的她?

    黝黝的眸子在眼眶里打转,终于,挡不住困意的来袭,她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也就导致她错过额缙云棾的回答。

    冰翎月啊,就像你说的一样,如果,从一开始没有遇到你,也许,我一辈子都会平平安安。

    若是真的没有你,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不会修仙,我不会经历那么多磨难。

    可世界上没有那么多若是,你早就知道我是谁,又何苦装作什么都没有的样子?

    我不怕你恨我,我不怕和你做敌人,可若是你像现在这样永远的躲着我,将心思藏着。

    那才是对我最大的伤害。

    当初你对我带着仇恨,可是到最后却只是漠然。

    我不想要这样,真的。

    恨也好,爱也罢,只要能在你心里留下一片足迹,那我也是心甘情愿。

    可若你你的眼里没有我,那么心里,又如何能为我留下一席之地?

    是的,缙云棾,其实早就知道了小狐狸的身份。

    不然他这个早就已经被冰翎月传染的“病人”,怎么可能真的对动物喜欢?

    他一向都有洁癖,对动物的毛发一直过敏。

    可是那是他的心上人啊……那么明显的特征,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当年那个嗜血的晚上,那个长着狐耳和狐尾的女人,除了她,又有谁?

    冰翎月,带着自己家族的深仇大恨,那一晚,是她终于报的大仇的日子。

    可就在那一天,一切,都变了。

    他们之间似乎隔着一层纱,到最后,这层纱越来越多,越来越厚。

    而他那个时候被保护的太好,就像是新生儿一样,懵懵懂懂,对一切都是无知的。

    若不是有一次顽皮乘她不在发现了什么,也许,他依旧什么额都不知道。

    深仇大恨?比起收养了一个自己的仇人,还有什么深仇大恨比这个更难?

    他不明白,如果她真的恨他,那就一刀解决他好了,为什么,要如此折磨?

    冰翎芫……那个女人,一直在跟他抢夺她的关注。

    若是没有冰翎芫的话……是不是,她就能多爱他一点?

    又或者,她对他,不是那样的陌生,不要那样的冷淡?

    九尾灵狐……那个早就在亿万年前被灭族的种族,是她。

    而他……

    呵,冰翎月,若你不是那样纠结的性格,当年就应该将我给灭掉,而不是将我养起来多了一个后患。

    可是我真的很讨厌你那副对什么事情都漠不关心的样子,这个时间似乎只有一种东西可以获得你的“关爱”。

    而我这个乞求你关注的人啊,也许,只有做一些“坏事”才能让你真正的将目光转移到我身上吧。

    而那些有关冰翎芫的事情……才是你的软肋,你可知道你如今得的这个病是有多么的让我欢喜?

    最起码……我能看到你眼里的那一丝情绪波动。

    让我……终于能够安心的,爱你了……

    缙云棾悠悠的笑笑,他知道小狐狸的真实身份却不道明,就像她知道自己的身世一样。

    中间隔着的那一层厚厚的纱,谁都想将它戳破。

    却又害怕将所有的事情说清楚之后,换来的不是互相理解与宽容,而是形同路人。

    爱之深恨之切,若是不爱了,那有哪儿来的恨?

    冰翎月,我爱你,正如那天上璀璨的繁星,虽然璀璨,却终究不是永久的。

    我很怕,怕你有一天会向那消逝的永恒一样,消失在我眼里。

    与其让你忘记我,不如让你恨我,永远的记住我,那样就好……

    那样,就,好……

    若是安一站在这里,一定恨不得将缙云棾一拳打飞。

    谁说爱一定要得到回报的?

    那个人的心中,早已经被塞满了一些东西,容不下任何人。

    连他这个先来着都没有任何机会,更不用说其他。

    他只想好好的守护在那个人的身旁,做她贴心的守卫。

    缙云棾,不过和他一样是被她一时心软捡来的而已。

    那个人表面看起来很冷,可是却也是个面冷心热的。

    她捡回来了很多人,包括他,包括红月,包括北冥泽,包括……缙云棾。

    可是她唯一对待得不同的,就只有缙云棾而已。

    他不懂,为什么缙云棾可以和他们不一样?

    明明,他还是……仇人。

    可是主上偏偏对他偏心。

    缙云棾,这个人,如果不算私人恩怨,他是挺佩服的。

    他敢于为了自己的爱情去冒险,而他,却害怕在她心中忠实的位置动摇。

    用现代话来说,他就是一个备胎,一个懦弱无能的备胎。

    像他这样的……也只能永远被当做备胎了吧……

    备胎……

    他是备胎,那么北冥泽呢?连备胎都算不上吧。

    他曾经也爱上过自己的救命恩人,可那是爱吗?

    也许,那只是他对于那个高高在上的人的一种崇敬与感激之情吧。

    他的想法很偏激,不比缙云棾好多少。

    在被无数次的打击过后,他想要将那个人高傲的面具给撕扯下来。

    他一直在努力,可是终究,连见她一面的资格都没有。

    她是那么的优秀,在她的追求者中,他根本连排名都挤不上去吧。

    可是他不甘心,再漫长的岁月中,不甘也就慢慢转成了恨。

    那个女人,将他从困苦中解救,却又将他推入一个无尽的深坑。

    直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