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一场生命与爱之间的赌博……
    ,精彩小说免费!

    ,  雨夜之下,一个看起来柔弱的身体不停奔跑着。

    雨,带给她的刺激,远远比奔跑来的更多。

    似乎,自己又回到了那万人的屠宰场中。

    在雨下,她肆意的杀着人,鲜血不停的在她脚边流淌。

    可那不是她的。

    就好像如今在这漫漫无边际的大道上奔跑一样,跑过的路,不是她的。

    淋过的雨,也终究在淋过之后便消逝了。

    想挽留吗?

    也许,挽留下来,也终究是一场空。

    雨,亦水,水,易化为乌有。

    就好像她那些被封印的感情,在还没有还给她的时候,她即使想到以前最心伤的事情,也只是当做一个路人看过便罢了……

    即使想起以前最心伤的人时,也只当一个陌生人罢了……

    陌,生,人……

    在你眼中,我亦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远处有灯,那是昏暗的,正如他的心情,也是如此昏暗的。

    灯光与周围路光的颜色相结合,看不出分别,也难怪阮黎芫发现不了。

    “boss,我们要气救她吗?”纪裕旁的保镖看着雨中逃跑的人,天气预报上说今天晚上只有十度,而且还下着大雨。

    连他这个经常训练,身体强健的男人都不得不多穿一件衣服,而她,只是一个女人,身上那单薄的短衣短裙。

    明明已经饿得走不动路,却偏偏要被迫逃跑,大雨淋在她的身上,是那样的无情,那样的……凄凉。

    救她?

    纪裕站在原地,不动声色的看着那远方移动的身影,夜色昏暗,灯光昏暗,距离遥远,移动较快。

    可他偏偏像是开了挂似的,在这夜色之中,依然能够看清那人的脸庞,那是她他,以前从未见过的孤独,与迷茫。

    可是救她吗?纪裕嘲讽的笑笑,这个人,可真是一点都不听他的话呢。明明答应了他,乖乖待在星娱。

    明明已经跟他签了合同,可却不遵守承诺。她……就像是一个小骗子,把他欺骗的团团转。

    可他却依旧甘之如饴。

    甘之如饴吗?

    其实他心里还是有怨的。

    作为郁非鸢,她一直心心念念不忘着那个名叫江辰希的男人;作为阮黎芫,她甚至抵挡不了任文昊的诱惑。

    他也是个男人,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总会变得小肚鸡肠,即使那个人,是任文昊,是他……前世的兄弟……

    可是为什么?明明已经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明明已经走了,还要把她给骗走?

    事实上,阮黎芫的感情被封印,她现在心里谁都没有,可前世她的表现,让纪裕彻彻底底的认为她爱上了任文昊。

    对于纪裕来说,他只是一个跟七宝达成共识,又或者说是一个合作者。和别人比起来没有任何优势。

    而他只知道的是阮黎芫在这里,他爱着阮黎芫,所以他要追求她。

    在他的眼里,并没有什么男主女主的概念,更不知道阮黎芫所谓的任务。

    他,知道的,就是任文昊也跟着来了这个世界……

    这是七宝故意告诉他的,就是为了让他多一个竞争者,多一份压力。

    能够更加积极主动的完成他的目标,而如今,阮黎芫接近江辰希,完全让他给误会了。

    是的没错,今天跟踪阮黎芫的人就是他所派的探子。

    当探子来信说阮黎芫出了星娱去了一间咖啡店之后,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江辰希。

    当时他在开会,前两天由于阮黎也,“裕如”集团里面已经堆了很多他所需要处理的事情。

    虽说裕如人才济济,他也培养了一个总经理来管理公司。

    就好像前世的任文昊一样,尽管他不在,可也能把事情办理的井井有条。

    可是这一次,他所商量的全是关于阮黎芫接下来星途所需要走的道路。

    有关阮黎芫的事,他也必须做的亲力亲为,这样才能够放心。

    他本想撂下整个会议直接冲去咖啡店劫人,他不想给那个人一点机会。

    古言中,一直都在是女人是“妒妇”,可是没有人想过,男人吃起醋来会是多么的恐怖。

    可是他克制住了,因为有探子,他们的一言一行他都能够清楚。

    当手机上传来那两人的照片时,他才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冲动。

    那人,根本就不知道他的身份,而他,也不一定会主动告诉她。

    毕竟前一世芫芫对他俩的印象并不怎么好,两人的心里都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心虚的。

    对于阮黎芫,无论多么好的男人,终究也是会害怕的。

    怕自己的一个不小心,就会让她给跑掉,跑到一个自己所不知道的地方,过着自己所不知道的生活。

    所以,要精心布置好每一步计划,牢牢的将她给套住,等到时机成熟,等到她再也没办法跑的时候,才是真正的得到。

    折断她的翅膀,让她无法飞翔,限制她的自由,打破她梦里的天空。

    这无疑是残忍的,可是他却不这么觉得。

    阮黎芫是一个奸诈的人,你也只有比她更奸诈,才能赢得过她。

    这是一场豪赌,一场生命与爱之间的赌博,若是赢了,便是这世间最美。

    若是输了……统共不过是一条命而已,七宝用他的灵魂作为代价,给它便是。

    若是世间无她,到最后也只是一场空而已。

    任文昊,他也在赌,也许他们都知道双方的底细——毕竟曾经是做过“兄弟”的人。

    可是如今变成“情敌”,也早已不分什么亲情血缘了。

    身体都换了,哪儿还有什么血缘?况且本来就是同父异母,曾经的感情,也早已在那无望的岁月里消磨的一干二净。

    他,江辰希也是这么想的吧。

    当探子告诉他她俩分离之后,他的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他只知道,江辰希是任文昊,一个情敌,却没料过,江辰希,亦楼冥泽;楼冥泽,亦北冥泽。

    那个带着恨意与恶意的人,没有亲情可言,却也没有……爱情……

    像他们这样的人,也许只知占有吧。

    而如今?

    阮黎芫跑在大雨滂沱之中,纪裕又是为何不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