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箭在弦上,无处发泄
    ,精彩小说免费!

    明明箭在弦上,却偏偏找不到地方发泄。

    你说阮黎芫?

    本来猥亵儿童他就已经很无奈了,这会还要对一个“昏迷不醒”的人动手动脚?

    纪裕无奈的笑笑,明明刚刚他很淡定的时候,有人告诉他会帮他灭火。

    可是如今呢?火是点燃了,可是灭火的人……

    纪裕觉得自己的一腔热血就好像被淋了一盆冷水似的。

    没有办法,他也只能自己去想办法解决生理需求了……

    转身走近浴室,打开热水器,调到了冷水的地方。

    水哗啦啦的从纪裕头上淋下去,幸好现在是夏天,否则这么一大波凉水来袭。

    不病也得昏半天……

    不知过了多久,纪裕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他仰了仰头,发丝早已被凉水打湿。

    终于,他关上热水器,等换上衣服出来的时候,阮黎芫还是那个姿势倒在床上。

    她的衣服已经被脱掉了,虽然给她重新套了一件,但身上若隐若现的线条,更显妩媚。

    胸前的两只团子由于被衣服遮住,看不出来,可这又给她增添了一副朦胧感。

    纪裕只觉得浑身一热,好不容易褪下去的**又爬满了他的脑袋。

    他满脑子都是阮黎芫躺在她身下的情景,那该是多么的**?

    呸呸呸!纪裕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转身又去了浴室。

    等身上都被冲洗的凉透了之后,他才出来,可是一出来看见阮黎芫,他又受不了了……

    如此反复几回,他的脑袋隐隐作痛起来,夏季,虽然温度高,可那也只是和冬天相比而已。

    如果你穿着短袖短裤,大半夜的站在外面去吹,照样受不住。

    更何况纪裕这样忽冷忽热的,终于,在冲了第八次冷水澡的时候,他终于受不了了。

    看着床上睡得温柔舒适的人儿,他突然好想把她也扔到冷水里面去泡一泡。

    可如果那样的话,她感冒可怎么办?她体质本来就差,想想上一世每一次感冒……

    呵……纪裕,这都是你造的孽啊,你还有什么怨言可以有呢?

    只是你忍得这么辛苦,那么“始作俑者”怎么可以“逍遥法外呢”?

    他走近阮黎芫,脑海之中突然有了一个恶劣的想法。

    随后,他慢慢的朝着她柔嫩的肌肤靠近……

    然后,阮黎芫身上就莫名多了一些“不明”的痕迹,做完这些之后,他才终于满意的点点头。

    矫正了一下她睡觉的姿势之后,就安心的躺在她身边睡着了。

    直到第二天,他早早的起来,给自己熬了一碗粥来喝,又吃了一点感冒药,这才避免了生病。

    而他熬粥的时候多熬了一点,为的就是给阮黎芫预留着,在接下来……

    也就是现在的场景了,阮黎芫看着面前倒了一地的粥,心疼的无法呼吸。

    “偶滴”粥啊………………

    阮黎芫苦着脸,一点一点的蹲在地上,想它。

    可惜的是她根本连它的全貌都没有见过,就这么没有了……

    是的,纪裕送粥的时候听见阮黎芫肚子的咕咕叫声,想起昨晚的憋屈,他硬生生的把粥放在了地上。

    等阮黎芫出来的时候,她只顾着去看纪裕了,根本没有注意自己的脚下,所以,一脚踩出去,悲剧就这么发生了。

    阮黎芫脸上痛苦的微笑着,她现在已经饿得没法走路了,可是好不容易的一碗粥,却被她给打碎了……

    她已经饿得快晕了啊喂!

    ……

    等等,为什么……空气中会有这么香的味道传出来?

    这该不会是刚刚她打翻的那碗粥的香吧……

    是觉得自己“死”的太委屈,所以故意气她的?

    嘤嘤嘤,这也不是她的错啊……

    她也很绝望!

    不对啊,这个味道……

    貌似是从楼下传出来的?

    阮黎芫起身,绕过那一滩被打翻的粥,她慢慢的下楼。

    被食物的味道吸引着……她已经没有想其他事情的能力了。

    等下到二楼时,面前的桌上就摆着一碗热腾腾香气扑鼻的……粥!

    居然和她刚刚失去的那碗一模一样!

    就这香气,这模样,想不好吃都难啊!

    阮黎芫嘿嘿嘿的笑笑,二话不说就拉开板凳坐在上面开动起来。

    #你永远不要想跟一个饿得发慌的人讲道理#

    这是七宝躲在小黑屋中悟出来的道理。

    阮黎芫对吃的执着,你永远都想象不到。

    平时她不饿的时候你也许看不出来,可你千万别让她饿着。

    否则她能做出的事情,连本系统都害怕!

    七宝心中感叹道,它看着自己面前大屏幕上显示着的阮黎芫狼吞虎咽的场景。

    再看看她身后那个黑着脸慢慢靠近的男子,默默的为她点上了三根香。

    “吃饱了吗?”正当阮黎芫吃饱喝足放下碗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嗯嗯!”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她,开心的点点头,似乎吃饱了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那就收拾收拾跟我走吧。”纪裕冷着脸说道,冷漠,是他为自己定下的人设。

    不管他对阮黎芫是怎样的感情,都不能打破这样得人设,至少在她清醒的时候不难打破。

    外界都传闻他是冷面阎王,那他就要把戏给做足。

    免得到时候戏穿帮了,阮黎芫会不信任他。

    “你你你……”这会儿她终于是反应过来了,站起身来,纪裕就站在她身后。

    可是这个时候惊讶已经来不及了,她不仅打翻了一碗粥,还喝了好几碗……

    想想也是,如果他人不在的话她又怎么可能会有吃的?

    她之前被食物充斥了脑袋,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可现在就算想到了,也并不能怎么样。

    想想昨晚发生的事情,她现在看纪裕是怎么看怎么尴尬,可是对方似乎并没有要说什么的迹象,她只能接着说。

    “去哪儿啊?”阮黎芫一脸懵逼,只见纪裕邪笑一声,一双黝黑的眸子因为他唇角的笑容变得灵动起来。

    “合同第一百二十八条说的清清楚楚,甲方需要无条件遵从乙方,你是不懂无条件是什么意思,还是……”他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