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你这是在玩火知道吗?
    ,精彩小说免费!

    睡衣很薄,她很轻松的就撕碎了自己的衣裳,然后往纪裕身上倒去。

    虽然穿了内衣,可是该遮的肉肉还是遮不住,那两朵雪白一晃一晃的,晃的纪裕头疼。

    “纪大大,为什么你的衣服这么结实啊!下次能不能不要穿这种衣服!”

    阮黎芫的小脸红扑扑的有些发烫,她专心的撕扯着纪裕的衣服,可能是有点累了,额头都冒出了些许汗珠。

    她还在扯衣服,纪裕的衣服完全被她给毁了却不知知,终于,在她的手要往重要地方攻去的时候,纪裕抓住了她。

    柔嫩的小手握在手中,还异常的不安分,身上的那个人儿主意不到自己的“罪行”,反而在控诉着他。

    “郁非鸢,你这是在玩火知道吗?”纪裕哑着声音,躺在沙发上,由于阮黎芫坐在他身上,导致他无法动弹。

    明明他已经忍得很辛苦,偏偏这个小东西还非要捣乱,弄得他很是恼火,可始终是不敢对她怎么样,只能任由她的胡作非为。

    “我当然知道啊!纪大大,你放心,点了火我一定会负责的!”阮黎芫傻傻的点点头,呵呵的笑道,明明脑袋是迷糊的。

    可她偏偏知道点火,**是什么意思,都说醉酒的人是诚实的,难道她一直都想这么睡了自己?

    深深的吸了口气,纪裕再一次抓住不安分的小东西,咬牙切齿的说道:“小东西,惹火的后果可不是你说负责就能负责的!”

    “真是讨厌!既然你喜欢人家,为什么不能和人家在一起?我不嘛我不嘛,我就要你,我就要你呜呜!”

    阮黎芫说哭就哭的功夫可不是闹着玩的,她趴在纪裕身上,抱着他狠狠的……咳咳,用小拳拳砸你胸口形容的大概就是这么一副场景吧。

    所以,具体怎样请自行脑补!

    纪裕浅笑了一下,似乎是被她的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给打败了,可是纪裕,你真的想让她恨你吗?

    但如果,是她自己主动的呢?

    纪裕的眼里有些迷茫,以前的芫芫避他而不及,可如今却这么黏他,这或许,也是他的错觉?

    可如今,梦已经过了一大半,为什么还没有醒过来?阮黎芫的那樱桃红唇,那雪嫩的身体,又为何如此诱人?

    “纪大大……”阮黎芫苦着脸,似乎是因为他的“出神”而变得伤心,终于,她觉得自己没有希望,眼看着就要从纪裕身上起来。

    梦,终于,还是梦吗?

    也是,纪裕,你怎么可以还能如此奢求呢?

    曾经的美好,早已被你亲手打破。

    而如今,才是你需要弥补的时候啊……

    弥补?

    在遥远的空间世界里,被封印在那厚重冰块似的紫晶里的男人,缓缓睁开眼睛。

    对于他来说,封印了亿万年,外面是光对他来说何不是一种奢求?

    弥补吗?

    真正的弥补现在才开始呢。

    成功与否,也皆在此处。

    而纪裕呢,正当他以为自己是白日做梦的时候,嘴唇上突然多了一片柔软。

    不太熟练吻技的人儿,很认真的在亲吻着他,与其说是亲吻,不如说是在啃咬。

    她是真的对这些不熟练,可为什么,偏偏想法这么……额,与众不同?

    是的,与众不同,一个单纯的像一张白纸一样的阮黎芫,偏偏是这样的……

    “纪大大,你讨厌我吗?”阮黎芫失望是趴在他身上,想要起身。

    她都已经这样主动了,为什么纪裕还是没有反应?这不是讨厌她是什么?

    她现在虽然伤心,可是却没有一点要醒酒的感觉,偏偏酒劲还更大了。

    有点发晕的脑袋给她的脸上增添了一些苍白感,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酒,会把她变成这样。

    想到这里,七宝系统偷偷的看了一眼自己刚刚兑换酒的记录。

    “女,儿,香……”七宝汗颜,它刚刚被阮黎芫吵烦了,也就随便的拿了一瓶酒扔给她。

    却没想到,哪瓶酒不好,会是女儿香……

    这种酒里面添杂了不少的药材,药效一发作,可不亚于催情香……

    完了完了,它这下还不死惨?阮黎芫醒了的话,它就可以不用在做这个系统了……

    妈的!人家阮黎芫也是学过it的好吗?

    只要找到它的弱点,再把数据一改……

    行了,不睡客人,它得找个地方躲躲,免得你们以后看不见它这么“善良可爱”的系统了。

    再说纪裕,他那颗坚定不动摇的心几乎快被这样的阮黎芫给攻塌。

    心底那最后的防线也快被冲破。

    而阮黎芫的眼角硬生生的被逼出了一滴眼泪,她悄悄的抹去。

    这一幕却被纪裕看到了,终于,他将阮黎芫揽在怀中,狠狠的压在了她的身上。

    两人的位置瞬间发生了改变,阮黎芫呆呆的被压在身下,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郁非鸢,这可都是你自找的!”纪裕邪魅的一笑,黝黑的眸子染上了一丝可疑的绯红。

    那似乎是**的味道。

    连空气中都弥漫出一丝暧昧的气息。

    纪裕轻轻的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然后撩开阮黎芫的头发,慢慢的,朝着她的那团丰腴吻了过去。

    到底是稚嫩的身子,好多地方虽然发育了,却没有发育完全。

    阮黎芫最敏感的地位被轻轻的触碰了一下,都让她忍不住发出声音。

    这没发出声音还好,一发出声音,纪裕最后的理智都被磨的一干二净了。

    他释放出自己的巨龙,在阮黎芫的身上肆意的磨擦着,终于,他再也忍不住,朝着阮黎芫的**,慢慢的靠近……

    “嘶……”阮黎芫抚了抚额,记忆到这里,可谓是完全没有了。

    也不知道是接下来的事情太过猛烈导致她短暂性失忆,还是啥。

    毕竟,禁欲了很久的男人,即使是男神,也依旧是可怕的。

    可是阮黎芫就悲催了,都说女孩子的第一次会很疼,可为什么她现在全身上下都像是被大卡车碾过似的?

    还有这身上青一片紫一片的,妈的,简直比她以前出任务还要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