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真是讨厌,明明……
    ,精彩小说免费!

    他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出来要怎样骗她钱合同,如今这么好的机会……

    呸呸呸,纪裕,你在想什么呢!

    这么卑鄙的事情亏你想的出来!

    欺骗无知少女是犯法的你造不造!

    而且还是醉了酒的少女!

    纪裕心中将自己的想法给删除掉,不管怎样,就算阮黎芫真的不答应他。

    危逼也好,利诱也好,总之,是不能对她用骗的!

    “扑通”一声,纪裕只感觉怀里多了一块重物,仔细一看,原来是坐在沙发上的人又在“搞事情”了。

    “郁非鸢,你想干什么?”纪裕推了推她,推不动,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平时娇滴滴的小姑娘如今力气突然变得那么大。

    “纪大大,要亲亲,要抱抱!”阮黎芫不管三七二十一,抱着纪裕的脸一阵乱亲,当终于触碰到那一片柔软的时候,她才算安分下来。

    就好像吃棉花糖似的,静静的品尝着。

    纪裕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亲了,他以前可都只有亲别人的份,哪儿来的的被人强吻?

    可是,对于单身单了两世的人来说,这无疑是福利。

    纪裕就这么抱着阮黎芫站在原地,眼神一动不动的望着桌上的合同。

    “喂,纪大大,为什么你连接个吻都这么不专心啊,你是不是不行啊!”

    阮黎芫不满的吐槽倒,要知道,男人最忌讳的就是听到“不行”这个词,所以她专门挑出来说。

    可是纪裕听之后不但没生气,反而还是看着那份合同。

    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阮黎芫难的没有怼他,她从纪裕身上跳下来,拿起了那份合同。

    轻轻揉了揉自己迷糊的眼睛,看了看合同,将上面发字给念了出来。

    “xx契约书?纪大大,这是什么字啊?”阮黎芫再一次揉了揉眼睛,确定不认识上面的字之后,这才开口问道。

    “……”纪裕心里舒了一口气,还好她现在看不懂,否则他可就完了,别到时候媳妇没追到,反而把她给吓跑了。

    良久没有得到纪裕的回答,阮黎芫又不耐烦了,连续翻了几夜合同之后,觉得它太无聊,想要将它撕掉。

    纪裕及时阻止,可是还是没能从她手上抢回来,她的身子一弯,便脱离了纪裕的掌控范围之内。

    “纪大大,你这么紧张做什么?难道这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阮黎芫没良心的一笑,拿起合同继续看了起来。

    “在约定期限内,甲方必须无条件遵从乙方的要求,并且还不能违约。”她在合同中找出了一条自己最感兴趣的内容,读了出来。

    正在纪裕以为完了的时候,阮黎芫突然拍手叫好,“这个可真好,纪大大,我早就想这么做了,没想到你这么贴心!”

    她嘿嘿嘿的一笑,连纪裕都看不懂她是什么意思,只见她从桌上拿出一支笔,在和他是刷刷刷的写了几个字。

    然后她非常霸气的走过来把合同拍在纪裕身上,狠狠的说道:“好了,纪大大,以后你可是我的人了,可不能耍赖哦!”

    “……”耍赖?

    纪裕呵呵的拿起自己手上的合同,只见乙方那一栏早早的就写好了它的名字,而刚刚阮黎芫写的,正好是甲方那一栏……

    难道她以为自己才是受益的那个人?纪裕这么想着。

    阮黎芫现在脑袋是拒迷糊的,她自然是分不清什么甲方乙方。

    她只知道的是,自己签了这份合同,以后纪裕就能听她得了。

    她可不明白,自己就这么活生生的被卖了,还乐呵呵的。

    典型的被人卖了都不知道,还帮别人数钱!

    可怜的纪裕,此时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这合同可是早早的就被打印好了的,而且签字生效。

    如果掉了或者损坏,绝对不允许补印,也就是说他手上的是唯一的一份。

    合同签字生效,就算没有了,也自动视为生效,直到合同约定期限的最后一天。

    到那个时候,才能彻底解除合同,这是有法律效应的,受法律保护,想反悔都不行。

    而如今,阮黎芫就这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签了,如果她醒来,可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呢。

    “纪大大,你在想什么呢,我可告诉你,合同签了就是签了,不能反悔!”阮黎芫跌跌撞撞的扑倒在他的怀里。

    “我要你亲我!”她抬起头,看着纪裕黝黑的眸子,灿烂的一笑,“现在,立刻,马上,快!亲我!”

    “……”纪裕满头黑线,被阮黎芫看到浑身不自在。虽然她这样挺可爱的,可是以前醉酒的时候,她是不是也这样和其他男人说过话?

    一想到这里,纪裕心里就窝火,为什么,为什么没有早一点遇上芫芫,为什么没有早一点意识到她的重要性?

    “真磨叽!”阮黎芫生气了,嘟囔着嘴狠狠的将纪裕推开,自己跌跌撞撞的转身,扶着沙发离开。

    似乎觉得就这样被“放过”,纪裕心里有点欣慰,可是她要去的地方似乎是门口,怎么,从他这里得不到,就要去别的地方?

    纪裕沉着脸,一把将她拉了回来,不顾她的反抗,硬生生的稳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嘴。

    好不容易缓过气来之后,阮黎芫抹了抹嘴唇,皱着道,“真讨厌!”

    纪裕还以为他再说自己讨厌,以为她不喜欢自己,心里的火气再一次上来,却没想她说——

    “真是讨厌!明明那么喜欢人家,还偏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闷骚!”

    她捂着小嘴咯咯咯的笑,没一会儿,就把还在愣神的纪裕推到在了沙发上。

    “纪大大,我好想要你,给我好不好?”阮黎芫接着酒劲,胆子也大了起来。

    毫不顾形象的坐在他的大腿上,离那重要的部位是那么的近。

    她甚至能够感受到自己身下的被硬邦邦的东西抵住的感觉。

    她阴险险的一笑,开始撕扯纪裕的衣服,可是脱半天都撕不下来。

    也许是质量太好的原因,她也毛火了,干脆转移目标,往自己身上抓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