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你是天上的叮叮猫儿……
    ,精彩小说免费!

    还非要找他那什么娱乐品,它想下线,可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下去。

    再看阮黎芫一脸恶劣的看着它,它就知道这次是无论如何都逃不过的了。

    既然逃不过,那自然是不能让自己吃亏的。

    它直接从积分商城里面兑换了无数瓶的酒,扔给阮黎芫。

    你说它不会心痛吗?当然!不会!

    这又不是它的积分!

    是的没错,阮黎芫刚开始的时候还是有一点积分的,可是全被它这个不负责的系统给私吞了。

    #七宝:呸呸呸,谁说私吞了,明明就是保管,保管好不好!#

    #阮黎芫:那我的积分呢?#

    #七宝:不是给你兑换了酒吗?#

    #阮黎芫:……坑爹系统,毁我青春,颓我精神,耗我钱财!#

    而如今,七宝把她的积分全拿来兑换成了酒,而且被喝的一点都不剩。

    这酒特别烈,阮黎芫被骗着喝了第一口就爱上了这个味道。

    纵使她是千杯不醉,可若是有万杯,亿杯呢?

    千杯不醉,到最后也不过是一个比较夸张的形容词而已。

    至于阮黎芫……她是以灵魂体在小黑屋喝的酒,那郁非鸢的身体半滴都没沾,自然是不会有酒气的。

    而纪裕可就惨了,他一边扶着醉的不省人事的阮黎芫,一边防着她往自己身上乱摸。

    妈的,为什么芫芫平时看起来挺正常的,醉了以后就变成这样了?

    还是说她本来就是这样的,只是他没发现?

    呸呸呸,纪裕,你在想什么呢,你和芫芫相处了那么久,还不清楚她吗?

    只是……纪裕看着面前那个跳到沙发上跳舞的人儿,扯着那并不标准的四川音吼着歌。

    “你是天上的丁丁猫儿,我是地下的推屎爬儿,你在天上打旋旋儿,我在地下撵趟趟儿……”

    以前听过芫芫唱歌,可是每一首都是跑调的,是的,她虽然颜值高,智商高,武力高。

    但还是有很多缺点的,最关键的是这些缺点几乎都是天生的,改不过来。

    就算能改,她也改不过来啊,因为啥,懒啊!

    你问能改的?那当然是厨艺首登金榜,阮黎芫自问学习能力并不差,可是她偏偏不想学。

    就比如烤肉,是为了生存不得不自学成才的,而在其他食物上面……

    咳咳,我们还是说改不了的缺点吧,这种缺点是天生的,就好像那她的美貌一样。

    不管怎么长都无法改变,当然非她的歌声莫属了,阮黎芫可以说是绝世美人。

    若是放在古代,那绝对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当然在现代也是那人上之人的。

    可是人无完人,她说话的声音虽然好听,可是只要一唱歌就会跑调。

    这是诅咒,这一定是诅咒,上天就是看她太完美了,所以偏偏要夺走她的优点。

    而她却没有自知之明,只要一到兴奋的时候,就会情不自禁的唱起歌来。

    不管是陪着她一起成长的师父,还是后来一直跟着她的安十叛徒,在或者是穿越之后的郗溟夜。

    又或者是重回十年前遇上的任旭尧,任文昊,无一没有受过她的荼毒,偏僻每一个都还受的那么心甘情愿。

    当然,这里的“师父”并非“任旭尧”,这里的安十,也只是因为她是主子才默默的忍受的。

    如果非要说的话,他还真受不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唱四川方言的歌曲你跑调,虽然房檐有时候咬字不准,但至少不好辣耳朵。

    可是四川的歌曲,虽说不至于难听,但……也不能说好听啊,就比如说她唱的这首《素芬》,怪腔怪调的……

    听起来……咳咳,这种感觉也许就是传说中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吧。

    “飞鸢,乖,听话,跟我上楼去睡觉了。”纪裕像她伸出手来,想要将她从沙发上带下来,可是那人不依,偏偏缠着纪裕和她一起跳舞。

    “不要不要嘛,纪大大,陪我一起唱歌啊!你是天上的叮叮猫儿,我是……”阮黎芫拉着纪裕,又开始扯起嗓子吼了起来。

    “……”纪裕此时苦笑不得,阮黎芫疯起来,简直超乎他的想象,而如今受了郁非鸢的影响,这心智简直和六岁孩童一般。

    最可怕的是,她之前洗了澡,身上一股沐浴露的芳香,由于没有合适的衣服,还穿着他的睡衣。

    娇小的身子被衣服罩着,显得是那么的不合体,那看似天真单纯的表情,却给自己增添了几分性感。

    该死,他居然对这样的阮黎芫起了反应!

    强忍着心底的**,纪裕轻轻的将她想要靠近自己的身体给推开,可是没一会儿对方就又粘了上来。

    就像是狗皮膏药似的,摔又甩不掉,扔又仍不得,格外恼火。

    “纪大大,我好热。”她趴在沙发上,不停的撕扯着自己的衣服,想要让自己更舒服一点。

    可是她丝毫不知道的是,她每舒服一点,身边的人就会更难受一些。

    忍得,好辛苦啊。

    既然这么痛苦,那就不要忍好了。

    不行,她是芫芫,不能伤害她。

    这可是她主动的,难道你一点不想要她吗?

    我想她,想要她……

    我想她的身体,想她的味道。

    我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想要她。

    可是,不是在这种情况下……

    纪裕心里不停的做着斗争,他冷着脸,硬生生的将自己的目光从她身上挪开。

    这时,他终于想起了自己回来是干嘛的。

    “帮我准备一份合同,内容就写什么什么……嗯,记住,越快越好。”

    这是他今天早上打电话让人准备的,之前出去那么久,不仅是因为处理公司事物,更重要的就是这份合同。

    这份合同曾经被修改过七十三次,不管是在任何的细节方面还是其他条款,都有详细的说明。

    这份合同,是有关阮黎芫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所需要尽的“义务”,这是她之前自己答应的,所以,他为了明确一些,将其打印了出来。

    与其说是合同,比如说是“卖身契”,这个卖身契,阮黎芫清醒的时候是绝对不会签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