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阮黎黎⑦
    ,精彩小说免费!

    我没有管他,可那些虽然被炸掉但还是一大块儿一大块儿坚硬的东西又岂是那么好挖的?

    直到他那双修长而美丽的手、那双只用来制作药材给人的手被扎出了血泡,我才终于淡淡的向他开口。

    “你在干什么?”

    我的话让他愣了一下,随后他自嘲的笑笑:“你不是很想在见他一面吗?正好我也想见见,他怎么可以那么过分,丢下黑鹰不管,丢下逆天不管,丢下……”

    后面的那句话他没有说出来,可我能够理解他,任文昊和我有故事,但是和他的感情也不是假的。

    我想,他留在这里陪我,也不一定是为了我吧……我的眼里似乎出现了亮光,我跑到他面前,和他一起挖了起来。

    他没有拦我,只是更加拼命的挖,我们两个就这么挖了三天三夜,连任母和王福林被炸的支离破碎的尸体都凑齐了,却也只看见了他的一片衣角。

    我们几乎要都挖到地下十米了,也都只有那一片衣角而已,难道,他没有死?

    我的心中第一时间出现了这个猜测,他没有死,对我来说自然是好的结局,可若是没有死,他又会去哪儿?

    半年时间过去了,他都没有回来,而我们手上有的也只有那一片衣角而已,我好几次都看着那片衣角发呆,任旭尧看见我想来劝我,却也只是欲言又止罢了。

    终于,又过了半年,我实在受不在种痛苦的感觉,我跑到他死掉的地方,把那片衣角当做他给埋了起来。

    埋了过后,我给他立了一块墓碑,任文昊之墓……在给墓碑刻字的时候,我的脑袋突然闪出了一道精光。

    这个场景……倒是和七年前……

    “你还是……忘不了他么?”身后,任旭尧也买了一束花,抱着花的手越发的紧了。

    我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她不想说话,因为喉咙干燥的很,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既然如此,那你便好好的和他在一起吧。”说完,师父讲花扔在地上,扭头就走,看也不看她一眼。

    师父……就这么走了……

    头也不回的走了。

    果然……和七年前一模一样啊,所以这是什么意思?我的预言功能吗?

    可是我终究没有预料到我自己的感情。

    任文昊……郗溟夜……

    时间已经过了很久了,真的好久好久,我甚至都已经快忘了当初为什么把任文昊认成郗溟夜了。

    那会儿,我只认为他和郗溟夜长的很像,甚至言行举止之间都有一种相似的感觉。

    我以为这是我欠他的,欠郗溟夜的,也是欠任文昊的,我想要早一点找到那些无良奸商,我想……在跟他们谈一个条件。

    按照一般的套路,只有我死后可以看见她们,所以我现在想死,想要自尽。

    所以,我的脑袋一头撞上墓碑,我刚做好的墓碑,我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从身体里抽出,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

    在顾倾城死掉的时候都没有这种感觉,我看到了,任旭尧那最后的一眼,是那么的……

    熟悉?任旭尧?

    不……不对,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不要,让我活过来,让我活过来啊!

    可是现实并不能如我所愿,我的脑袋一阵眩晕,自己居然又一次来到了那群无良奸商准备的“休息室”。

    我以为自己可以看见那群无良奸商,可是没想到,脑袋就像炸裂般的疼痛,记忆如潮水一般涌入我的脑中。

    我是谁?我在那里?

    面前又是一片黑暗,我伸出手去,触碰到的是一阵柔软。

    “啊!啊……啊!嗯……”惨叫声在耳边响起,那是一个女人的,我的面前突然出现一片光明,然后我就被熟悉的大手给抱了起来。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近任旭尧,我甚至能够感受到他有力的胸膛扑通扑通的跳动着。

    周围的环境是我所陌生的,但似乎在我的脑海里又曾经接触过,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女人……那是?

    我被任旭尧抱着,裹了一层又一层的棉絮,他生怕我着凉似的,我低头看了看自己,居然只有那么丁点大,真是不敢相信。

    我看了看外面,黑压压的全是脑袋,这里,可不就是当初黑坊的那个地方吗?

    “去哪儿啊?”我听见任旭尧凉凉的声音响起,几乎未经思考的,我往曾经躲着的那个地方瞧去,果然看见阮黎芫站在那里。

    不对,她是阮黎芫,那我是谁?

    “……”任旭尧垂眸看了看我,随后紧皱着眉头,似乎在嫌弃我的样子。是啊我现在这个样子,还要不停的装哭,确实挺丑的。

    连我自己都嫌弃,更何况是他呢?

    果然不出我所料,任旭尧抱着我离开的时候,阮黎芫还在黑坊,任文昊似乎在说着什么,而任旭尧直接将我带到了酒店,那个熟悉的酒店。

    一切都在按照原来的轨迹再走,可是我还是没有弄清楚怎么回事,和前世不一样,有任旭尧带着我,我们很轻松的上了vip房。

    任旭尧他抱着我进去,为了不被发现,我装作睡着的样子。我能够清楚的听见他跑了两杯咖茶,其中一杯就放在桌子上。

    “任旭尧,你果然不负我对你的期望。”我们等了很久,终于,一阵风从窗外吹过来,一黄衣女子随着风走了进来。

    “你们主人呢?”任旭尧把茶放在茶几上,翘着二郎腿,冷冷道。

    “上次不是跟你说了么,我们主上忙着自己的事情,有我跟你聊聊就够了。”黄月走过来,坐到任旭尧对面,拿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那你们之前说的,是真的么?”任旭尧淡淡的问道,他心里总有一股不踏实的感觉,还是问清楚的好。

    “是否真实……你旁边不就有个最好的证据么。”是否真实这句话,任旭尧已经问过无数次了,但黄月确实料到似的,也不气。

    证据,是指我吗?果然,和当初看见的一模一样,只是这到底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