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阮黎黎⑥
    ,精彩小说免费!

    任文昊和郗溟夜是一个人,所以,那个人就是郗溟夜……

    对于郗溟夜,我是欠了他的,因此,我把对郗溟夜的愧疚带到了这个世界,这个有师父的世界。

    我想赶他走,可是他就像牛皮糖似的粘着我,甚至在我和师父的二人世界中搭起了一座房子。

    他每天都来打扰我和师父,甚至还时不时的蹭上一顿饭,只让我气愤的是!我居然看不清他的脸!

    真的,每次我靠近他,眼前就好像带了近视眼镜似的模糊一片,可若是一定要把那片竹林比做我的心的话……

    也许,正是因为他在我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不然我为什么这么想着他呢?

    终于,在我决定只要师父的时候,他消失了,可就在那以后,师父也变了,变得冷冷的,不太爱搭理我。

    面前的一切景象都变了,我只看见师父站在一块墓地面前,给那人烧香。

    我叫师父,叫的很大声,可是师父就像没有听见似的,那我一直都知道师父有一个心爱的女人,可我也一直以为那是我的错觉。

    但是仔细想起来的话,呵……不过是我自己自欺欺人而已。

    “我……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做到了,可是,你为什么没有回来?”

    在梦里,我看见了,我清晰的听到师父说的话,除了周围的环境不一样之外,师父的动作几乎和以前我在彼岸花田看见的一模一样……

    当时我没有仔细想太多,可当所有的真相太白之后,我才忽然发现,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个芫芫……

    “你怎么在这儿?”我出神了,我愣在了那里,身后传来一道声音,这不是师父的声音吗?我回头一看,果然,师父站在她的身后。

    那墓地面前的人又是谁呢?

    我再次看向墓碑,却发现周围的场景全都变了,墓地就在我的面前,而我却跪在地上,手上还拿着没来的及插上的几支香。

    “你还是忘不了他?”师父又一次的开口,凉凉的音色和冷漠的语气让人听了很绝望。

    “既然如此,那你便好好的和他在一起吧。”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师父扭头就走,看也不看她一眼。

    当时的我在撕心裂肺的呐喊着,恳求着师父不要走,可是我却无法动弹,眼睁睁的看着师父离去。

    至少……当时的我还会挽留师父……

    郗溟夜之墓,妻阮黎芫立……

    在看到墓碑是的这几个字时,我感觉整个天都塌了,慢慢的陷入一片黑暗,脑子里乱作一团。

    等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再一次做了噩梦,脑袋迷迷糊糊的看着师父为我忙前忙后的,我心中暗自庆幸。

    是啊,现在的师父也是师父啊……至少我还有人陪伴,我还能再次和师父在一起不是吗?

    当时的我就是有这么天真的想法,可在那时候我看不懂这个梦是什么意思,直到后来任文昊因我而死,我才明白……

    那一天,我正在“纹龙帮”和任母王福林两人撕打着,本来以我的实力对付他们是绰绰有余,可是我却没发现我的小克星就在旁边坐着。

    “芫芫……”撕打的时候,我听见身后有人在叫我,这即熟悉又陌生的称呼让我愣了一下。

    熟悉?这是八四年遇上的师父对我的称呼。

    陌生?任文昊不是一直叫我小刺猬吗?突然听见芫芫,倒让我有些不适应。

    一时间,我纠结名字去了,甚至连周围的危机都忘了。

    身边突然出现了一只手将我拉过去的时候我还是懵逼的,我看见任文昊,心中莫名的有点难受。

    那个时候,师父已经不要我了,连任文昊对我都是冷冰冰的,我没想到他会这么来保护我。

    师父……不,已经不能叫师父了,任旭尧才对……

    等我回过神的时候,阮黎黎已经被塞在了我的手上,阮黎黎,阮黎黎,这本是我随意取得名字可是后来发生的那么多误会,似乎就是因为这个名字而产生的……

    当时的我,被任文昊保护着,他一直推着我让我看赶紧走,这让我不紧想起了小时候的那个温华保安。

    真的……很不喜欢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啊。

    可是为什么,在任文昊面前,我愿意这么相信他呢?相信他有能力对付那两个人,相信他能够全身而退吗?

    还是因为……当时的我,相信他是郗溟夜,相信他是我心中隐藏的那份情感?

    我出来了,从纹龙的基地出来了,可事实上我的脚还没有踏出出口,我就听见了我身后的爆炸声。

    “嘭……”

    “嘭……”

    “嘭……”

    连续好几声,这炸弹在我以前出任务的时候我用过很多次,对于这种声音我简直熟悉的不得了。

    基地爆炸了,我的心也似乎跟着炸裂了一般,任文昊……那个人……死了……

    就好像温华,好像丫丫一般是掉了……

    好像郗溟夜一般死掉了……

    长久以来情绪的压抑,我已经不懂得伤心是什么感觉,我假装没有听见那些爆炸声,一步一步的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了出来。

    当看到任旭尧的时候,我的内心更加崩溃了,我的腿甚至不受控制的瘫软了下来,我似乎……又失去了什么……

    “芫芫……”他跑过来扶我,可是我一动不动的,连阮黎黎都能过懂我的心,他为什么又不懂呢?

    我需要的是安静,我只想静静的待一会儿啊……

    这几天以来,我都不敢睡觉,只要我一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的都是任文昊的那张脸,准确的来说,是郗溟夜,当时的我一直以为,我又一次失去郗溟夜了……

    人啊,可真的是个复杂的动物,当我失去师父碰上郗溟夜是,我以为师父是我想要的,可当郗溟夜走后,我看到脑子里又都是他。

    我在纹龙帮那边爆炸的废墟前待了好久,任旭尧也在我旁边待了好久,直到他终于受不了,跑到我面前开始挖,不停的挖,不停的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