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阮黎黎①
    ,精彩小说免费!

    #没个球!我刚酝酿出的眼泪都被这几个字给吓回去了!#

    #阮黎芫:所以我的番外呢?#

    #昕昕:为什么你对番外这么执着?#

    #阮黎芫:我不管,我就要番外!#

    #昕昕:……可以不要给我增加工作量吗?#

    #阮黎芫:你的意思是我很麻烦咯?#

    #昕昕:……没有,你可是大佬,我惹不起,番外就番外吧,几天不睡觉而已,又不会死人!哼(傲娇脸)#

    #总觉得番外有点多,看不过来的感觉……#

    ——番外篇?阮黎黎。

    我叫阮黎黎,刚出生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我就好像是无名氏,我只在记忆中听见了一个“黎”字。

    而从我记事开始,是三岁以后的事情了,记得那天我生了一场大病,起来的时候周围的一切事物都是陌生的。

    很多时候我都以为,我是被人故意扔在这里的,可是却有不少人告诉我,我是土生土长在这里的。

    这个地方,被叫做黑坊,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这么机智可人会出生在这里,可是居然没有一个人知道我的母亲、父亲。

    我是个无父无母的孩子,在这黑坊之中,无疑是被欺负的对象,我发现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和我想的一样单纯善良,他们甚至想把我……

    我承认我的思想很龌龊,但是在这黑坊之中被熏陶感染,想不变龌龊都难。

    这些人很可恶,真的,每天不停的来骚扰我,让我烦不胜烦,然而每一次我都能侥幸逃脱。可终于有一天,我差点被**了……

    那是我第一次杀人,鲜血在染红了我的手,我的衣服,我躲在角落里,将自己团成了一个球,默默的待在那里待了一夜。

    可我那时才四岁,四岁的我对于**、贞洁什么的并没有太大的概念,对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杀了人……

    我有些害怕,万一全世界的人都像这样,那我是不是每一个人都要杀?那鲜血染在手上的感觉特别难受,黏糊糊的,我好像用水,把它洗干净……

    第一次杀人,我不懂的掩饰自己,很不幸的被别人看见了,大家都骂我说我是杀人凶手,可他们不知道的是,我为什么杀人……

    我第一次看见了人性的险恶,黑坊,已经不再是我能待下去的地方了,我被他们赶了出来。

    1992年,社会秩序已经不在像84年那么乱了,可我还是时不时的遇上坏事。

    我看见一群小孩,为了争强几个馒头而互相打架,当时我的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我也好想去抢一抢,可是我怕在一次失手杀人……

    然而事实并不是我能控制的,即使我不去招惹别人,别人也会来招惹我。

    “小妹妹,你要不要跟着哥哥们走啊,哥哥带你去吃好吃的!”

    “小妹妹,快来啊,真的很好吃的……”

    ……

    那两个人接近我的时候,我是抗拒的,可是他们手上拿着一条帕子,蒙住了我的嘴,等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酒店”。

    里面的人毫无遮掩的做着那种事情,甚至还有人想要碰我,我再一次杀了人……

    出了命案,警察很快就查到了这里,正好他们在扫黄,将我们这些人全部入了大牢。

    为了保命,他们把我供了出去,说我是杀人凶手。

    我被带到审讯室,那些警察叔叔全都不相信我一个四岁的孩子居然会杀人。

    他们像是在开玩笑似的跟我做了一些笔录,就将我送回了牢中。

    全程,我都不知道我在干什么,我的眼睛里是黑雾雾的一片,我的脑海中全都浮现出我杀人的场景。

    我的牢房在牢狱的最里面,在进去的时候我经过了不少牢房,我看见了生离死别,也看见了更龌龊的事情。

    “哇”的一声,我哭了出来,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哭,我只知道,我不能,我也不想进牢房,我一定要逃出去,趁着这个机会逃出去!

    “小妹妹,小妹妹你怎么了?”给我带路的警察蹲在我面前,小心翼翼的擦去我的眼泪,轻柔的问道。

    “坏人,坏人!”我抹了抹眼泪,似乎是很害怕的往后退了一步,指着那群曾经在我面前干过事的人,吼道。

    “好了好了,不哭了,不哭了啊!”他将我抱在怀里,轻轻的安慰着我,笑呵呵的如同冬日里的阳光,放我觉得温暖。

    “温华,你在干什么?”一个女警察气冲冲的走进来,拉了拉抱着我的那个男警察,恶狠狠的说道。

    “这个孩子是无辜的,我们应该放了她!”他抱着我站起身来,跟那个女警察对话。

    “无辜?呵,温华,你一直是我们局里数一数二的警察,怎么连这点判断力都没有吗?所有人都在指认她是杀人凶手,你居然说她无辜?”

    “指认又怎么了?一点证据都没有就要定她的罪吗?那是不是我说你是杀人凶手,你就是了?”

    抱着我的男警察跟女警察对峙着,我不敢说话,只是不停的抹着眼泪,叫着坏人,坏人。

    许是我叫的这几声坏人,让他更有勇气跟女警察对峙,因为看样子,那女警察是男警察的上司……

    可是为什么?他要为了我,得罪自己的上司?难道他也对我不怀好意吗?

    我这么想着,可是我的心却不停的被软化,似乎这是第一次被人保护的感觉,我在心里默默的笑了。

    “温华?你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我告诉你,今天这个人绝对不可能放走,你听我的话,把她关进去,今天的事情我就可以当做没有发生,否则……”

    “否则?否则怎么样?离君,我已经忍了你很久了,别以为我和所有人一样都视你为女王,这个孩子是无辜的,我们不能冤枉好人!”

    “温华!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喜欢你!你居然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女警察也哭了,当时我只觉得我这个小孩子哭很正常,她这么大个人还哭真的是很丢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