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任旭尧⑩
    ,精彩小说免费!

    “她要干什么?”‘魏少’似乎急了,连着几次扣动机关都没有打中。

    “魏少放心,这一枪,她绝对躲不过!”

    不对,这不是他要说的啊!剧本里也不是这样写的啊?怎么回事?身体都变得不受控制,这是为什么?

    虎爷和“韩少”同时发现了不对劲,想要收枪退回来,可是他们使尽了全身力气,额头上出现密密的汗珠,却也没有动过。

    总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什么人给控制住了……这,这到底怎么回事?不,我要离开这里,这钱我不要了,让我离开啊!

    虎爷在心里歇斯底里的吼道,可是他根本就动不了,不,不是动不了,是自己控制不住的使劲开枪,他心里慌乱的很,会不会……会不会被上身了?

    “韩少”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在心里不知道骂了虎爷多少次,之前他就觉得这个地方很邪门,要干的事情也很邪门。

    他本不想来的,却被虎爷连哄带骗的骗了过来,这下可好,不知道招惹了什么东西,他可还要小命的啊!

    这两人都出现了不对劲,其他的小配角也全都像是被定了身似的木愣在那里,无法动弹。

    “咻”的一声,子弹再一次从魏少的枪口飞了出去,由于小小芫这次手上抓得地方被韩少之前故意打碎,再加上她的身体已经超负荷了,这致命一击根本就躲不过去。

    而我一脸担忧的看着小小芫芫,心中焦急万分,却又无可奈何,他的全部注意力全在小小芫身上,虎爷的所有不对劲他丝毫没有发现。

    (注:阮黎芫死后,阮黎黎正式改名为阮黎芫,但为了区分还是将她叫做小小芫,后面会有小小芫的番外,到时候一切都会明白的(^_^))

    而小小芫现在已经无路可走了,可她的想法依旧没有改变——就算是摔死,她也不要死在那群肮脏的人的手下!

    真的是一模一样啊,和宝典上说的一模一样,可我的心,早已随着她的绝望沸腾不已,我好像冲出去抱抱她,告诉她还有我……

    她的十指手指一根一根从建筑上松开,身体极速的往下坠落,小女孩闭上眼睛,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丫丫,对不起,不能帮你报仇了,没关系我们两个在地狱里见,下一次,我还要当你的姐姐,但是你可不能在这么早就丢下我,我们一定要同生共死……

    “不要……不要!”我此时早已癫狂,在他看见阮黎芫掉下去的时候,我的身体冲出了栏杆,也快速的往下坠落。

    我的心也像被撕裂一般,鲜血淋漓,疼痛无比。我想靠近她,想要做她的保护伞,,可是重力的原因让我没办法移动,我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我们两个人坠落。

    终于,在接近地面只有0.05米的时候,我和阮黎芫往下掉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就好像一只无形的大手,将我们托了起来,然后轻轻的放在了地上。

    我来不及多想,第一反应就是跑过去看看阮黎芫有没有受伤,可是奇怪的是,明明看见子弹从她身旁划过,划破了肌肤,可是如今检查的时候居然什么伤都没有……

    呸呸呸,任旭尧,你在想什么呢?难道你很希望小小芫受伤吗?她这样不就挺好吗?反正,你现在已经可以正大光明的做他的师父了,以后她的人生就由你包了,芫芫也会回来的……真好……

    我抱着小小芫,离开了这里,甚至看都没看天台上的几个人一眼,本来我想要弄死那几个人,因为他们伤到小小芫了,就算是差点也不行。

    可如今我心里着急万分,也没有注意到天台上原本我请来演戏的那些人全部倒在地上没了气息。

    一身紫色衣服的女子像身旁青衣女子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而青衣女子无奈的看着她,不知道说了什么,两人齐齐转身离去。

    ——郊区,旭尧诊所。

    良久,小小芫才缓缓的睁开双眼,周围一片雪白,这里是哪儿?天堂吗?怎么可能……她杀了那么多人,应该下八十层地狱啊……

    “你醒了?”看见她醒过来,天知道我有多高兴,但是必须高冷,因为宝典是是这么说的,我递给她一杯水,等待接下来的对话。

    “你是神仙吗?”她挠了挠头,模样甚是可爱,若不是亲眼看见她的所做所为,我甚至都不敢相信她就是芫芫。

    “不是……”我摇了摇头,否定道,就听见她继续说。

    “那你一定是天使……”

    “也不是……”

    “白无常?”

    “不是……”

    我皱眉,但还是极有耐心的说着。她到底是听了多少神话故事,怎么对那些东西那么向往?话说,这些东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吧!

    “那你是什么?”小小芫失望的垂下头,她还以为能够像其他小朋友说的那样修炼成仙呢,也对,她这种人,就应该遭到报应的,怎么可能会成仙?

    “我只是个普通的人。”我说道,按照剧本念了出来,“还有,收起你那天真的思想,这里不是天界,更不是阴曹地府,这里是我的私人诊所,也就是医院!”

    “医院?私人诊所……那你一定是医生咯!”小女孩眼神放光,“你可以帮我救救丫丫吗?对了……丫丫去哪儿了?丫丫……”

    我看见她到处找她的丫丫,可惜,丫丫根本就不在。

    “你找的是她么?”我拿着一张黑白的照片,用丫丫的襁褓包着,扔给她。

    这也是按照宝典上说的,给那个叫丫丫的孩子拍一张照片留作纪念,然后埋在诊所的后院里,这也是教会小小芫成长的一个重要部分,我自然不能忽略。

    “丫丫?丫丫!”小小芫看着照片,吼着,“你把丫丫怎么了,你把丫丫还给我!”

    “我把她埋了,就在院子后面的那块土地里。”我说,看着她痛苦的样子,我继续残忍的说道,“丫丫已经死了,再也回不来了,你要接受这个现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