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任旭尧①
    ,精彩小说免费!

    我吩咐手下,让他们不允许别人进来,特别是任旭尧,毕竟他对于阮黎黎来说,还有更长更坎坷的路要走。

    当我看见阮黎芫的时候,她正在和任母、王福林苦斗,这真是个傻女人,有阮黎黎在旁边,产生的磁场使她能力变弱,又怎么可能赢得了呢?

    我将她拉开,将战场转移到我身上,任母似乎觉得我还是那个任文昊,是她的亲生儿子,根本下不去手,往阮黎芫追过去。

    我没有去管,阮黎芫的能力虽然变弱,但对付一个任母是没有问题的,只要我这边把王福林收拾了,形式对我们也还是有利的。

    终于,在打斗过程中,让王福林这个老狐狸侥幸从我手里逃脱,转身跑进了一个隐秘的房间里。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里,应该就是纹龙帮的终极必杀武器——炸弹吧。

    没错,纹龙帮里面埋慢了炸弹,平常你根本就接触不到,可若是炸弹的开关按下去,在坚硬的材料也能炸成灰。

    可是这个开关只能纹龙帮内部发动,所以要爆炸的话,启动者必须抱了必死的决心才行。这也是他以前留下纹龙帮的原因之一。

    一是给任母留下一条后路,二是纹龙帮暂时还不能炸。

    可如今,却没想到变成了我的陪葬地……

    我苦笑了一声,那边,阮黎芫依旧跟任母缠斗着,她身后躲着阮黎黎,似乎是怕极了,以为抱紧阮黎芫的腿就可以安全。

    殊不知,她这样影响了阮黎芫发挥,会更加危险,一眨眼间,我又回到了七年前,第一次见到阮黎芫的时候,还有六年前,阮黎芫屠宰的场景……

    我叹了一口气,从背后将任母打晕,用身体里仅剩的北冥之力将她送了出去。

    我能记得她离开时那惊讶和不舍的神情,还有眼角那一滴尚未流出的泪水,那是为我而流的……

    小刺猬,我任文昊此生能得你这一滴泪水,此生也不算是枉爱一场了。

    阮黎芫,来生,我北冥泽与你依旧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下一世,就算依旧被惩罚,我也不会让你的!

    “轰轰隆!”周围,无数的炸弹轰的一声爆炸,我笑着,给了阮黎芫一个最美的回忆,我不觉得现在临死的我有多么美,但至少,我的这一生是美的。

    又有几颗炸弹被引爆,我被那炸弹的冲击力给炸飞,我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慢慢的从身体里飘出,慢慢的往上升。

    我感觉不到疼痛,可我往下方看了看,却看着那具尸体被炸弹炸完后引发的大火慢慢烧成了灰,原来,这就是被烧死的感觉。

    越往上升,我来到了地面,阮黎芫跪坐在地道面前,眼神里仿佛全是我的身影,连阮黎黎都不管了。

    而那一眼,是我最后以任文昊的身份看她,我想,即使是当时,我也是辛福的吧……

    ——————————任旭尧篇。

    我叫任旭尧,据说尧是古代的一位名君,可我一直不觉得,我有做名君的天赋。

    也是,像我这样的人,生活在这样的家庭中,连爸爸都没有,又哪儿来的名君可言?

    我从出生起,就从来没有见过我爸爸,我甚至在期待,有一天,爸爸会回来看看我,然后我在爸爸的面前撒撒娇,卖卖萌,也许,爸爸还会陪我玩。

    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每一次在妈妈面前提起父亲的时候,她总是对我很凶,她告诉我,我没有爸爸,我从来都没有爸爸……

    就连学校里面的小朋友都一直叫我野孩子,妈妈不疼爸爸不爱的野孩子,我一直被嘲笑,到了后来,我再也不敢对父亲有什么期望了。

    我妈妈是一个大夫,一个医术特别好的大夫,可是大夫的天职不是治病救人吗?可是妈妈却每天都窝在自己的研究室里,制作一些奇奇怪怪的药剂。

    她的心里,只有那些药剂才是最重要的,有些时候甚至可以为了那么一两瓶药剂,在研究室里蹲守两三天。

    可若是妈妈能够将她对药剂的执着稍微用一点在我身上,我也会知足的。我没有爸爸,没有父爱,可我连妈妈的母爱都不曾体会过。

    记得有一次,研究室里爆炸了,我由于担心妈妈,想要去看看她的情况,可我刚一踏进研究室,里面就有一股浓浓的烟味,我心急了。

    我跑进研究室里,我看不到妈妈,我的内心前所未有的一阵慌乱,我在研究室里不停的穿梭,可我就是找不到她。

    我以为妈妈也不在了,我以为她也弃我而去了,早知道……早知道我就……

    “咳咳。”我心里的话还没说完,我就听见角落里有一阵微弱的咳嗽声,我跑过去一看,原来妈妈躺在那里,手里拿着一瓶透明的药剂。

    “妈妈……”我看见她想要起来,我想上去扶她,可我还没跑近就被她一推手给推在了地上,脑袋撞上了桌角,还流出了丝丝血迹。

    可是妈妈似乎根本看不到我,她自己站起来,拿着那瓶药剂兴奋的唱起了歌,嘴里还不听的念叨着“我的逆天……我的逆天……”

    没错,这就是逆天,我亲眼见证了逆天的成长,可我也被妈妈忽略了个彻彻底底。

    对于妈妈来说,只要有她所谓的逆天,有她那些医药陪着,不管休不休息都无所谓,不管吃不吃饭都无所谓。

    所以我的食物都是由保姆准备的,每天上学下学都是由保姆接送的,我从来没有看见母亲,出过那间研究室。

    我晃了晃有点晕的脑袋,咬了咬唇,心里补上了之前要说的话,如果早知道……我一定不会让妈妈在做这么危险的事情的。

    我知道母亲有一个秘密的地下室,是专门储存制作成功的药剂的,我悄悄的潜入地下室,一瓶一瓶的将它们毁掉。

    我以为,没了那些东西,母亲一定会放弃的,可是我没想到,母亲发现之后,居然用她专门制作药剂的小刀往我身上戳。

    “小杂种!你是不是想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