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任文昊⑥
    ,精彩小说免费!

    难道是因为小刺猬这个名字好听?

    这是我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到的,再后来,我一次一次的看着小刺猬出彩,一次次的看着她的快乐,我知道,自己是真的沦陷了。

    若那个人是她,我愿意一步一步的进入她的圈套之中,成为她的俘虏,永生永世的待在她的身边。

    只是,她所设置的圈套,从来不是为我罢了。

    那一次尧尧的诊所失窃,她可以不顾危险的跟着尧尧,可以为了尧尧受伤,甚至可以为了尧尧做任何事也心甘情愿。

    我嫉妒了,这是我第一次嫉妒尧尧,以前我对尧尧总有一种愧疚之前在里面,所以无论尧尧做什么我都真心的祝贺他。

    可我现在真的嫉妒了,我也是人,不是神,我做不到感情分明,所以这一次,我生出了一种和尧尧公平竞争的想法。

    可是我,从一开始就没有和他公平竞争的资格。小刺猬走了,是被尧尧赶走的,可我和尧尧心里都清楚,这里面的原因。

    那一晚上,也许是因为小刺猬的离开受了刺激,尧尧的记忆复苏了,在他记忆复苏时,嘴里一直念叨着一个名字——翎芫。

    我不知道这个翎芫是谁,但我清楚这一定不是小刺猬,虽然同有一个芫字,但到底是不同的。

    我开始讨厌他,讨厌他得到了小刺猬的真心,却还要赶走小刺猬。讨厌他得到了小刺猬的真信,却还要脚踏两只船。

    所以我走近了他,想要看看他说的翎芫到底是谁,却没想到他的脑袋上方,出现了顾倾城的身影。

    是的,没错,那是顾倾城,尧尧他虽然恢复了记忆,可也只忆起了上一世而已,当然,若是忆起了更多,那还得了?

    毕竟,他不是真正的郗溟夜,只是那郗溟夜身体里的一部分——阿夜而已。

    到了万千小世界,他就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又怎么可以跟高高在上的郗溟夜作比较呢?

    拖他的福,我也想起来了,我叫北冥泽,是那个被冰翎月从混沌空间捡回来的卑贱的一个奴而已。

    我到这里来,不过是因为上一世作为楼冥泽时对顾倾城做的事太过分,被冰翎月派下来历劫的而已。

    是的,小刺猬,不,现在应该叫阮黎芫了,她,就是我这一世所必须历的情劫。

    原计划中,任旭尧是没有我这个同父异母的,后来为了剧情需要,才勉强将我插进来,并且以惩罚我为理由。

    小刺猬这个词我也终于知道了它的由来,那是上一世阿夜叫顾倾城的称呼,难怪,难怪我以前没次叫阮黎芫小刺猬的时候,她就愣了一会儿。

    别人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你的位置啊,你还在期待什么呢——任文昊?

    没多久,替任旭尧修复记忆的人就过来了,我已经尽量掩饰了,可她们依旧很快就看出了我的不对劲。

    他们说,既然我已经恢复记忆,况且情劫已经厉完了,是时候回去了。可是我怎么可以回去呢?

    我的情劫……根本就没有完啊。

    在这里又待了两年,我无意之中发现黄月姐姐居然来了,她似乎在跟任旭尧谈什么。

    八八年的时候,阮黎黎出生,任旭尧就迫不及待的带着我去了那黑坊,我在黑坊又一次看见了阮黎芫。

    我心里知道,任文昊爱的是阮黎芫,是那个即走过阮黎芫的一生,又做过顾倾城,心中有自己算计的阮黎芫。

    而不是那个一出生就被人算计,被人安排着走不属于自己的路的阮黎黎。虽然阮黎芫就是从阮黎黎变化过来的。

    所以我分的清,可就算是阮黎芫又怎样,任文昊已经死了,我是北冥泽……

    我刻意的疏远她,可是到了最后我依旧没有忍住,给她提醒了一番,我的定力就是这么差啊……

    兰雪,偷走了阮黎黎,我不能容忍的是,她居然还想杀了阮黎黎,如果阮黎黎死了,阮黎芫也就不存在了。

    所以我逼她,我把我所有能做的都做了一遍,我都没有得到我想知道的消息。也许,化作任文昊在这里走上一遭,连最基本的手段都快忘的一干二净了。

    再到后来,阮黎芫落入了纹龙帮的手上,这消息是我用北冥泽专属的力量得到的,可是我没办法去救她,也不能去救她。

    当任旭尧给我纹龙的消息时,我知道,这是我的机会了,我带着人以扫荡的速度终结了纹龙。

    可是在最后一刻,我的身子僵了一下,那是任文昊的残念,我知道了,这个人一直说自己有都讨厌他的母亲,可是到最后始终下不去手。

    他还是爱母亲的,就好像楼冥泽爱楼皇后那样爱,只是不肯用言语来表达罢了,我放走了任母,我只希望她不要不知死活,再去招惹不该招惹的人。

    可是平静的日子过了一年,这一年以来,任旭尧每天都在郊外的新诊所里忙碌,我知道他这是在准备迎接阮黎黎的到来。

    我每天都给他发消息,让他以为我还是那个任文昊,可是我就是借着发消息的这个机会,偷偷的看看芫芫。

    因为我一直都知道,芫芫是离不开他的。而我体内的北冥之力,也几乎快要用完了。

    北冥之力就是我体内的那股力量,属于我的力量,我可以用他看到自己看不到的东西,可始终是有限制的。

    也许,再过不久,就是任文昊这个身体寿终正寝之日,我再也不能像任文昊这样带着强烈的感情喜欢着阮黎芫了。

    我又收到了消息,那王福林和任母一起抓走了阮黎黎,这两个人都曾经在我手上逃脱过,真是……不能容忍啊!

    当初在剿灭纹龙帮的时候,我就已经发现了纹龙帮的紧急密道,足以让纹龙帮“死而复生”的密道,我由于着急,本能的朝着那条密道而去。

    可我在密道旁边看见了脚印和摩擦的痕迹,我一眼就认出那是阮黎芫,这个傻女人,在做顾倾城的时候还是挺聪明的,怎么现在就看不出来里面的机关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