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任文昊⑤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个小女孩和她很像,但毕竟不是她,若是这么贸然的将她塞到魂组里,万一掀起一场风波怎么办?

    又过了几个月,按照时间算算,今天,刚好是我第一次看见她的日子,一切都按照日常的轨迹在发展,不同的是,我已经十九了,尧尧也二十岁了。

    尧尧需要一个徒弟,虽然我知道这是我单方面认为的,可我还是想要给他安排一个徒弟。

    因为我和他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实在是太无聊了,总得给自己找点乐趣。尧尧又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所以,我想到了我的那个小女孩。

    既然不是她,那就没有必要花费太多精力,但是小女孩的性子和尧尧挺配的,所以我这么做了。

    我为尧尧安排了一出特别精彩的戏,可当我把尧尧带到那个地点的时候我懵了,场景是那个场景,可是面前的一切都不在是我熟悉的那个流程。

    原本应该放满鲜花和礼品的天台,被一群莺莺燕燕所代替,那些女人中间坐着两三个贵少,可说好听点是贵少,不过也就是地痞流氓罢了。

    再看看我安排的小街道,这是一条早就废弃了的街道,我之所以会将地点选在这里,就是因为它的气氛。说是小街道,其实是被四座大楼包围起来,比较长,比较大一点的院子而已。

    要想进去,或者想出来,都必须从指定的大楼里按照路线才行,可是为什么,现在变成了无数小孩的杀戮场?

    那群贵少在一栋大楼上面,为了不引起注意,我和尧尧站在另一栋大楼里面,我看见那个我安排的小女孩站在街道中间,疯了似的屠宰周围的人。

    她的动作,她的眼神,简直就像极了……不,完全就是另一个她,有那么一刹那,我以为,是她回来了。

    她的屠宰速度很快,第一批猎物被屠宰完毕,我看见她轻轻的抱起自己脚旁边小婴儿,就像大人哄小孩一样哄着那个婴儿。

    原来……这个小婴儿是她要保护的,是她在杀戮之中唯一留下的信念,我看见,她抱着婴儿,慢慢的,慢慢的进了另一栋大楼。

    良久,她都没有出来,我想,她应该是去找出口了吧,可是出口并不在她进的那个大楼里。

    果然,她很快还是从那里面退了出来,只是手上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米粥,她坐在地上,轻轻的端着碗,给那个小婴儿喂了过去。

    我想,她应该是善良的吧,自己用命抢来的米粥都舍不得吃,全部喂给了那婴儿。

    也许是因为太饿了,一小碗米粥根本就不够吃,那婴儿不停的哭,不停的哭,哭的人心烦。

    如果是我的话,也许会直接扔下那个婴儿,自己离开吧。

    可是她没有,她轻轻的拍着婴儿的背,似乎是想哄婴儿睡觉,渐渐的,婴儿的哭声停止了,我由于站的比较远,真的以为那个婴儿睡着了。

    可就在这时,我听见了她的哀嚎,是那么的让人心疼,让人寒心。

    在接着,我看见她站了起来,再一起身时,周身的气质和眼神已经完全不一样了。难道……

    不,不会的,我已经认错过她几次了,我不能在犯同样的错误,这个小女孩不过是我捡回的一个娇滴滴的小丫头罢了,不会是她的。

    可是为什么,我的眼睛离不开她?这一次,这小丫头已经和我记忆中的那个她完全重合了,我以为这是我的错觉,可我看见她已经以最快的速度收割完了第二批猎物的性命。

    抓着大楼的墙壁,一步,一步的往上爬,我一下子就被这个惊艳了,我愣住了,完全都不知道该干什么。

    尧尧在我身边冷冷的笑了一下,我不知道他内心是怎么想的,我只知道,我这次,是真的找到她了……原来,她一直在我身边。

    我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看着她一步步的攀登,上最高峰,那样的身手,英姿飒爽,比我和尧尧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真的在是六岁的小女孩吗?我不相信,因为,我在她眼里,看到了只有成年人才有的辛辣。

    也许,就在那一刻起,我的心里,更放不下她了。

    后来尧尧不知道怎么了,在她拿着武器对准那个护卫的时候,尧尧离开了。

    我本还不想走,可是我心中有一个信念,那就是若不拦住尧尧,也许,我就又会见不着她了。

    在临走的时候,我故意留下了一些动静,希望引的她的注意,果然不愧是我看中的人,她没过多久就追了上来。

    我在尧尧面前说了她的不少好话,我希望尧尧能够收留她,这样自己也能沾沾光,去看她。你问他为什么不自己收?

    那也要她同意才行啊,还记得她当初看我的眼神……罢了罢了,我使出了浑身解数,到最后才说服的尧尧,倒是她……

    不开口则已,一开口惊人,居然一来就问尧尧的年龄,还把尧尧给得罪了,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天崩塌下来的场景……

    因为……百年都没有出现过任何感情波动的尧尧,居然——生气了!这得是多大的仇啊,可是她也只问了一句年龄啊……

    不……不对,在我劝架的时候,好像她还说了尧尧老来着……

    啊啊啊!不行不行,在这样下去,尧尧就更不会收她了,对了,我好像还有一招没有用!

    这招,就是所谓的激将法!

    我看得出,尧尧对她还是挺在意的,不然也不会耗费那么大的心思跟她斗嘴,所以当时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抓着她的手就跑。

    不出我所料,我还没有跑出两步,就被尧尧给抓了回去,我看着尧尧将她带走,明明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内心却总是空落落的,好像什么都没有得到。

    我叫她小刺猬,因为她浑身都是刺,除非是她认可的人,否则谁接近她就会扎你一下。

    这个名字不是我一开始想到的,而是在后来证实的,可当时小刺猬认师时,我能脱口而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