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托你之福
    ,精彩小说免费!

    “……”阮黎芫走上前去,想要安慰安慰任旭尧,阮黎黎那个小鬼灵精,比她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又怎会让自己轻易的被抓走?

    况且阮黎黎身形娇小,又怎么可能会留那么多血,任旭尧身上又没有伤,这很明显是那些坏人的嘛,综上所述,阮黎黎完全没有危险,不需要这么难过的……

    “不难过?”任旭尧扶着膝盖起身,面视着阮黎芫,表情冷冷的,他这是生气了啊,气的不是其他,而就是阮黎芫那不温不火的态度。

    黄月说,他是芫芫十年后的师父,所以芫芫才会回来。只是如果他有这么个徒弟,一定会教育她好好做人,又怎会如今天一般冷血?

    对别人冷血也就罢了,可是阮黎黎是她自己啊,连自己都能做到如此,芫芫她是当真不在乎吗?

    不在乎……呵,是啊,还有什么能让她在乎的呢?他不懂芫芫心中究竟是如何想的,可是他这次,是真的害怕了,也寒心了。

    任旭尧走了,这次,是他先头也不回的离开的,他必须去救阮黎黎,否则……算了,不提也罢,既然她不想动手,那就让他来吧,反正都无所谓的……无所谓了……

    风,吹着树叶沙沙沙的响着,阮黎芫的眼角不知何时滑落了一颗泪珠,这就结束了吗?

    只见任旭尧与阮黎芫擦肩而过,慢慢的,慢慢的走远。

    ……

    黑店地下,当初任文昊剿灭纹龙帮的时候,只是将纹龙上面的木头房子给破坏烧毁了。而地下的由于是石头做的也没办法,只是让人在这块区域新种了一块儿草地,用来掩饰地下的东西。

    任文昊以为纹龙消失后,就再也没有人知道纹龙的位置了,而他却疏忽了一点,那就是当初交手时不小心跑掉的两个人,他们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纹龙的位置。

    “嘶……”黑衣男子将阮黎黎绑起来扔到一边,走到位子上查看自己的伤势,虽说即时止了血,可是任母的那一刀也不是白给的,痛死他了。

    “你没事吧。”任母也将刀刃丢到一边,走到旁边坐下,看样子是在关心他,却是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呵,托您的福,还没死。”王福林将伤口重新包扎了一下,现在纹龙帮没了,连盗版逆天也都找不到了,他也只能将就一下,任伤口自生自灭了。

    “所以你是在怪我吗?”任母回过头来反问王福林,当时在抓阮黎黎的时候,说好了是王福林去抓,她来帮忙的。

    只是阮黎黎跑的很快,吼的又特别大声,她没有办法才想用刀刃来吓吓阮黎黎,可是没想到在阮黎黎的挣扎过程中,倒是把王福林给刺中了,不过好在还是抓住了阮黎黎。

    就在这时,任旭尧就跑过来了,她俩带着阮黎黎迅速跑路,这才避免了暴露。

    可现在什么意思?她又不是故意的,王福林是打算和她算这笔账吗?

    “那哪儿敢啊,只是你要清楚,我们现在上一条船上的人,一方吃亏另一方也是讨不到好的。”王福林冷笑一声,这是要给任母做下马威了。

    还记得六年前他被手下带着跑路的时候,一路上手下对他忠心耿耿嘘寒问暖的,弄得他真的信了那个人。

    那手下一直怂恿着他,让他去找孙夫人重新崛起,他也就答应了,可是没想到那手下当天晚上就跟一个不知名的人打电话,什么纹龙什么帮派点的。

    他仔细寻死了一下,纹龙?帮派点?这不是孙夫人的势力么?这个时候能让手下打电话的,要么就是像任文昊说的一样,是孙夫人派来杀他的,要么就是任旭尧派来利用他找到孙夫人的。

    若是找到了,他很有可能被弄死,若是没找到,他还是有可能被弄死,反正没有一件是利于他的,横竖都是死,不如换个安全的方法。

    第二天,他找来了毒药,乘那手下不注意时给他下了毒,手下死后,他就独自收拾行李一路跑,一路跑。

    终于,要在跑出a国的时候,却因为没有通行证而被拘留,一关就是五年,等五年出来之后,世界全变了。

    他在外面待不下去,只好隐姓埋名悄悄回到了晋江市,听说当时纹龙帮已经被灭了,他就想着能不能去找点能够生存下去的东西。

    却没想到遇到了一直藏在纹龙没有逃走的任母,也就是当年的孙夫人,这个孙夫人,当年可是一直高高在上,可如今穷困潦倒到连他都不如,他自然是不愿意在与之为伍的。

    只是孙夫人却想和他合作报仇。报仇吗?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事就是生存下去,报仇什么的都不重要,只是孙夫人却抛了一个非常诱人的饵给他,他也是被蛊惑了。

    他和孙夫人在那个纹龙,不,是暗无见天日的地下室里谋划了整整一年,这一年里,饿了,他们就抓老鼠来吃,渴了,就在地下室里面挖几个洞,让外面的雨水渗透进来。

    她们为了不被人发现,整整一年没有出去过,当然,这孤男寡女的,年龄相仿,整整一年的时间又怎么可能没有**?

    为了方便,他们互相解决,刚开始只是用手,还隔着衣服,可是到了后面,直接弄几下就完事了,一天至少好几次,就这样,他们成了**。

    可是身体上越来越亲密了,心理上却互相忌惮着对方,毕竟几年前相处的并不愉快,这不,他们的第一次行动,任母不过手失误了一下,他都觉得这是在害他,让他不得不提防。

    “王福林,你可别太过分,我告诉你,等我报了仇以后恢复以前的身份,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你信不信!”任母虽然过了那么久的苦日子,可还没有受过这种气,她如今被骂自然是不甘心的。

    “呵,还把自己当做贵妇人呢?没了我,你什么都做不了,还想报仇?”王福林冷笑一下,不把孙夫人的话当做一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