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更胜一筹
    ,精彩小说免费!

    “我还想问你呢!今天那么多人追着我我无处可跑才选了这么个荒郊野岭的,可是你呢?”阮黎芫冷冷道,“你拖着个中毒的身子不去找医生或者你家姑姑给你解毒,还往这边跑,不会是……”

    “闭嘴!我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任何医生都救不了我,我一心寻死,又不想连累姑姑,不往这边跑往哪儿跑?”兰雪说的没错,她现在的毒已经侵入到五脏六腑了,如果在不吃解药的话,可就真的死了。往这边跑不过是因为……

    不说也罢,只是她没想到能在这里遇上阮黎芫,如果不是中了毒自身难保,她还真的想正式的会一会这个人,明明才十岁,武功却已经深不可测了,到底,她厉害在何处!

    “哦,我不过只是猜测一下而已,你那么急着解释干什么,难道真的是心里有鬼?”阮黎芫轻狂的笑笑,她怎么突然觉得这个执拗的兰雪还有那么一点点可爱呢?如果她能跟自己合作的话,一定会更可爱的。

    #你到底哪儿来的自信啊喂!#

    #芫:卖了我的事还没找你们算账呢,都给我闭嘴,不然小心你们的手!#

    #为什么是手啊?#

    #芫:难道你发弹幕不需要手吗?#

    “你才有鬼!你全家都有鬼!”兰雪恨恨的说道,阮黎芫这个人狡猾的很,可千万不要露出什么破绽才好。

    “切!要不是看着你时日无多的份上,我才懒得和你废话!”阮黎芫不屑的撇撇嘴,“如果你告诉我纹龙在哪儿,兴许我还能帮你解毒呢!怎么样,这个交易很划算吧!”

    “就在你后面!”

    “啊?”

    阮黎芫本来聊到兰雪不会说,都已经准备好了下一套劝说词,可是这没来由的一句话倒让她懵住了,回头一看,那不远处可不就是那黑店吗?

    “你逗我呢!”阮黎芫翻了个白眼,转身跟兰雪继续说话,兰雪现在身受剧毒,就算想跑也跑不了,只好继续站在这儿跟阮黎芫胡扯。

    “那酒店的名字确实叫纹龙。”她摆摆手,证明自己的无辜。

    “……”阮黎芫再一次回头看了看,那酒店的名字还是用的那种老式的牌匾制作的,由于时间太久,上面的字已经看不清楚了,所以她之前进去的时候也没有注意,现在仔细看看,好像还真有那么回事。

    “不对,你不是说你第一次来这儿吗?你不是说你来这儿只是寻死吗?你怎么会知道那酒店的名字?”阮黎芫发现了不对劲,开始咄咄逼人,也不看在兰雪是个病人的份上了,如果运气好的话也许还能找到真正的纹龙。

    “我确实说过我是一心寻死,但我没说我不能来一个熟悉的地方寻死啊!”兰雪心虚的回道,有些底气不足。

    “你就胡说吧你!你常年都在国外,国内哪儿来的什么熟悉的地方?”阮黎芫见她这个反应,心里更加坐实了她的想法。

    “我……”兰雪埋着头,好像很伤心的样子,本来阮黎芫想趁着这个机会比她说出实话,却没想到她咳嗽了几声,吐出了一口血。

    这血不吐还好,一吐吓一跳,兰雪眼睛都快出现了泪水,“那里以前是我母亲最喜欢的地方,我当然来过了……”

    “……”阮黎芫无语,这兰雪的演技未免也太逼真了吧,比她还更胜一筹,如果她刚刚不是去过那酒店,谁会想到居然有人最喜欢的地方是黑店?

    “怎么?你还不相信不成?”兰雪忍着身体里毒发的痛,继续抹眼泪。

    “算了算了,懒得和你废话!”阮黎芫叹了口气摆摆手无奈道,身上的小小芫就像秤砣一样,反正又问不出什么,她干脆与兰雪擦肩而过,准备离开,“对了,你不是要寻死吗?记着死干净点儿。”

    “不是,”兰雪气急,“我死的干不干净关你什么事儿啊!”

    “……”阮黎芫撇撇嘴,“如果你死的不干净,被师父他们发现的话,他们一定会以为是我干的,那我可不就倒霉了?”

    “感情说来说去想的都是你自己啊!”兰雪嫌弃的看了她一眼。

    “什么叫为了我自己啊!如果你没死干净被师父他们发现了,他们为了找到问了一定会从你身上继续寻找线索,那你岂不是又给你姑姑添麻烦了!”阮黎芫走了两步听见兰雪在诬陷她,为了给自己证明,她想出了一个好理由来哄骗兰雪。

    说的好像……还挺有道理的。

    呸呸呸呸!寻死不过是她撒的谎而已,又不会真的去死,神特么得有道理啊!

    不对啊!阮黎芫和旭尧哥哥都已经断绝关系了,她凭什么还叫旭尧哥哥师父?

    阮黎芫你给我回来!我命真的不要了,我们俩好好谈谈!

    兰雪撑着强艰难的转身,结果连阮黎芫的影子都没看见,不会吧,她才刚走啊!怎么走的那么快?

    没过一会儿,只听见“扑通”一声,兰雪吓了一跳,没多久就听见阮黎芫破口大骂的声音,“哪个缺心眼的在这里挖的洞啊!别人劳资抓到,否则……”

    否则怎样?否则干嘛?

    兰雪无语的走到旁边一个没有盖井盖的水井旁边往下面看去,这个水井已经荒废很久了,一直都没有人管所以连个井盖都没有。

    天黑黑雾茫茫,没灯光没月亮,看不清水井很正常,可怜了芫芫没注意,倒了大霉才掉下去!!!

    昕昕寄语:以上是个绕口令,没事写来给大家玩玩的,大家可千万别在芫芫面前说哦!

    “阮黎芫?阮黎芫!兰雪叫了几声,可是里面的人除了说了之前骂的那几句话之外就再也没有过动静,怕是昏迷过去了哦!

    “雪儿,你辛苦了。”兰雪身后出现了一个中年女声,她一回头,那正是自己盼了很久的人,“姑姑?”

    中年妇女点了点头,这可不就是上次拍卖会上出现的孙夫人吗?任文昊的母亲,孙氏集团现在的掌管人,纹龙的帮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