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不得安生
    ,精彩小说免费!

    “文昊哥哥,我不过只是想见旭尧哥哥一面,你这样将我苦苦相逼,又是何必?”小巷里,兰雪抱着小小芫一步一步的往后退,如果是其他人还好,可这是文昊哥哥,那个从小敏锐力和洞察力不输旭尧哥哥的人,不管她往哪儿跑,都逃不过任文昊的追捕。

    她这也是被逼的慌不择路了,却没想到来到了一个死胡同,后面的人紧追不舍,她实在是逃不掉了,只能想办法打打感情牌,拖延时间,然后找机会逃出去。

    “那你又是何必?尧尧他很久之前就表明了心意,他只把你当做妹妹看,可你又何必苦苦纠缠,搞得大家都不得安生?”任文昊带着人一步步的逼近,他不仅要救回小小芫,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只有把这件事了了,他才能放下。

    他的记忆和任旭尧一样被封住了,那天任旭尧记忆复苏,他也想起了不少,可是任旭尧的记忆又被封印,他的记忆却一天比一天想起的更多。

    正因为这些,所以他害怕,怕有一天真正的爱上芫芫,爱的无法自拔,连应该做的也都忘了。所以他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感情,不管芫芫怎么样,他都不能在动容了。

    所以趁着黄月让任旭尧与芫芫断了,他也得把这段感情压在心里。那天给芫芫说的最后一句话,也算是他给芫芫的诀别。

    可他依旧没办法死心,诀别这两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放不下就是放不下,他也没什么好掩饰的。

    任旭尧的事,是他还没恢复记忆时就欠下的,所以他选择留下来并不是为了芫芫,而是还债,只要把债给还了,他的这一世劫数也就了了,下一世他再也不要,喜欢上这不该喜欢的人了……

    “不得安生?可我没有旭尧哥哥,我也不会安生,这么些年来我怎么对他的别人不清楚难道文昊哥哥你还不明白吗?我是真心喜欢旭尧哥哥的,为什么就不能成全我们?”兰雪凄凉的笑了笑,这十几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旭尧哥哥,可是上天对她太过残忍,让她什么都得不到,可是她不能就这么认命啊,她得为自己博一把啊!

    “成全?要说成全,必须得两情相悦才行,可是尧尧并不喜欢你。这么多年来,你确实做的很好,可不是代表你这么做别人就一定要对你感激,况且你错就错在……”任文昊顿了一下,后妈的话他不想说,可事到如今也不得不说了,“兰雪,以前的事大家都可以不计较,只要你告诉我,纹龙的帮派点到底在哪里……”

    “你们早就知道纹龙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兰雪冷呵一声,打断任文昊,既已查到了她,那么任文昊的母亲也就是她的姑姑想必也是瞒不住了,可是既然如此,文昊哥哥又为什么要赶尽杀绝?难道这里面有什么误会吗?

    她从出生起就和文昊哥哥等人一起玩耍,可谓是真正的青梅竹马,可是她五岁的时候就被送出了国,再也没回来过,五岁还不是个记事的年龄,要不是她对旭尧哥哥感情深厚,恐怕连这个人都忘了是谁。

    所以她不知道当年发生的事也正常,她出国时任文昊才六岁,而那件事是他七岁时发生的,从那以后任文昊才开始渐渐的讨厌母亲,可是连任母都不知道那件事早已被任文昊知晓,只觉得他这是叛逆期,可这叛逆期未免也太长了些,长到如今已经成年了也依旧不肯和她好好的说一句话。

    “其实也没多久,不过四年而已。”四年过去了,他也不在是当年那个需要刻意伪装出阳光灿烂的任文昊了,如今他已二十二岁,也能够处理更多的事了,虽然还没有完全摆脱任家,可也差不多了,等任家完全倒闭,他也可以不在背负那些东西了。

    “是啊……四年……”四年的时间,兰雪也从任性的大小姐蜕变成熟了,唯一不变的依旧是那一片痴心。四年前她抱着期望回国,可没想到回来看到的确是如今的物是人非,四年眨眼便过了,比起那些在国外苦不堪言的日子,确实不是很久……

    “兰雪,你听我一句劝,不要在执迷不悟了,还是那句话,告诉我纹龙的帮派点,也许我们能念在往日的情分上……”

    “往日的情分?”兰雪苦笑一声,随后有哈哈大笑起来,“文昊哥哥啊,若是我们之间真的还有往日的情分的话,你还会把我逼到如此地步吗?”

    任文昊垂眸不说话,他觉得自己已经给兰雪留足了情面,若不是看在小小芫的份上,换做以前,他早就找七彩阁的人出面,直接拿一颗诚实丸,到时候什么都招了,还怕找不到帮派点?

    “文昊哥哥,你当真如此狠心?”兰雪失望至极,她以为,小时候印象中的那个善良的文昊哥哥是会放她一马的,可是她不知道的是,那个哥哥已经随着那件事的发生而变了,更何况他还恢复了往生的记忆,往生的任文昊,可是狠辣不输于阮黎芫的。

    “你杀了我吧。”兰雪冷着脸,沉沉的说道,就算是死,她也不会背叛姑姑的,她的母亲是孙家的大女儿,比姑姑年长了一岁,可是命却不好,年纪轻轻就死于非命。

    还记得当初娘亲死在她面前的时候,父亲整日喝酒买醉,一旦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打她来撒气,是姑姑给了她家的温暖,还将她送出国,免得在家继续被那个禽兽父亲欺负。

    可是她在国外无依无靠的,也免不了被人所害,是姑姑,帮她排除了一切困难,还让她学习武功技巧,直到四年前父亲死了之后,姑姑猜将那早已千疮百孔的兰氏集团修整好交给她。

    其实她的父亲一直都在花天酒地没有什么能耐,可是孙家一共就两个宝贝女儿,又岂能嫁给无能之辈?

    看看小女儿任母嫁的任父有多能耐就可以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