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任文昊②
    ,精彩小说免费!

    那个地方很远,很远,远到我坐在车上都快睡着了都还没有到,等我醒来,母亲已经进了那个地方。

    这是一栋别墅,很大的别墅,坐落在想迷宫一样的大森里里,虽然没有家里大,但我根本就看不到它的全景。

    悄悄的走上前去,也许母亲觉得这里不会有人来,所以根本门都没有关。

    “嘭”的一声,我通过门缝往里面瞧去,我只看见了母亲手上拿着一块特别大,特别长的木块,地上还躺着一个人,鲜血淋漓的。

    母亲的眼睛似是被那鲜血给染红了,只听见她嘴里不停的嚷嚷道,“贱人,去死吧!贱人,去死啊!”

    死?我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因为在曾祖父去世的时候,我听见每个人的嘴里都有这个字,就在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来,母亲给曾祖父吃的药就是从这里拿走的,这里有一个阿姨,听她们的对话,好像她就是尧尧的母亲。

    “贱人,我让你给我逆天,你都给我了什么!”母亲撕心裂肺的吼道,将那阿姨推到在地,特别重的推到在地。

    “呵,可不就是逆天吗?难道你只知道这是上有救人的逆天,却不知道还有杀人的逆天吗?”杀人于无形之中,无痛,无痒,无形,无色,更无味。

    曾祖父似乎就是这么安详的死去的,没有一丝痕迹。

    “贱人!贱人!”母亲狠狠的抽着那个阿姨的巴掌,嘴里不停的骂着污秽的词语,那不是我认识的母亲……

    可是这样的场景,我在尧尧身上也曾看到过……

    母亲,原来,你是这么的可怕吗?

    那个阿姨硬生生的扛着母亲的巴掌,连吭都没用吭一下,可是我看着都疼,她怎么可能不疼?

    “狐狸精,我告诉你,这就是你的下场,这就是你抢别人老公的下场!”那个阿姨疯狂的笑着,母亲越是打她打的厉害,越是骂她骂的厉害,她越是笑得厉害。

    “你闭嘴,你闭嘴!”母亲再一次的给了她一巴掌,这一巴掌是最重的,将她的脸都打肿了,可是她还是在狂笑。

    我心里在颤抖,可怕,为什么这么可怕?阿姨,为什么你不能像母亲求饶一次,母亲,为什么你不能放过阿姨?

    两人一直在对峙着,谁也没有让过谁,直到最后把母亲彻底逼急了,她拿起桌上的一个东西,朝着那位阿姨砸了过去。

    “嘭”的一声,这里就是我刚刚看到的场景,母亲手上拿着那块特别大,特别长还滴着血的木块,地上还躺着一个人,鲜血淋漓的。

    阿姨倒在了地上,我不知道她到底死没死,我只知道,母亲将那木块扔在地后,拿起了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没多久,身后传来汽车轰隆轰隆的声音,这个时代交通行业还不怎么发达,声音大极了。

    我害怕被母亲发现,不得不躲在了一旁的草丛中,幸好之前来送他的司机已经走了,否则待会儿人来了他说都说不清楚。

    我看见那些人一个一个的进去,抱了好多好多不同的药剂出来装在车上,再从车上报出了好多好多木材、汽油。

    那是干什么的?我心里这么想,可我还没有想清楚,母亲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吩咐那些人,把木材一根一根的围绕着别墅排列起来,将它围的密不透风的,随后,他们在木材上浇了汽油,每一根木材上都有汽油,每一滴汽油都没有浪费……

    打火机,无数个打火机被他们点燃,分了东西南北四个不同的角落扔了出去。

    满天的火花,对于那些人来说不过是扔个打火机的事,可是我就躲在黎别墅很近的草丛里,那炽热的火焰都快烧到我这里了。

    好烫……好热啊……

    就在我感觉自己也要被烤化的时候,母亲终于带着那些人离开了。

    母亲一走,我就迫不及待的跑了出来,凉风一吹,我觉得自己身上一下子就舒服了。

    可我觉得舒服,是因为我远离了火源,可里面的人呢?就处在火源之中。

    是的,母亲还有她叫过来的那些人,从别墅里搬了不少东西出来,却唯独,没有带那个阿姨……

    我站在别墅面前,看着那熊熊的火焰一点一点的吞噬我所看到得景物,就连我刚刚躲得地方也被消噬了。

    大火烧的很高,很高,很远,很远,连周围森林里的树都差点没能逃过一劫。

    我想去救那个阿姨,可是我根本就救不了,在这恐怖的火焰面前,我几乎毫无反抗之力,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看着……

    那烈火映的我脸颊通红,映的我的内心……也是通红的。

    我的感触很深,我意识到,生命的脆弱与渺小,和这些比起来,我以前所受的那些苦又算什么?

    我还意识到,我那个从未让人看透过的母亲,到了现在,是越来越让人寒心了……

    终于,火焰在我面前消失了,留下的不再是刚刚那个金碧辉煌的别墅,却只有那一片片的灰烬……

    风一吹,这些灰飘散开来,熏到我的脸上,我被呛着了,轻咳了两声。

    无数的灰在我周围漂浮着,我的手慢慢的握紧,握紧拳头……

    终于,我转身,找到了之前送我来之后,再在外面绕着大森林转一圈,然后在到外面等我的那个司机。

    司机什么都没有问我,他似乎也看出了我内心的挣扎,只是一路沉默的将我送回了家。

    回家之后,我看见了母亲,此时她正一脸焦急的往我这里跑过来,关切的问我去哪儿了,有没有受伤。

    这是第一次被母亲关心,若是以前我一定欣喜若狂,可现在,我一看见她,就看见她满手的鲜血,满手……

    “昊儿,昊儿?你今天怎么了?”母亲心疼的问我,许是我今天出去了那么久没有回来,她这才起疑了,看着我脸色不对,想要伸手来摸我的额头。

    “……不要。”我叫了一声,叫出了那声我一直藏在心里不敢喊出来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