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任文昊①
    ,精彩小说免费!

    “爸爸,我想出去玩……”四岁的我站在他面前,显得是那么的渺小。可是他根本就不管我有多小,我不停的抹着眼泪,他也不管不顾。

    我只知道的是,别的小孩儿都在玩游戏,而只有要被关在这里无休止的学习,学习?

    “闭嘴!我告诉你,今天不做完这本练习册,就不许吃饭!”他朝我脸上甩了一本练习册,愤愤的走了。

    练习册掉在地上,我捡了起来,这是一本六年级的练习册,从我三岁之后,他就给我请了家教老师,仅仅用了一年时间就让我把一到六年级的所有课程熟记。

    如果我想做自己的事,就必须学完才行,可每当我拼尽全身力气学完之后,他就会扔给我这么一本练习册。

    练习册很厚,比一本字典还要厚,等他做完都已经到了第二天,第二天,家教老师给他辅导过后,又是这样的一本练习册……

    我不懂得反抗,因为我只要一反抗,他就会让人将我绑起来狠狠的打,并且几天几夜都不给我饭吃。

    妈妈从来都不管我,甚至还让父亲给我更多更多的练习册,我就这样做啊做啊,没有休止的做过。

    从第一本练习册开始,我就没有出过我的房间,所有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面,我求妈妈,求她们放过我,可是妈妈只让我听话,说这是我的责任……

    责任?什么责任?继承家业吗?可是我对那些东西一点都不感兴趣,那诺大的家业对我来说不过就和这些练习册一样,冰冷,可怕……

    我知道外面的人是怎么说我的,天才,神童,将来一定有大作为,可是我不想有什么所谓的作为。

    我只想,开开心心的玩耍,我只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可是没人理我,也没有人愿意帮我。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做习题的速度越来越快了,终于能在一天之内抽出那么一点时间来去玩了,有一次在路过爸爸妈妈的房间时,我听见了里面的声音。

    “老公,我昨天又去看姐姐了,不过她疯言疯语的,好像还挺可怜。”这是母亲的声音,不过他们说的那个她是谁?

    “不是跟你说过吗?不要去理那个疯子,她根本就是一个疯子,不疯言疯语色还能怎样?”这……是父亲,是那个我最讨厌最讨厌的父亲,可是他们说的她到底是谁?

    “老公,我觉得我们对她是不是太残忍了?只可惜老爷子吩咐过她不能出来,对了,我记得她有个儿子,不如把他儿子接过来住几日,也算是我们对她的关心?”

    “行,都听你的。”

    ……接下来的全是嗯嗯啊啊他听不懂的声音,可是他却听懂了一件事,那就是如果爸爸妈妈接了那个人来的话,他不就有玩伴了吗?

    为了这件事,他还高兴了好久,晚上兴奋的睡不着觉,提前拿来了一本练习册将它做完,第二天一大早交给父亲之后,我跑去了大门迎接那个人。

    我今年四岁了,而他正好比我大一岁,五岁,这个哥哥虽然给人一种难以亲近的感觉,可是我还是喜欢他的不得了。

    我每天都提前做完作业,然后费尽心思的靠近他,我知道了他的名字——任旭尧……

    任旭尧?旭尧?尧尧?

    这个名字念起来格外顺口,那好,我以后都叫他尧尧了!

    尧尧,尧尧,他很不喜欢这个名字,可我偏要叫他尧尧,反正逗弄他是件特别好玩的事情。

    有一天,我去找他玩的时候,我看见母亲打他了,因为他给母亲端盘子,可是却掉在了地上,所以母亲责怪他。

    可是我看到清清楚楚,他明明把盘子端的特别稳,是母亲将他绊倒的,我不知道母亲是不是故意的,反正母亲在打他,往死里打,就好像父亲让人打我一样。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母亲打人,记忆中母亲就算讨厌也没有这样过,我不敢去救他,可我看见有一个比我小的小女孩想要去救。

    我把她拦住了,这个小女孩比我小一岁,似乎也是来陪我玩的,只是我一门心思在他身上,也就没有注意到这个小女孩,这个叫做兰雪的小女孩。

    我们俩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找他玩。所以有了她过后,每天找他的机会会更多了。

    可是有一天,我们被母亲给发现了,母亲狠狠的训斥了我,训斥了我们,她说我和兰雪都是企业的继承人,怎么可以和一个卑贱的下人在一起玩耍。

    卑贱……母亲给那个人冠上了卑贱的词语,可是他不是母亲接回来的吗?

    又过了一年,兰雪那个小女孩走了,听说是回去过生日的,本来我也想跟着一起去,可是母亲不让。

    我也乐的自在,因为母亲不在,我又可以光明正大的找他玩了。

    可是没过多久,连他也被接了回去,诺大的家里又只剩下我一个人,是那么的孤独,空虚?

    兰雪小妹妹也没有再回来过,听说母亲把她送去了国外,我好像她,还有他……

    有一天,母亲的爷爷生病了,母亲的爸爸是我外祖父,那么母亲的爷爷就是我的曾祖父咯?

    听说母亲和外祖父的关系并不好,但是曾祖父确是对母亲最好的,曾祖父今年也有六十好几了,如今大病一场,母亲自然也要回去探望,作为曾孙的我自然也要去的。

    终于可以逃脱父亲的魔掌,还可以玩,我自然是愿意去的,可是曾祖父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终于有一天,母亲拿着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一瓶药剂,想也没想就给曾祖父喝了下去。

    曾祖父死了,喝了那瓶药过后连五分钟都没有坚持到就死了,母亲哭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母亲哭,不对,应该是唯一的一次。

    将曾祖父安葬之后,我就看见母亲疯了似的开了车冲出去,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可我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我悄悄的跑出去,拦了一辆出租车跟着母亲,幸好我身上随时都有揣零花钱的习惯,否则我还真走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