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过河拆桥
    ,精彩小说免费!

    不仅是这一次,还有上一次,那贤阳拍卖行没有开起来之前,王福林就像一个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日子过的连乞丐都不如,如果不是她给了王福林重生的机会,怕他早就不知死在什么地方了,说起来,自己还是他的救命恩人,现在居然还想过河拆桥?

    “我呸……你不说这件事还好,一说这件事我就来气。”王福林冷笑,“当初我就说过任文昊和任旭尧串通一气,要想对付任旭尧,就得先弄任文昊,可你偏不听,非要给我下了死命令,不能动他,可你知不知道,老子差点就死在任文昊的手上。如果非要算的话,我的那条命早就还给你了!”

    “王福林,说起来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当时得到消息说昊儿中了‘吸血王’,一看就是你的手笔,那‘吸血王’可是我给你的,明明让你对付任旭尧,你却偏偏用在了昊儿身上!现在你还跟我发起脾气来了?”任母拍了拍桌子,当时在纹龙收到消息,她是心疼的不得了,可又奈何不能在昊儿面前暴露身份,她是硬生生的把这个给压下去了,后来昊儿好了还活蹦乱跳的,她才真正的放下心。

    可是一想到昊儿是任旭尧治好的,她心里就特别不平衡了。任旭尧本就对昊儿不怀好意,谁知道他是不是又下了什么**药,自从幼年时昊儿见到任旭尧开始,他就从来没有亲近过自己,所以,任母一直以为都是任旭尧那个小畜生干的好事,她一直在找机会弄死他,却一次次的被他躲过,真的是不甘心啊……

    虽然很不愿意,但阮黎黎还是用那奶声奶气的声音模仿着那王福林和任母的对话,不过她年龄尚小,有些话她还听不懂,不过这也不妨碍她依样画葫芦,学的那是活灵活现的。

    此时此刻,阮黎芫已经了解大概的情况了。六年前,王福林明里是要刺杀李海总书记,但事实上是借着李海的由头刺杀师父,不过刺杀未遂,让他给跑了。

    而那个指使王福林的人就是任文昊的亲生母亲,也算是师父的后娘吧,反正这里面有不少恩怨。

    不过任母心疼亲生儿子,所以控制了王福林,导致后面在杀害师父的计划失败,但是任文昊似乎完全不知道她母亲的计划,对王福林紧追不舍,所以最后任文昊才被“误伤”。

    反正剧情就是这么狗血,既然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身份,再加上任文昊在晋江市对他们的封杀,如果想要安全躲避的话,就只有……

    “阮黎黎,乖乖的在那里等着我,记住,千万不要惹怒那两人以免受伤,否则你知道后果的。”阮黎芫冷冷的说完,切断了心里感应,往那个方向赶过去。

    可怜的阮黎黎,好不容易找到个可以和自己说话的人,结果现在又没了,郁闷的她只能在地上画圈圈。

    姐姐从来都不允许她受伤,除了练武之外,她的身上只要出现一丝丝的伤口姐姐都会大发雷霆,她也尽量不让姐姐担心,可是没人陪她,她会无聊到疯掉的!

    ——公元1990年,九月十日,下午一点五十八分,阮黎芫站在了那个黑店的面前,不,已经不能说是黑店了。

    阮黎芫的面前是一片空荡荡的草坪,除了草还是草,当年的那个迷宫似的黑店早已不复存在这应该是任文昊的功劳。

    而今天,正好是阮黎芫来到这个世界的六年零四个月,整整六年了……六年的光阴说过就过去了,就好像上一次郗溟夜死了之后,四十年的时光过的一样快。

    郗溟夜……已经好久没有提到过这个名字了?可是为什么,她总是忘不掉呢?

    算了,不想了,阮黎芫深呼吸一口,开始在那块草坪上走来走去。

    如果说,纹龙原来在地下有基地,那么任母和王福林一定就躲在下面。可是这块草坪是任文昊亲自带人种上去的,要想下去的话,就一定……

    “咔嚓”一声,阮黎芫慢慢的移开脚,在她原来踩到的地方,有一块小方石。阮黎芫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在心里默默的念完刚刚要说的话。

    机关!

    是的没错,刚刚她踩到的那块小方石,就是那所谓的机关,藏的不仅深,而且形状就像一颗真正的普通石头一样,一般人是根本找不到的。

    看似不起眼,但事实上它的作用可大着,比如……阮黎芫面前的那块草坪慢慢的移动了起来,露出了下面的阶梯。

    你要问这里明明被任文昊毁了,为什么平白多出这个?任文昊难道不会发现吗?

    发现?怎么可能呢?任文昊让人把草坪种上之后就再也没有来管过,这是任母后来启动了纹龙帮潜藏装置才出现的。

    许是长久没有人打扫过,这些阶梯都已经长满了青苔,青苔一直蔓延到阶梯的最后,甚至更远。

    阮黎芫顺着阶梯往下走,这是她第二次来纹龙帮,可是对于这里一点印象都没有,要知道,她根本就没有仔细观察过这里。

    就连当初兰雪带着她走过的地方她也没有找到,所以此时的纹龙帮对于她来说完全就是陌生的。

    “阮黎黎,告诉我你们进来的路。”阮黎芫重新打开心理感应,询问路线,这对于目前来说,应该是最快的一种方式。

    “左,左,右,左,直走……”阮黎黎老老实实的报告着,刚刚她被带进来的时候是装晕的,免得被那两个坏人给欺负了去,只是这方向她还是记得清楚的。

    顺着阮黎黎说的方向走过去,果然还没有走近就可以听见任母和王福林吵架的声音,她们似乎完全没有料到危险的来临。

    “两位,好久不见啊……”阮黎芫想都没想就直接走了进去,像幽灵似的冒出这么一句话,可把王福林和任母吓了一跳。

    “是你?”王福林对于阮黎芫的印象仅仅在于当年的那个小美人,那个把任旭尧和任文昊同时勾引的魂都快没了的那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